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你回家吃饭的人,一定要深交

我勒个wolege.com

© 浮在天上的猫

昨天,一个经常联系的朋友请我去他家吃饭,虽然手头还有点工作,但我二话不说就答应了,然后也捎上了我的女朋友。

我女朋友揶揄我:“真不害臊,人家一请客就屁颠屁颠地赶过去。”

我笑着回说:“人家请你吃饭,是认可你。同样的,你接受了这份邀请,也是回敬了这份认可。”

女朋友不以为意地说:“不就是请吃一顿饭,哪有那么多道理。”

我揉了一下她头发说:

你叩心自问一下,倘若把你全部的朋友都挑出来,逐个去瞧。然后给出一个命题‘哪些朋友是你发自内心地会请他们回家吃饭?’是不是就筛掉一大片,只剩寥寥几个了。

女朋友听完我的话,支着脑袋思索了一下说:“似乎也是那么一回事。”

朋友分三六九等,相处方式也各有不同。

初次见面的朋友,也许红酒西餐,言谈举止尽显矜持;熟一点的朋友则在大排档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或者勾肩搭背吃着手抓饼;但倘若请你回家吃饭的人,无论你们关系如何,他已经从心底完全认可你。

巴尔扎克曾在《夏倍上校》如此写到:

一个人所能表达的真情实意往往是不完全的,真情决不显露在外面,只让你揣摩到内在的意义。

家是什么?家是一个人最私密的地方。幸福又是什么?是回家后饭桌上一粥一菜的温暖。

倘若一个人可以跟你分享这一切,不外乎他对你完全敞开了自己的世界,这是对你毫无保留地信任,也是对你们之间感情最真挚地认可。

对方请你回家吃饭,介绍家人给你认识,把他的生活习惯和最本真的样子赤裸裸地摆在你眼前,世上还有比这更为直接更为珍贵的表达方式吗?

我记得在读大学,一次大二临暑假的时候,我跟我爸爸打电话聊天,随口提到了一件事。

最好的哥们A邀请我放假去他家作客,他家是在山西。

但是一放假,我就急不可耐地想回家,所以就拒绝了这事。

本来这件事只是捎带而过,没想到我爸爸倒是很认真地问了起来。他问我跟这个朋友关系如何,这个朋友为人怎么样。

我略带疑惑,不过如实回答了。我跟A的关系好得没话说,顺便大大夸了A既仗义,学习又好。

我爸爸听完二话不说把机票的钱都打了过来,然后跟我说:“急着回家干嘛,去你同学家玩玩。”

我一下子傻眼了,支吾了好久也不知道怎么去回应我爸爸。

我爸爸主动开口语重心长地说:“你想一想,能邀请你回家吃饭的人,是得多看重你们之间的感情,大学就那么四年,多少朋友都是天南地北的,你又有多少机会可以被朋友这样邀请。”

我听取了爸爸的意见,然后改变主意去跟A说要跟他回家吃香的喝辣的。

当我说完,“真的嘛。”A猛地回头喊道。

我从中听到了欣喜之意。

我爸爸在那天晚上发了一条信息给我:请你吃饭是社交,请你回家吃饭是感情。两者一词之差却是天差地别,前者你可以视情况拒绝,后者要尽量答应。

我深以为然,然后等到下一次放假的时候,我不容分说地硬是拽着A回家里作客。

毕竟他已在我们这段友情中倾情出演,我怎能只客串走个过场。

现在大学毕业几年了,我们有时好久唠嗑一次,时不时电话聊着,我们就会不约而同冒出一句“啥时候再来我家吃饭,我妈有时还念叨着你呢”,我们从不担心我们会因为两地之远,时间之长而关系疏忽。

因为我们都知道对方在自己的世界占据何等位置,我们对彼此的友情深信不疑,就算分别经年,也是一见如故。

大学毕业后,我留在了其它城市工作。

前年春节的时候,因为有一些事耽搁了,得在春节过后才能回家。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这里面的怅然和孤独真的只有在外地漂泊的人才能深刻明了。

除夕的那天,街上的小吃店都已关门,我在冷风中裹紧衣服,买了一些泡面和火锅料打算自己在宿舍里起一个灶随便吃一下。

正当我顾影自怜的时候,同事林智打了一个电话过来,打招呼让我去他家吃饭。林智是公司里我相对聊得来的朋友,但是很少正儿八经地吃个饭。

其实在还没到春节那天,林智知道我春节要留下来,就已经提前打招呼说,让我除夕春节去他家吃饭,那时我没当回事,以为是林智随口一说。

没想到林智还真的放在心上了,我本要婉拒他的邀请,毕竟除夕春节家庭大团圆的,不好意思去凑热闹。

然而林智也不待我回话,就直接挂掉电话,风风火火地开车过来载我,拉着我去他家。

等去他家,他在厨房忙的时候,我也搭了一把手,一起忙得不亦乐乎,在饭桌上一边咀嚼着香喷喷的饭菜,一边跟他们一家人有说有笑的。

我本以为这个春节再闹腾的气氛也与我无关,再旖旎的风光也不是滋味。

但因为朋友的一顿饭的邀请,如同冬日里热烘烘的烤炉,如同冷雨中飞燕盼归的暖巢,让我倍感温暖和感动。

我渐渐明白了,有人请你回家吃饭,并不是因为你们彼此的熟稔程度,而是他对你的认可程度。当他可以说出这一句话时,你已经在他的心中占有一席之地。

三毛说:“朋友这种关系,最美在于锦上添花;最可贵,贵在雪中送炭。”

但如果要论朋友之间最能体现朋友亲近程度的话,大抵还是一顿家宴的盛情。

择菜、洗菜、剁肉、打鱼鳞……

煲个排骨汤,旺火煮沸,小火烹煮,再用中火沸腾,反反复复折腾四五个小时。

来一个清蒸鲈鱼,先盐和料酒腌渍,再切段香葱,切片生姜,锅蒸十分钟,最后淋上热油。

……

如此林林总总,一顿饭菜称得上是认可对方最高级的仪式了。

如果是自己掌厨,自然是最好;如果是家人代厨亦是一番心意。

人生在世,知己二三,求得一知心朋友不容易,倘若他人热情地邀请你回家吃饭,你应深知他已经接纳你,而你自当去珍惜这份感情。

同样如此,如果你是我所认可的朋友,我也会说:“走,来我家吃个饭,咱们小酌一下。”

这是我对表达我们之间感情最大的敬意。

赞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