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只是想睡我,我知道

我勒个wolege.com

文 / 时青言

— 1 —

背后突然传来的男音划破了空气中凝结的气喘吁吁声:“呦,妹子体力不错啊,姑娘家家的,还爬了这么久。”

我拄着拐杖回头报以善意一笑,一路上跟我和好友一同上山的,还有一拨汉子,听他们之间的聊天对话,推测出是公司组织的游玩,说话的正是其中瘦瘦高高的年轻大个子:“你为嘛在头发上插根草?还蛮好看的。”

我一时语塞,随口一回:“喔,刚摘的,没地方放,就插头发上了。”

那男的又像“查户口本”一样问了一堆,我自然是警觉地胡乱嗯嗯啊啊一通……

待男子走远,背后又传来好友噗嗤噗嗤的笑声,两脚变四脚往上爬的她不知在何时追赶上了。

“我发现一个事儿,你好像自带吸引屌丝体质。”好友一脸贼兮兮地贱笑:“不过这男的,太不会撩妹儿,差评。”

“哎,宝贝,话不能这么说,我刚刚可是啥也没做,一没撩,二没勾引,三没色诱!”

好友一脸认同地狂点头,表示默认。

本人年方二十有余,有胸,有腰,有屁股,有长腿,有马甲线,小骨架,肌肉结实,身材一流,颜值一般。化上妆,也能走路带风,妩媚妖娆。追求者一众,不靠谱者亦或屌丝男,十五有五。我一不偷二不抢三不劫色,本本分分的文静女,上进的好学生。可“自带吸引屌丝体质”这事,我仔细琢磨一下,是认的心服口服。

连去个图书馆,安心走路,都能遇到巴基斯坦留学生来撩。用外语交谈一会,察觉不对,机灵地编理由撤离。对面这哥们一再邀请去喝咖啡,见面几分钟就说爱上我了,临走前还朝我飞吻了下。我托着差点就要掉下去的下巴,三步并两步快速地朝图书馆正门走去,真怕当时他那阵势,强势把我初吻玷污了,好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

— 2 —

沈恒,男,成绩不错,交际也行,人不如其名长的好看,却也不丑。追了我许久,我还曾一度对其“动摇过军心”。可后来,愈发接触,愈发发觉,他饥渴的内心世界。

微信聊天不再停留在纯洁的聊人生谈理想上,他很有目的性地向两性阵地转移,手机屏幕前的我仿佛受到了“惊吓”,发了一堆代表“无语”的表情,把话题努力绕回正轨,可对方似乎浸淫在男男女女的小世界里不能自拔。除此之外,几次两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有意无意地和我进行小范围身体接触,比如,两人坐在操场上,聊着聊着,他就扑了过来。我内心“惊呆”脸上保持微笑,麻利地躲开:“聊天归聊天,咱们动口不动手。”

这种事情经历了几次,对沈恒当然是“刮目相看”。本来是打算接触一下,看合不合适,现在“动摇的军心”瞬间“四平八稳”地回归正位了。

后来沈恒表白过,我内心倍诚恳言词委婉地拒绝了。原本以为情人做不成,做朋友,毕竟相识不易,也是蛮优秀个人。

某晚凌晨,许久不联系的他,发来了一条微信消息,零零散散聊了一通毕业感想后,他又把话题绕到了他“擅长的领域”,他说:“我选择和美女调调情,和内涵姑娘聊聊人生,和优秀女生一起拼搏。”

我说:“好,我是第二个。”

他说“我发现你三个都是。除了不喜欢我,还有我不喜欢你的那个劲。”

聊着聊着,他突然说:“其实你内心也是蛮饥渴的吧。你要不尝试一下粗暴点的,约几炮?说不定就进入了一个光明世界,啪啪啪有助于你理解爱情。”他还说,他曾和一个女性朋友约了几次。

这种刺激人神经的劲爆信息并没有直接抵达我的中枢神经,相反,听到后也没多大震惊,也并未把其列入渣男行列,但我和他却是从此陌路了。

男人喜欢女人,关系亲密到一个度后,都会聊到私密话题,这本是正常现象,无可非议。但倘使还没到那样一个度,你就来聊这些,或许不太合适,可能会遭到女性本能的反感,觉着对方轻浮、猥琐、饥渴、不尊重女性。所以,男人,别太心思外露,闷骚点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 3 —

我遇着过,一上来还不熟,就宝贝来宝贝去的、口口声声说爱我、想方设法约我出去的人。对于这种,冷处理,无视,拉黑。

三木,男,三年的工作经验,长的蛮帅气的。我是在微博上认识三木的,后来加了微信。几番聊天认识后,三木竟成了我人生中见的第一位网友。记得那时是秋天,我还特意花了一番功夫化了个精致的妆容,火锅吃的和聊天一样,甚是畅快。

接连几天,脑子中都会闪过和他约会的一幕幕画面,可能是他偷偷在火锅里下了“迷魂散”。我知道我目前还不喜欢他,我也知道两个人没有未来。可我脑子里仍旧时不时会闪现一个念想,如果耍次流氓,和他,我应该是心甘情愿的。那时,我大三,单身太久,确实还蛮想谈恋爱的。沈恒曾说过,人呢,生理和心理总有一个是饥渴的。我想,这话在理儿。

微信聊天的时候,三木偶尔调侃道:“我现在什么也不缺,就缺个给我热被窝的,你来啊。”后来又见过三木两三次,都是他开车来找我的,或是在校门口吃,或是来我食堂吃。贵的,他请,便宜的,我请。

他没有主动摊牌说喜欢我,没有说过很污的话题,没有过分地提到男女云雨之事。我猜想,他可能是有约炮的心,但看我一本正经的样子,就从没提过了。

三木说:“你毕业临走前,告诉我声,我请你吃饭。”

我说:“好啊。”

可是这一面,终归是不会再见,我当时回“好啊”,是说,好啊,咱们就此别过。

— 4 —

你想上我,你没错。

我是符合你口味的菜,但却是一个有着自我坚持和价值观的菜。

沈恒说,他知道,追不到我是他的硬件条件差。可我想说,硬件是一方面,可更重要的是内涵。沈恒,无可厚非,他人很优秀。可人有多面,他自然而然地把另一面放到了我面前,只能说,我不适合他。

沈恒还说:“我这个人呢,可深可浅可撩骚。你太正经,也许是假正经。”

我没经大脑,回了这样一段话:“可能这样说比较准确,面子上总想装的不正经,但骨子里确实还比较正经,又或者还没遇到对的人让我不正经。”

整个大学下来,追我的各种靠谱的不靠谱的奇葩的不奇葩的,两只手应该都多,然而仍旧一直孑然一身,好奇怪。所以,那个能让我“不正经”的人,你在哪啊?

在成都读研的朋友问我,是否还单着。我欲哭无泪,仿佛被戳到了痛处。

她说,你来成都,我做媒,给你介绍我实验室里的优质男,帮你留意着呢。

我说,那好。有劳。

赞 (39)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