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朝阳群众”的社会价值?

如何评价”朝阳群众”的社会价值?

文 / 兔撕鸡大老爷

阳春三月,我入伍了朝阳区群众。
还没来得及把地图探亮,老友匡靖对我说了一番话:
北京,
会让人变,
变的很爱钱。

这话刚入眼,我就信。只不过没想到后来信的那么彻底,奉为至理。

从民生到情色深处,讲点在朝阳区的故事吧。

1、引子。

在闲人眼里,朝阳民众大概是带着袖章眼睛贼亮的老大爷老大妈。凭着一颗三观奇正八卦爱民的党心,吊打一切黑暗不平之事。

其实,在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是神秘组织的一员,有股伟岸力量在背后操纵着一切。

如何评价「朝阳群众」的社会价值?

朝阳区很大,快占了老北京的半壁山河,形状也独特,像个胃。就在这小小的470平方公里土地上,潜伏着中国大部分明星。在这里生存的朝阳民众,又怎么会是等闲呢?

有远超其他省份的沉着机敏。

那时在十里河住,晚上爱吃点烤串。做夜宵的贩夫走卒全都带着对讲机,一有风吹草动,声音就传过来了:“来了来了,城管来啦!城管来啦!!”。
带头大叔立马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沉声问道:“哪儿呢?”手里活却没落下,依旧翻云覆雨,把机械米粉炒的飘香四溢。我不禁呆了,按剧本不应该是撒丫子快跑么?

带头大叔继续追问:“在哪看见的?”
对讲机:“来了来了,城管来了!”
带头大叔:“你特么缺心眼吧!从哪来的能说清楚不!?傻bi!”撂下对讲机,抖开刚拧紧的眉毛对我笑着说:“打包不?”

就在这刹那,城管小车从转角杀出,大叔虎眼一瞅,面目变得凶神恶煞,开起了八倍速度,麻溜的给炒粉套上塑料袋,猛塞我手里,左脚一发力,推着小车瞬间窜出四五米。在这紧要关头还能做到钱货两讫,真是业界良心。

一旁小贩追逐着脚步而去,夜色里,这伙人给人一股勇夺泸定桥的气势!硬生生把身边一美妞吓傻了,她刚付了钱想买水果,结果,果爷跑了。
果爷走前撂下一句话:“美女,明天找我拿!昂~”

没想到明天到的那么快,就两秒。

我还没目送过瘾呢,炒粉叔和果爷刹车倒回来了,继续做小买卖,原来那车城管不是来挑他们事的,纯属路过。我琢磨着,是不是这帝都混碗饭吃不容易,留了点情面?
果爷:“屁,肯定是有人占着了车道,要么没收拾好,太脏被人举报啦,要不然谁特么这么晚出车。”
第二天一好奇又去问果爷,原来是缴了一里外占道经营的新进小贩,堪称手术刀似得精确打击…对沿途不碍事的小贩秋毫无犯。

我抬头盯着这冲天楼宇,忽然觉得冥冥之中,可能有个美学素养过人的嫦阿姨,隔三差五会俯视芸芸众生,一觉得碍眼就汇报上峰,把辖区脏乱差现象治理了个干干净净。

一低头,又觉得是哪名好事车主。又或者,是拉了肚子的食客去地电话。

2、入门级情色骗术,和老李。

自打我到北京城,就患了交际花体质。被一干知友称为:朝阳名媛。

大师兄、梁边妖、飞鸟冰河等红人认识了个遍。跟鹦鹉史航、颜如晶、留一手他们也打了照面。而在果爷这摊位上,我认识了最有趣的前国安老李,仅仅因为一串哈密瓜…

那天嘴馋,旁边这大叔兜里没零钱,大老爷心慈就赏了他一串。这孙子不肯欠我的,硬要微信转账。

两块钱也这么倔,得,随你。

他加微信这当口,我翻了下QQ附近的人,骗骗赞。有妹子发来0.01元红包,红包上的字耻度极大。
老李瞅了眼:“小伙子,这可别信,八成酒托,一成仙人跳,专骗你们这种外地人。”
我:“喔,是吗?那我看看她都有什么对白。”
老李嘿嘿了两声:“你这小家伙还真有闲情,我看看她把你遛哪去。”
还是老套路,一上门就自爆家门,姓啥名谁,丢出美呆呆的PS照,让你惊呼艳遇终于他妈的来了,怎么来晚了二十年?她寂寞空虚冷,失恋、老公出轨、想约炮。

一两分钟,妹子给了个地标:宇飞大厦。

如何评价「朝阳群众」的社会价值?

