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有时候不回你消息?

我勒个wolege.com

文 / 丛非从

-01-

我有一个比较好的朋友,异性。共同语言多,联系也比较频繁。每当想到我们的关系的时候,我都觉得很温暖。因为在她面前,我感觉我是被接纳的,我是可以做自己的。

其中最让我感到温暖的一个事就是:对于她的消息,我有时候及时回,有时候很晚回,有时候不回。对此我不必担心她会感觉到受伤,因为我知道她相信我。因为她心里有一个信念:重要的事,你都会回。不重要的事,你不回也会看得到。

更重要的是,她相信在我这里,她是重要的。所以不需要用“及时回”和“一定回”来证明她的重要性。

-02-

曾经不是这样的。我们认识3年多了,曾经有过一次非常严重的冲突,以至于她决定让友谊的小船进行一下侧翻。冲突的原因就是,她实在无法接受我随机回消息。作为两个正常人的交流,我们交换了彼此的意见:

某:我能接受你不及时回消息,毕竟每个人都有忙的时候,我还不至于无理取闹。但是隔了两三天还是没回是怎么回事?难道你连个厕所都没上?如果你上厕所却还没回我,只能说明我不如上厕所重要,不如工作重要,不如ABCD重要,只能说明你一点都不在乎我……

丛:朋友圈都说了,不回微信的原因有很多种:忙别的去了然后就忘了、想着一会儿回然后就忘了、我正在想怎么回还没想出来撂一边了、看书去了手机在另个角落懒得动然后就忘了。。。原因有100个,不一定是你不重要啊,不一定是我不在乎你啊。

某:100个借口。

丛:我不是不想回啊,我是能力有限真回不了。

这理由找的,说出来的时候无力又无奈,开始的时候自己都不相信。回个消息也叫能力有限?但是冥冥中是有那么种感觉,的确是没能力回。

这就像是在生活中,无数次告诉自己不要拖延,多大点事。不要犯某个小错误,多大点事。但还是会不能自已的犯了。就像从小学到现在屡屡提醒自己的“不要粗心,多简单的题”,但还是忍不住地粗心。

有太多事看起来简单,但是做起来就是有难度,也不知道难度在哪,但就是做不好。也不是态度不端正,也不是能力不行,但,就是做不好,做不到。

这就像是按时起床。一次两次没有任何难度。但是长期以来,你会发现总有一种神秘力量把你紧紧吸在床上,自责了N多回,毒誓也发了很多回,但还是不战而败。能力问题吗?态度问题吗?不重视吗?“只要你真心想起你一定起得来”,这是鸡汤学,有毒。还有减肥,你能说一个控制不住嘴迈不开腿的人不是真心想减肥吗?体验过的人才知道。

这次争执,以拉黑结束。某说:你不是不爱回吗?以后你永远不用回了。

-03-

幸好这是两个学心理学的。能启动非正常模式,进入心理模式重新进行交流。

我们深入探讨了她为什么会这么在意我回不回消息。为什么她这么容易感觉到不被重视。为什么我明明重视她,她却不相信,总找我不重视她的证据。

如果一个人心里装着一个“我不值得被在乎”,无论你多在乎他,他都会找到你不够在乎他的证据。即使回消息这个事做得天衣无缝,也会在其他事情上经常发现自己不被在乎。

这就是强迫性重复,人一定要反复找证据以体验某种熟悉的感觉,才觉得有存在感。

她放下指责模式后,开始看自己了。她说:

“我看到了自己作为家里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的老二,一直都不是重要的。我从来没有放弃努力成为家里最重要、最受宠爱的那个人,以至于在童年结束后的现在,我依然重复在同样的模式里。

“我也想成为你那里最重要的那个人,即使在和你的工作比,和你其他朋友比。我一直努力在各种场合追求优秀,让别人在意我,就是为了让自己显得重要。同样我也希望自己在你心中也很重要。

“但我从小就没体验到过我是重要的,其实我也很难相信我在别人眼中是重要的。所以你一再表达我对你来说很重要,我也能看到你做了很多,但我依然无法真正的去相信这一点。”

然后,她就哭了。对她来说,我不回她消息,激活了她早年不被重视的感觉,在我这里得到了重复。一个人如果内心觉得自己不够重要,他就需要反复确认自己是不是重要的,并且总去找到自己不够重要的证据,然后迁怒于对方。这其实就是把对早年照料者不重视他们的恨转移到了当下的人身上。

那一刻,我只不过是成了她对妈妈的恨的一个发泄口。这叫移情。

-04-

我跟她谈起了我内心深处的感觉,经常觉得每次回她消息我都很有压力,很烦躁。不想回,却不得不回。很想放弃这段关系。

我不得不承认,有时候就是不想回你消息,没有恶意,不是因为忙或者忘了,也与你重要与否无关,而是单纯地心烦不想回。而是此刻自己的心情都不想照顾,再强迫自己照顾另外一个人的心情就会很烦。

