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下星期一结婚,你来吗?

我勒个wolege.com

文 / 丑妹

“我下个星期一结婚,你来吗?”

电话那头里,他的声音依旧温润,如同少年时的初次遇见,如沐春风一见如故。我拿着手机的手抖了抖,不自觉咽了口口水,没有说话。

他也没有说话,一时间的静谧,只有彼此的呼吸声在话筒边流转,无言却并不尴尬。

良久。
“算了吧。”
“好啊,我当然要去啊。”同时响起。

时隔多年,一如既往的默契,此刻却像是一个巴掌,打在彼此的脸上。

那头,他轻笑了声,用我曾经最熟悉的声音叫着我曾经最亲昵的名字,“浅浅,我等你。”

我嗯了声,挂断了电话。

一直以来的不联系,让我以为曾经忘了他,直到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才知道自己有多可笑。

此刻是周四的晚上。

我刚下班洗澡出来,就接到了这个始料未及的电话。挂了电话之后,披上衣服出了门,叫了一辆出租车,目标地点酒吧。

真是可笑,离开他之后的我,明明职场风生水起人生一路开挂,也不再需要安慰和依靠,可是他妈的,还是败给了他的一句话。

他要结婚了啊!
他怎么可以结婚呐!
那么我,该怎么办呢?

周五。
我托着沉重的身体去了公司。

从来没迟到过的我,竟然晚了二十分钟。
昨天老总交代的任务,也忘的一干二净。
桌上的水杯,也不小心撒了一地,浸湿了文件。

同事看我的眼神有点不对,我起身去了洗手间,看着镜子里那个满目无神的女人,笑了。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生活吗?当初你不是说要房子不要爱情吗?

现在你什么都有了,你也不再脆弱了,也不是所有人都能伤害到的了。你还有什么不开心的呢?

老板把我叫到办公室,那张油光满面的脸映着猥琐的表情,借着工作的名义总是有意无意的想要占便宜,为了这份工作和想要的生活,老娘忍了。可现在,我他妈的辞职不干了!

失业的人生变得好像更自由了,我有点后悔自己这么拼究竟为了什么,单纯的和爱人过我想要的生活,不好吗?

周六。
我约了几个好友,一起出去潇洒。

我不知道她们知不知道他要结婚了,我也不知道她们知不知道我知道他要结婚了。

她们一直没问,我也一直没提。

只是在KTV里,我一边拿着整瓶酒一边声嘶力竭的唱“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感情多深只有这样才足够表白。死了都要爱,不哭到微笑不痛快,宇宙毁灭心还在。”

临走时,染染的男朋友来接她回去,看着他男朋友把外套小心翼翼的披在她肩上,我鼻子一酸别开了头。

她朝男朋友笑了笑,向我走过来,看着我也许微微泛红的眼睛轻叹了口气,“浅浅,其实那个小张挺不错的,不然你和他相处下试试?”

小张是她给我介绍的一个朋友,年少有为人也帅气,我抽了一下鼻子,“可是染染,我不喜欢这种类型的,我喜欢的,是会在我胡闹的时候陪我一起闹发疯的时候陪我一起疯,事后还会骂我太淘气,是会在我冷的时候,直接用外套裹住我,宠溺的捏着我冻的通红的鼻子,是会在我心情烦躁想骂人的时候,伸过来自己的胳膊让我咬。是会明明那么温润的一个人,却在我受欺负的时候挺身而出,是……”

她拉过我的手,看着我拼命咬着嘴唇的样子,安慰我说“浅浅,现在还来得及。”
我摇摇头,“来不及了,一切都晚了,三年了,什么都被冲淡了。当初就是我放弃的他,所以无论什么后果无论后不后悔,我都得自己尝。因为我活该!”

周日。

我早早的起床,赶上最早的一班公交车,来到了我们曾经相识的大学。

操场上,我们曾一起背靠着背看书,那时候我总爱躺在他腿上,看天上的云和爱着的他。

自习室里,我们曾一起复习到教室关门,他会在我想要玩手机的时候轻拍我的手,我会调皮的向他吐舌头。他也会帮我画下来考试重点,一边骂我笨一边耐心的给我讲解问题。

餐厅里,那个最角落的位置上,总会有我们两个人的身影。我不爱吃香菜,他不爱吃葱。我喜欢吃肉,他总会笑盈盈的看着我,嫌弃我胖却又不断往我碗里夹菜。

我在操场上坐了好久好久,直到天都黑了,明天就要来临了。

我开始想到了毕业之后,我嫌弃他只会爱我没有一点出息,我嫌弃他从来没有去为了我们的未来努力,一天天的争吵不断,直至后来我说我累了,我不想再过这样的生活了他也没有拦着我。他说,“玩够了记得回来。”

我恶狠狠的收拾行李,“你知不知道,爱情不是一切!”

现在,分开三年了,我偶然从朋友口中听说,他现在功成名就创办了一家公司。那又如何呢?有些东西一旦分开了,就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明天的婚礼,我会如约出席,埋葬我一无所有的爱情。

周一。

一晚上没睡好。醒来黑眼圈太重,花了好长时间才画好让自己觉得满意的妆容。
离婚礼地点越来越近,我心,竟也越来越紧张。

我该以一种什么样的表情祝贺他呢?我又能平静的看着他对别的女人说“我爱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司机打开了音乐,里面传来梁静茹的“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竟然让我再也忍不住了。三天以来的第一次泪水,淹没在这场奔赴婚礼的路上。

至此,我们的世界,真的结束了。

我曾爱你想好了未来,你也曾说要给我一个盛大的婚礼,只是可惜,我们在中途撒开了手。我一直不敢去打听你的消息,也一直没有再去开始一段感情,我以为我要的是美好的未来,只是未来里没有你,竟然毫无意义。

多想晚点遇到你,我磨光了棱角,收起了锋利,也看透了世态炎凉,更懂得了如何去爱以及被爱,那时候再遇见你,该有多好。

相遇的太早,注定不能终老。

我看着前方的婚礼现场,和我们当年设想的如出一辙,你曾经还问过我“如果我最后娶的不是你,你会怎么办?”

我笑着靠在你怀里,“那我就弄砸了这个婚礼,不娶我,你谁也别想娶。”

现在,我只想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女人,让你能够如此的想要走入婚姻殿堂。

我看着门口的婚礼海报上写着:

新郎:宁灿阳
新娘:何浅

身后脚步声由远及近,温润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何浅,玩够了吧,该回来了。”

赞 (43)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