老李:这地方不错,旁边就是蜂巢剧院,九月底有史航编的《空中花园谋杀案》,这话剧值得一看。看完了还能去如家滚床单,不贵,大床才300多。只可惜啊,这特么是个酒托。

老李眉毛扬了扬,笑道:你要是不信啊,可以去瞅瞅,这宇飞大厦一进去是卖衣服的商户,还有一个往下的甬道。楼上是咖啡厅,KTV。你到了那里,妹子哪也不去,就只想带你进去消费。
其实老爷我一清二楚,5年前还是小年轻的时候上过当,在工体西边被一貌美丫头宰了四百还念念不忘,只因她美。

老李看我还继续聊,以为贼心不死,就把那妹子报的电话拨了一遍,拿给我看:“135xxxxxxx,腾讯手机管家:诈骗电话。”

我:“挨,可以啊,看一眼你就记住啦。” 连忙递上根黄鹤楼细烟,没想着被老李白了一眼:“真娘,抽什么细烟。”

滚尼玛蛋。。。心里虽在卧槽,还是问了他干嘛的,怎么记忆力这么屌。

老李露出一口茶渍牙,笑道:跑销售的,就一普通朝阳区群众。

能信吗?我反正不信。
以我阅历,这货是块素材宝库。硬花了两月时间,从2块钱交情攀升到了一千多。三顿饭,两次捏脚和几盘棋,拿下,才知道是前国安。

国家秘密的密级分为“绝密”、“机密”、“秘密”,保密期限分别不超过30、20、10年。有的工种,只要保密3-5年。他属于知道机密级别的,所以嘴那个严实程度令人发指。

像他们这种机密人士,是不允许把信息外带的,每一条指令都会被电脑忠实记录,好像U盘都有限制,杂七杂八许多规定。定期或是离职前,都会接受检查。

一不小心犯错了,想删除记录?那是作死啊哥们,有记录就会被盘问调查。怎么办呢?老李:请电脑喝杯可乐不就搞定了~

简单粗暴!

老李抽了口我给的细烟,吐出一条云龙:还有两年,我就能去巴黎喂鸽子了。(……)

嘴严的好处,就是有钱。每个月都会有笔保密金,相应要失去的,就是自由。签证办不了,电话被监听,定期还得汇报近况位置。

在知道我从文后,他就只聊了些无关痛痒的:怎么,这么年轻你就想喝茶?

Oh,No…

3、欲望之都。

如何评价「朝阳群众」的社会价值?

今儿搜朝阳群众,出来了一首神曲《朝阳群众之歌》。

朝阳群众天团《你怕不怕!》官方版

一张口就是违法红人已被举报,出轨明星也被抓到。

很明显,是暗指宋某、马蓉。

国人都在感慨朝阳群众怎么这么神奇,什么证据都辣么迅速。在老李眼里,其实一点都不神奇。

每个明星的身边人,都可以是线人。有时是经纪人为了造热点,故布疑云,还有时,是单纯为了钱和八卦。

早年,纸媒还昌盛,一张照片售价颇高。像卓伟这样的一线狗仔,掌握着许多明星巢穴的具体位置。一有风吹草动,就端起家伙潜伏过去。拿钱和娱乐圈八卦与民众换取摄影最佳地点。

家,对明星来说是很危险的纵情场所。明星光环,让周围邻居和商铺老板擦亮眼睛盯着你。偷情和吸毒行为,是最容易被二次传播的。

所以马蓉只敢夜宿酒店,留下了100多次开房证据,商铺老板也说这俩人不对劲。为了隐秘,有钱明星选择去了机场线豪宅区。

没钱和钱少的,大多集中在6号线这一块,他们被举报的几率就高太多啦,比如宋胖。

如何评价「朝阳群众」的社会价值?

