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可以努力生活,但请别满身戾气

我勒个wolege.com

文 / 李筱懿

梦想和梦有什么区别

微博里有位不认识的女孩发私信,问:你能买得起任何自己想要的东西吗?

我说:能。
她说:你真有钱。

我说:不是我有钱,而是我有自知之明,不再总想要自己买不起的东西,去奢望跳起来都完不成的愿望,我明白能得到什么,该放弃什么,知道有些风景注定不属于我,所以,不给自己找麻烦和遗憾。

她说:这么轻易就放弃,你难道没有梦想?

我想了想,说:曾经有位朋友用听起来有点刻薄的语言形容过梦想和梦的区别——使出吃奶的劲去坚持之后能得到的,都是梦想;使出吃屎的劲去争取之后也得不到的,都是梦。我当时觉得他好粗鄙,但是,往后越来越明白,这很真实 。

然后,她连发了几个问号,追问:不是要坚持吗?不是要努力吗?不是要用尽全力追逐梦想吗?

我看着手机上一连串的问句,犹如对着一张用力的脸,以及努力而不得的焦虑、恐惧和穷追猛打,说实话,我特别懂,不仅因为自己也曾经历,更由于周围太多人教育我们去发奋和追寻,可是,再努力也别忘记,世界上终究还有另外一种存在——无论如何争取都得不到的东西。

有些人注定不爱你

梁启超第一次见到何惠珍,她刚刚20岁,父亲据说是檀香山华侨首富,女孩中文和英语都好,还有一颗热辣而崇拜的心,她主动在饭局上担任梁启超的翻译,落落大方,准确贴切,让不懂英语的他瞬间跨越语言障碍,谈天说地海阔天空。

两人一见如故,依依不舍,临别时何惠珍主动伸出手和梁启超握别:我万分敬爱梁先生,今日得见,十分荣幸,倘若能得先生一张照片作为纪念,我亦心满意足。

17岁就订婚的梁启超可能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几天后,他送给何惠珍一张照片,何惠珍回赠一把小扇,从此兄妹相称。

异乡的孤独和思想的共通很快让两人的感情超越“兄妹”,梁启超曾在日记里说自己“愈益思念惠珍,终久不能寐,心头小鹿,忽上忽落,自顾生平二十八年,未有如此可笑之事者”。

他已经有妻子,却第一次动了纳妾的念头,何惠珍也并不计较名分,梁启超自信满满地写信回家,以为一向贤惠的妻子李蕙仙会应允。

怎么可能呢?几个女人甘愿和别人分享丈夫?或者不得已,或者不在乎,李蕙仙两条都不占——她是京兆府尹的女儿,礼部尚书的堂妹,娘家对梁启超有知遇之恩;同时,她善于持家,义气能干,在婆家地位卓著,用不着勉强自己接受任何不喜欢的局面,所以,她不留余地地拒绝了梁启超。

所以,梁启超和何惠珍注定无法在一起。

怎么办呢?

为了爱情和全世界决裂吗?梁启超不是徐志摩,除了爱情和诗意他更心有家国;何惠珍也不是陆小曼,她也有自己喜欢的女子教育事业。两人发乎情止乎礼,梁启超甚至将何惠珍送的折扇转交妻子李蕙仙保存,半年后,他回国,这段感情告一段落。

并非不思念。

与何惠珍的相遇相知是梁启超前所未有的感情经历,她的仗义、修养、风度以及20岁的青春气息都让他难忘,他写过不少诗表达对她的思念和无奈:

人天去住两无期,啼决年芳每自疑;多少壮怀都未了,又添遗恨到峨眉。

并非不想见。

梁启超出任袁世凯政府司法总长时,何惠珍从檀香山来北京,但他只在总长的客厅里招待,礼貌而克制,她也端起距离,悻悻而返;李蕙仙病逝后,何惠珍再次赶来,梁启超依旧有礼有节,唯独没有亲密,何惠珍的表姐夫、《京报》编辑梁秋水先生责备他,怎么能“连一顿饭也不留她吃”?

我没有查到梁启超的回复。或许人生已至秋暮,见了又怎样,吃顿饭又怎样,人生自有轨迹,有些错过,一次就是永远。 不管是不想爱,还是不能爱,本质上都是不够爱。

很多自己无法决断的感情,形势已经迫使你做了最佳选择,且将旧时意,怜取眼前人,身边的才是最好的,够得着的才是正确的。

爱情少几分强求,心底会少几分爱而不得的戾气,生活也多几分顺遂。

有些风景注定不属于你

多年前我去铁力士山,出发前导游问大家是否有高山反应,其实我有一点,但我觉得山峰海拔不到4000米,还有缆车,所以偷偷跟着去了。

缆车上升的过程,我已经觉得越来越不舒服,在山顶待了5分钟,我头晕恶心,但不想打扰周围人欣赏风景的心情,尽力忍住。

身边不时传来各种惊叹,为了一朵壮观的云,或者一座泼墨画般的山峰,但我丝毫体察不到这些美,我闭着眼睛脸色苍白呼吸困难直想吐,最终,大家为了迁就我,只好全部提前下山。

到达山脚呼吸到浓郁的空气,幸福感扑面而来,此刻任何美景,都不如舒适重要。

导游笑着说:你这种“低海拔”体质以后不要挑战“高海拔”风景,湖区和平原一样很美,人一辈子不可能看全所有风景,有些美景注定不属于你。我心里一动。

有多少痛苦来自于我们用“低海拔”的体质挑战了“高海拔”的风景?一个买不起的东西,一个爱而不得的人,一件总也做不好的事,它们都是高海拔的“铁力士山”,并非人人可有,如果我们没有体力,还有严重的高山反应,就注定得不到。得不到怎么办?越挫越勇,反复强求吗?在强求的过程中把自己过得神经紧绷草木皆兵?

用不着。

我见过很多“过度用力”的女孩,包括曾经的我自己,我们活得铁骨铮铮咬牙切齿,身上有种“每一根钉子都是自己挣来的”努力,我们心里有好多的委屈,觉得我都那么努力了为什么还是得不到、做不好、买不起、爱不成?就像受多了来自这个世界的伤害,外界一丁点风吹草动就要防卫过当似的。

我们的心里,充满了努力而不得的戾气。

懂放弃和会坚持同样重要

戾气太多会驱散生活的和气。

用你最舒服的方式,一点点接近目标;真做不到,也懂得调整方向。

承认并且接纳得不到,放弃无用功,把手中的牌打得舒服,而不是只注重输赢,也是生活的必修课。

抛开戾气,和和气气地生活,普普通通的日子尽管给不了轰轰烈烈的答案,但是,时光自有积少成多的力量,在某个转角给出惊喜。

那时,你再也不会为买不起的东西、得不到人、做不成的事懊丧不已,你想要的,已经尽数握在手里。

赞 (2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