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我想要投资你

我勒个wolege.com

文 / 不上班头条

一个姑娘,如果三年前就是创业者,说明她至少见过徐小平一次。因为当时女性创业者还没有今天这么多,徐老师还照顾得过来。

08年的时候一位女生找上徐小平,要二十万的投资。虽然徐小平认为她的创意绝对不会成功,但出于对女性创业者的鼓励还是给了她,同时嘱咐她:“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是我投的,否则人们会怀疑我为什么投你,我丢得起这个钱,我丢不起这个人。”

谁知道钱一到手,这个女生立刻兴奋地对在网上宣布:“徐小平投我了!”

徐小平自己说自己“差一点身败名裂”。

但是这位在徐小平见过的不靠谱的女性创业者中只能排名第三,因为排名第二的,曾经在路演中说徐小平和她在总统套房谈项目。

“这纯粹是瞎编,正经的投资怎么可能在总统套房谈”,时隔两年之后,徐小平回忆起来此事仍然愤愤不平。

姑娘记好了,国贸大酒店的总统套房一晚上88888,你觉得投资人愿意在你的项目上投这么多钱吗?

今年有个复旦中文系大二女生做了个校园媒体,写了一篇10万+《我上了985、211,才发现自己一无所有》刷屏。她拿了一位中年男性老师的投资,你猜多少钱?

两万元,人民币。

-1-

当然,papi酱比她们值钱多了。

所以越是这样包小姐越是不放心,半年前这个集美貌和才华于一身的女子去见徐小平和罗振宇,我就害怕他被这一对中老年投资人组合套路了。

果然,央视媒体老前辈和中央音乐学院学长对着低配版的苏菲·玛索传授了一夜人生经验,听他们讲了一夜的风口、势能、跨界、营销,papi酱打了好几次瞌睡,然后被他们得手了。

融资1200万,估值一个亿。

徐小平说:“papi酱是今年投的最好的项目之一”。真格基金这一单下去,全世界的内容创业者都愿意找他们聊聊。500万投资款能买什么广告,莆田系人流广告只够点5000次,咪蒙的软文只能买11篇,你说值不值?

罗振宇更是弄了一个2200万的广告拍卖,提前把两年的钱都赚了,连罗振宇自己都说:“感谢papi酱肯要我们的钱。”

这个热点蹭得我给满分。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半年之后,热点蹭也蹭了,广告卖也卖了,“当然要提前一次性把papi酱透支”的罗辑思维竟然把投资的500万要回去了,之前还说过什么投资papi酱是最大耻辱。

包小姐马上想到了郎咸平教授,婚内出轨睡了一位年轻漂亮的空姐七八年,最后不但把送人家房子要回去了,还让这位空姐背上了900万债务。

幸好徐小平的真格基金愿意接手罗辑思维撤出的全部股份,老年投资人还是比中年投资人体面。

果然还是那句话,防火防盗防你国中年男子!

-2-

所以一个姑娘家家,遇到了古道热肠想向你传授人生经验的中年男子,一定要提高警惕。如果你不像papi酱这样的人肉提款机,那更要仔细分辨了,眼前谢顶、发福、皮笑肉不笑的这位想传授的到底是人生经验还是人生精液。

前文那位女创业者说在总统套房和徐小平谈项目,可能只是一句玩笑话,但是徐小平为什么大动肝火?因为创投圈有太多不好的事情发生,别的投资人可以躲在暗处犯错误,徐老师就只能在聚光灯下守身如玉。

知乎上有个段子,女性创业者如何避免被投资人性骚扰?答案是:只要你长得跟董明珠一样就可以。还有人在回答“你身边有哪些创业成功的女孩子”时,连用了三个“长得漂亮”作为前提。最后总结:如果你长得漂亮,你就赢了一大半。

而根据你国知名中年男人五岳散人的说法,他最看重的女性特质排序是:聪明、不zuo、独立、身材、漂亮,简单来说就是聪明漂亮妞儿。

而当下社会,小姐做直播,厂妹用滤镜,猫奴要女权,凤姐会整容,实习生都学坏了去读咪蒙,去哪儿找又聪明又漂亮又不粘人,家世清白还不会漫天要价的姑娘呢?

扒拉了一圈,最符合条件的竟然是女性创业者。

女性创业者在融资过程中听到就应该提高警惕的句子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几个:

“你的案子投委会已经毙掉了,但是我觉得还可以争取”;
“你的团队还缺一个懂XX的合伙人,今天晚上到XX酒店大堂我们聊聊”;
“我已经把你的项目推荐给XX,但是他们比较看重XX,来我房间我帮你改BP”。

你房间里有夜光羽毛球吗?

最近资本寒冬,投资机构里德高望重的合伙人在忙着总结过去几年的经验教训写一篇《XX投资笔记》,小鲜肉投资经理和分析师如果不是转了一篇《我为什么不做VC了》之后开始考虑转行,就是沉迷于文明6和守望先锋不能自拔。

正经的投资人哪里有时间跟你聊项目?

反倒是那些不上不下的中年投资人,十几年几十年过去,自己没熬成合伙人,糟糠之妻倒熬成了黄脸婆,于是饱暖思淫欲,人闲生是非。

-3-

在电梯上,投资人搂住她的腰,周莹琪把他的手支开。到了房间,投资人说:“我有点累,我想躺在床上跟你们继续聊。”于是她和合伙人坐在床对面的沙发上继续向投资人介绍自己的项目。没讲多久,投资人又说:“你们累不累啊,要不要上来躺一下?”

嗯,这里不是起点中文网。而是《人物》杂志采访25岁的女性创业者周莹琪的一篇报道。某基金合伙人安排了一位投资人下班后在深圳希尔顿酒店的大堂见面聊项目,没聊多久,这位投资人对她们说:“大堂有点吵,去我房间吧。”

我和一些女性创业者聊了聊,她们愿意跟我谈很多事情,但是都不愿意透露名字,而且不准我写一个字,“写了就拉黑”。

只能说,这些老男人在圈内还都很有能量。

上面提到的周莹琪公开接受采访真是勇敢。但是她也会有动摇和怀疑自己的时候,甚至会跟合伙人讨论:“如果有一个大老板要投资我,我要多少钱才愿意跟他上床?”

“在车上就强吻你了,你是推还是不推,他(投资人)好像对你这个项目很有兴趣噢,大部分女生不推”。

硬的你不吃还有软的。中年投资人喜欢以人生导师的设定进入你的生活,除了“改BP”,“聊项目”,“介绍其他投资人”这三个套路,偶尔还会把你当做红颜知己,与你谈谈事业与家庭,要给你打点钱应急,“不用你还”。

这两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多了很多来路不明的个人天使,更是可怕。习惯性撒谎、吹牛、满嘴跑火车,谈起项目来没有职业态度,施舍点小恩小惠便洋洋得意。

或许有女性创业者在这些中年投资人之间游刃有余,如鱼得水,享受一下老男人的大方。但这些人经过十几年的摸爬滚打,除了下体无处发泄的荷尔蒙,就是攒下的一肚子坏水。所有来自他们的馈赠,其实都暗中标好了价格。

老男人也是与时俱进的,他们现在已经不会再用甜言蜜语这样过时的套路,他们改说“我想要投资你”,闪烁着欣赏的目光,输出着长者的智慧。

但让很多姑娘失望的是,这背后仍然不过是一场高级的性骚扰。

赞 (16)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