有时候就是单纯地不想回,但是我又知道如果我不回她就会乱想会伤心。所以出于对她的照顾我就惯性地委屈下自己而回了。这个委屈自己对我来说是那么的熟悉,以至于当我不去觉察,我都发现不了我又委屈了自己。

这个模式在我的生活里已经重复了无数遍:

我难以拒绝别人。对别人的要求,我有时候感觉到压力但是又不得不去做,因为怕别人失望、不开心。自己也不想矫情,强迫下自己还是可以去做的。所以我常常委屈自己去满足别人。

然而我的内心深处依然讨厌被要求,被强迫。我渴望自由,但是又常常不敢承担自由的代价,那会拒绝别人而伤害到别人。所以我会惯性的委屈自己。

这种强迫,让我想到了我爸对我的强迫。大学的时候,我爸经常嫌弃我不接电话。他经常说:打电话你不接,给你配个电话有什么用。

那时候我很沮丧。因为手机是他买的,我无力反驳。每次都要及时接电话让我感觉到被强迫。我做不了什么,所以我只能把那种被强迫的反感压到了潜意识里。

在谈恋爱后,女朋友也非常介意我不回消息,这种感觉就被加固。慢慢地我形成了固有印象:你要是不回消息,别人就会不开心。所以无论你想不想回,你都要及时回。

一种惯有的强迫自己与想反抗强迫。

所以如果我看到了却没回你消息,那是因为我在你面前感受到了自由,相信你会允许我做自己。然而你却没有允许我,这再一次让我感受到了我一直都在被别人各种强迫着。重复了我早年的模式,把你当成了我爸。

-05-

我们两个人,因为不同的创伤被激活,而产生了矛盾。

看到了却不回消息,这激活了她不重要、不被在乎、被忽视的创伤。一个人如果早年有很多不重要、被忽视的经验,他长大后就很怕这些,对不被重要、不被在乎和被忽视就容易敏感。

看到了就必须要回消息,这激活了我被强迫、被控制的创伤。一个人如果小时候被要求过多却无力拒绝,他长大后就很烦各种被要求,依然无法拒绝但就是很烦。

一个在索取重要,一个在索取自由。然而两个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所以矛盾。

成年后关系的很多矛盾,其实都是两个人不了解彼此内心深处的伤,都根据自己的经验理解了对方,就会对对方很生气很失望。其实,他们都看不到对方内心真实的那部分脆弱,只沉浸在自己的脆弱里索取着。

-06-

我相信我对你来说是重要的,所以你不回我,我也不会怀疑和乱想。

我相信我对你来说是不重要的,所以你不回我,我觉得也正常无所谓。

我不相信我对你来说是重要的,所以我才期待你随时回,以证明我对你来说是重要的。

所以我对于不熟悉的人,才是及时回的,生怕别人觉得自己不重要——因为本来就不重要,所以才要照顾下他怕他有这样的感觉。我说我们这关系,一起经历了这么多,彼此安慰了这么多年。你还要再怀疑下我们的关系,再怀疑下在我的世界里你是否是重要的,我都想抽你了。我两年不回你消息,你都不该怀疑一点点自己的重要。

然后她就笑了。找到了很多她很重要的证据。她说:

虽然你不及时回复我消息,但其实很多消息我也是一时冲动发的,如果特别需要回复的,我会多说几遍。我觉得重要的,很需要的时候你也都回我了。而且我情绪不好的时候,你总是能第一时间觉察。即使在隔着电话,你依然能觉察到我的需要和情绪,所以我知道我对你来说很重要。

我说:你又哭又笑的样子,真的很难看。自己知道吗?

-07-

经过这次深度交流,友谊的小船差点升级为爱情的巨轮。鉴于都“不找同行谈恋爱”的基础原则,就只好升级成友谊的骨灰了。

后来,她还是喜欢发一串消息给我,我想回就回,不想回就不回。她相信,我即使不回,也看得到。我相信,即使我不回,她也不会觉得被忽视。

我觉得温暖,觉得被接纳。所以当我回的时候,我一定是轻松自在和幸福的。对这段关系,也倍加珍惜。

回重要人的消息,本来是件愉悦的事。但是依然没有人能做到每回都回复,总有忘了回或不想回的时候。每当这时候给与了“你必须回,不然老子很生气”的威胁后,我就有了压力,回消息就开始变质了,从温暖升级为强迫。内心会有微弱的的反感,我为了你强迫了自己N次,就有了敌意。会在下一次以别的事件为出口发泄出来。

所以“我期待你一定要回消息”的能量传递到对方那里去,是会增加其他事的矛盾的。

我可以回也可以不回你消息,因为我知道,在你面前,我可以自由的做自己,而被你允许。

我必须回你消息,就是在你面前,我每次都不能自由做自己,我必须时时都要照顾好你的感受为先,自己在后。

哪样的关系更长久呢?

小时候学习,每当作者说窗帘是蓝色的,最烦语文老师“这代表了作者忧郁的心情”。长大后相处,有时候我只是单纯地不想回消息而已,最烦“这代表了你不重视我”。

咱不再这么乱关联,友谊和爱情都更久一点。

赞 (1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