女人过了30岁,一定要有钱

女人过了30岁,一定要有钱

1.20岁的生活,可以穷的热气腾腾

我住过不算太多的青年旅馆。二十出头那些年,是最热爱青年旅馆的时候。

那些布置温馨的hostel,大堂吧台上永远有热情的话痨,可以一起聊天到凌晨,也永远有沉默的男生女生,一个人一杯酒,几页书,窝在沙发的一个角落,待上一整天。

去欧洲,办一张记不得是学生卡还是青年卡,无论是去博物馆还是坐火车都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优惠,然后住在青年旅馆的上下铺,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人一起谈天说地,放声大笑。

和金色头发的东欧男生一起研究马德里错综复杂的地铁线路,然后不记得倒了几趟地铁才最终到达了伯纳乌,去朝圣我们在各自国家里,在各自截然不同的年少时光里,热爱的同一只球队。

和热情奔放的西班牙姑娘,研究米兰的二手货集市,看那些穿越了一个世纪的发饰、手镯,姑娘们天生就喜欢那些金银手饰,乐此不疲地流连在一个又一个小摊,到天黑也不觉得饿,然后在街头匆匆吃下一角冷披萨也觉得一天物超所值。

这些热气腾腾的生活,在二十出头的我们看来,是多么的令人向往。

二十出头的我们,理所当然地享受着学生优惠,享受着博物馆免费,景点门票半价,心安理得地挤在热热闹闹的青年旅馆里,我们认为世界是如此美好,生活是如此斑斓。

我们以为,生活会像我们住的青年旅馆一样,永远热闹下去。

我也曾经以为,这样的日子,我们可以永远过下去。

2.过了30岁,就不要穷游了

后来,我和好友琳达,照例在网上搜着便宜的青年旅馆,看看哪一家有干净的床铺,哪一家晚上的party最为热闹,哪一家的大堂bar有最棒的爵士乐。

到了那儿以后,照例是干净的床铺,有趣的年轻人们,照例hostel的墙壁上写着各国语言,留言簿上满满洋溢的都是笑容,可是我们却不觉得像以前那么有趣了。

那一次,在埃尔卡拉法特的hostel里,在我把窗帘不小心整个扯下来,本来就小小的房间里变得一片狼藉的时候。

我们再没有像二十出头那样大笑而过。

琳达对我说,这是我们最后一次住青年旅社了。

我们不能永远都是一个穷游的人,不能永远住在青年旅社里。

这和钱有关系,也没关系。

年轻的时候,没有比贫穷更理直气壮的事儿了,我们坐着打折的公交车,买着电影的学生票,但是我们总有一天是要长大的,是得长大的。

你不能四十岁看电影的时候,还拿着假学生证。

同样的,你也不能四十岁带着一家老小一起住在青年旅馆,和二十岁满脸青春痘的男生挤一个大通铺。

3.总有一次,你会知道钱的重要

脑子里想到那个著名的故事。

两个过了三十的女人在吃牛肉面,为了牛肉面里牛肉太少和餐厅老板争执起来。

“怎么只有这么几块牛肉?12块钱这么一碗你还偷工减料好不好意思啊!”其中有一个妇女越说越激动竟哭了起来。

有个年纪大的递给哭的那位纸巾说:一碗牛肉面而已,不至于的。

她抹着眼泪儿说:我不是哭这个,我难过的是已经三十多岁了,还因为几块牛肉跟别人斤斤计较。这根本不是我想要的人生啊。

我一直都觉得这个故事真实得可怕,并且心酸得让人细思恐极。

我们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或早或晚地经历过同样的时刻。

不是说为牛肉面争执,而是内心对于自己年岁渐长,却并没有什么本事,那种深深的焦虑,或者说绝望。

我们每一个人都经历过,只是或轻或重,有时候,我们只是一瞬间的感受,并没有如这位妇女般彻底地表达。

4.别到了30岁才感叹生活残酷

很多人给我留言说,为什么长大以后,才发现生活如此残酷。

房价是那么高,工资是那么少。

手头的工作永远都是机械般地重复,永远都看不到尽头。

那些当初我们高谈阔论的理想呢,那些我们在hostel里畅想的未来呢。

为什么长大以后,身边的朋友也渐渐变少了,为什么hostel里那些彻夜狂欢的日子在冰冷的现实生活中,显得那么不真实呢。

因为,我们都是拒绝长大的孩子。

我们找不到好的工作,我们就说,算了,工作那么苦,还赚那么少,我还是读研吧。

那一刻我们抱怨的是工作难找,而不是自己无能。

我们快要三十岁的时候去旅行,看着四星五星的酒店是那么贵,自己的工资是那么少,我们就说,算了,将就将就,还住青年旅馆吧。

那一刻,我们抱怨的是酒店贵,而不是自己赚的少。

欧洲青年卡办理的年龄限制好像是26岁还是30岁,也就是说:

总之你30岁以后,你就不能再让社会宽容你经济上的贫穷了。

我不是要你拜金,非要你住星级的酒店。

是想让你早早意识到承担。

每个年龄得有每个年龄的承担,而每个人都得有每个人的担当。

亲爱的,

与其三十多岁才感叹生活的残酷,

不如从二十多岁就早早认清现实。

赞 (9)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