6条线附近有高碑店影视基地、朝阳大悦城、十里堡,再东边点,就是宋冬野被抓的常营,那儿有龙湖长楹天街。这四处地方,一不小心就能偶遇3-18线明星、他们的工作室铭牌。

像我妖气这么重的,在高碑店附近随便逛逛,就撞见了王祖蓝等人的工作室。(尊重隐私,具体位置就不透露了。)和唐映枫在大悦城旁吃顿串串香,就遇见了俩摇滚歌手、俩剧组。

我们聊的嗨,旁边更嗨。邻桌声音特敞亮,电影啥进度,准备怎么宣发,被迫知道的一清二楚。老李说,我是块当朝阳群众的料…

四下有人,那还有什么秘密可言?张扬的别名叫作,宋胖就是例子。
我离开北京的时候,宋冬野还没案发,聊到过缉毒。

老李:明星也是人,是人就有声色欲望,有钱了欲望更盛,旺到引火烧身。
他给我讲了几个不便公布的细节,最后话头一转,变成了:北京,是欲望之都。

北京,文娱活动全,到处是食色男女。有点闲钱,热气球赛马演唱会话剧相声,啥都得体验。川湘鄂粤江湖菜,菜菜都得尝。谈个恋爱,费神是自然,兜里钱和时间一样,是留不住的。

在这个人人都寂寞的大都市,风流快活事最多,但只图一时快活的人也多,滋养了暗娼。几乎每个大点的小区都有楼凤,楼凤,还算是相对安全的。和颐酒店事件,那种管控娼妓的渠道,外地人常用,被传仙人跳的,大多是这种。

这些年警商合力,基本把明面上的勾当清洗干净了。旅客新丁呢,可不像常住人那样熟知楼凤和燕郊~

仙人跳被传的神乎其神,我问的时候,老李给我绘声绘色地讲了个小故事。
他同事手底下有一线人,是个比我小点的机灵鬼。去年刚到北京,就遇到了仙人跳。其实行有行规,一般仙人是不会跳的。
跳,是因为这小伙挑剔。
北京的娼妓不是每个都爱干净,尤其是这种被蛇头管控的,她们跟蛇头四六三七分账,还得生活和消费。满城奔波劳碌,身体素质嘛,就算不谈性病,一半有严重的炎症。小伙遇到的那姑娘,下体气味刺鼻。

本来小王点的包夜,结果提枪刺了几下,鼻子受不了了,不想干,谋着转成一炮,让姑娘退点钱。

像楼凤大概4-800一次,而这种娼妓据老李说,600-2000不等,包夜1200+,每逢严打必涨价。一般进门就得交钱,转账给上峰。

小王:卧槽,你这气味太重了,干不下去,我不包夜了,就当草了一次,其余钱你退我好了。
姑娘媚笑:你这就不懂啦,我们女人下面都会有点味道的,这是排毒。
小王乐了:还排毒呐,哈哈,你当我屁都不懂的处男?这特么是炎症,非常严重的炎症!退钱吧。

小姑娘无奈,就给上峰去了电话,上峰听完,问姑娘在哪,姑娘说了个大概位置,上峰又让姑娘把电话递给了小王。
上峰:这位哥,怎么回事呢?
小王:你这姑娘挺好的,就是炎症太狠了,味儿大。我干不下去,不包夜了,退点钱吧。
这上峰跟小王掰扯了一下,问他射了没?
没射?那不行,行有行规,规矩不能坏,你射了再退。

小王暗自赞叹,卧槽,虽然体验不咋样,这操守倒是它妈一流。小王应了一声好,挂下电话,没做,跟小姑娘拉起了家常,坐等收钱,结果呢?

五分钟后,姑娘电话响了,转给了小王。
上峰:射了么?
小王:射了。
上峰:“射了是吧。”转瞬上峰声音就亢奋了起来,近乎怒吼:“小比崽子,敢玩你爷爷,爷爷让你丢工作进局子,信不。姑娘都是我们送来的,我们就在楼下等着呢。要想不丢工作,给老子打两万,老子才放你走。”
小王被吼懵逼了,但他素有急智:“丢什么工作啊,我是来北京玩的,你少糊弄我。”
上峰继续吼:“你草了未成年你知道不,这是重罪,我让姑娘说是你强奸的,你这辈子就毁了!想清楚点,小逼崽子,打钱。”
小王是吓大的?他装了起来:“别蒙我了,我可是记者,信不信我把你们这条线挖出来,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上峰:“傻逼,没点关系能干我们这行?只要你进了局子,什么都写不出来了。”
小王毕竟年纪轻,一怂就着了道,硬说没钱,把身上几百块钱丢给小姑娘落荒而逃。

说到这里,我打断了老李,问小王真是记者?这行关系网这么铁?
老李乐了:他不是记者,也不姓王。但故事是真的,你先听我讲完。
我:… 行,你牛掰。

老李:小王逃呢,其实是因为他机敏。
北京很大,如果个个姑娘都有人护送,那司机保镖可是一大笔人力物力,经济吗?不经济,再说他点的包夜,鬼他妈会在下面等姑娘。但他在电话拉扯半天,那姑娘又说了地址,他忽然察觉应是缓兵之计。而且姑娘手机快没电了,那伙人随时会来,他要舍小财,保大命。

小王一想通,立刻安抚姑娘送走,穿好衣衫上了楼梯间。过了大约10分钟,就有俩人敲了他的门。等人走了,他又回房恨恨地睡了一觉。
老李:嘻嘻,大部分仙人跳都是这路数,你猜这伙人又去找他了没?
我:又不是杀父之仇,北京人时间精贵,万一空等又套不到钱,太划不来。
老李:嗯,确实是这样。
我:小王后来去做什么了,怎么会当了朝阳群众?
老李双眉一抖,笑容可掬:呵呵,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不过呢,他倒是立了几功。

老李又讲了几个重口味的,可惜耻度太大,佛曰不可说。

4、骗术之都。

老李说:不管是天南海北哪种肤色的人,只要在北京住久了,就会多长个心眼。北京,集聚了世界上所有的骗术。毕竟,北京,也是钱都。

每个地铁站内外,都会有兜售被盗手机的骗纸和小偷。而且他认你脸,从不搭讪第二次。一般抓单身背包旅客,买到的会是模型,你想怼他?抱歉,不远处有同伙。不过朝阳群众也不是吃素的,6月底5号线有一小偷被打的不行了,叫着要路人帮忙报警。

我:哈哈,那警察会不会帮他?
老李:呸,警力有限呢,小同志,谁特么有空帮这小偷。哈哈,不过呢,现在电信诈骗才是大头。

再后来,就有了清华大学教授被骗1760万的案子。

如何评价「朝阳群众」的社会价值?

我去找他聊,老李就说:信息安全,是特别要注意的一件事,往往这是盘根错节的地下社会。就拿你说,你办了信用卡,营销电话就没完没了,大部分是问你办不办信用卡的,很多年轻人逐渐沦为卡奴,一张养一张。

这就是销售员把名单给卖了,价格不等,有些名单一个人头一块钱。基本上,成了一个产业链。

老李继续说:清华教授这案子,就是一桩很常规的。他卖了房子后,就接到了诈骗电话,称他漏缴各种税款等等,而且事无巨细,把合同编号,交易细节讲的清清楚楚。也许还会种植软件木马,套取隐私。

老李露出一个神秘微笑:大学教授嘛,你懂的。有没有情色隐私我不知道,他后面就会面对各种恐吓威逼,最终结果,就是被骗了1760万。

老李:我记得去年诈骗年产值被估了1100亿~从业人数大约160万。
我:尼玛,这么多。
老李:可不嘛,你以为聪明人真的多啊~有知识有阅历,也不一定能免灾。
像电信诈骗这种案子,据老李说中老年是重灾区。给老人安个防骗软件,是很有必要的,能防患于未然。
警力,并不充裕啊。
好饿,就写到这里吧。改天另寻一题,讲讲老李儿子的故事,绝逼精彩。

在北京的每个人,都可以是朝阳群众。

有的,为社区做了贡献。
有的,化身为詹姆斯邦德,侦破各种案件。其中,也不全是完人。
还有的,为祸四海。

其价值,难以估量。

赞 (12)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