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认吧,你就是最爱看韩剧

我勒个wolege.com

© 长江公寓

经常有一些业内人士翻着白眼对我说:这届韩剧不行。

我一般会这样告诉他:在40岁周迅仍然不得不演少女的时候,《迷雾》把目光投注在一个中年女性的身上;在国内连性骚扰议题都不能触碰的时候,《火星生活》已经开始谈论stalker(跟踪狂);在《娘道》还在宣扬“守妇道”才是正能量的时候,《汉谟拉比小姐》里的女主角在男性主导的职场里穿上了短裙,要和“女孩子裙子穿的短才会遇到性骚扰”的言论硬扛到底。

我勒个wolege.com

《迷雾》

而题材之外,2018年国产剧的表现也一样乏善可陈。

除了一部《延禧攻略》成为爆款之外,2017年还万试万灵的IP类型剧和流量小花小生几乎全军覆没。《如懿传》被指冗长拖沓;《天盛长歌》卫视播出的平均收视率只有0.3%,最低时只有0.1%;而也许你根本已经忘了,创造过流量奇迹的杨幂主演的《扶摇》,杨洋出演的《武动乾坤》也都是在今年播出的。

英剧美剧也没办法再高居鄙视链顶层。今年引发了大范围讨论的美剧只有一部《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英剧则是《贴身保镖》。远不及韩剧在国内所掀起的热潮。

另一边,韩剧近乎以每月贡献一个爆款的速度横扫整个女性群体。二月的《迷雾》;三月《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六月播出了《金秘书为何这样》;七月份有《我的ID是江南美人》;九月《百日的郎君》;十月《内在美》;十二月开播了宋慧乔主演的《男朋友》,都成功引发讨论。

从2000年引进的《蓝色生死恋》到《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18年间,时代更迭中,韩剧在中国保持了长久的生命力。

韩剧什么变了,什么没变

比起英美的语境,韩剧以更“接地气”的方式,说出了当代女性的心声。

1991年,Straubhaar就提出了“文化接近性”观念,认为观众偏好与自己具有相同的社会背景和相似价值观的文化节目。

除此之外,有人将韩剧归结为“女性的A片”,流行的原因只是因为他们能以流水线生产的方式,为女性找到刘海长短不一、身高长相各异的男神。

其实这话只说对了一半。韩剧受欢迎的理由确实大半来自内容创作者对女性心理的极致迎合,但最关键的地方并不在男主角的选择,而是他们精准把握了时代脉搏。在时代变迁里,塑造了成功的女性角色。

女权主义的时代脉搏

几年前,韩剧女主的形象一定要是灰姑娘,穷、疯、惨一定要占一个。《我叫金三顺》富二代男主角最后选择了一个年纪和体重都大于前女友的普通面点师;《继承者》里女主角车恩尚一天要打三份工,还要和家里人挤在很小的房子里;哪怕全智贤在《来自星星的你》里扮演一个大明星,但还是要演成女神经病的样子。这种人设的主旨只有一个——务必要让千万女性可以带入自己,最终相信这种童话可以发生在普通人身上。

曾经,韩剧的内核是保守的文化还有传统道德“正能量”。男主外,女主内,女性年龄要低于男性,男性地位必须高于女性,二者结合需要突破传统家庭带来重重阻碍的故事。

这当然跟中国传统文化同气连枝。早在《红楼梦》里就有这样“女性贬值”论:

女孩儿未出嫁,是颗无价之珠宝;出了嫁,不知怎么就变出许多不好的毛病来,虽是颗珠子,却没有光彩宝色,是颗死珠子了;再老了,就变得不是珠子,竟是鱼眼睛了。

其实直到今天,国产电视剧仍然只讲少女的故事。

宋丹丹在一个演员的最好时候,只能接到情景喜剧《家有儿女》——一个重组家庭里忙忙叨叨的母亲 。不论是从剧本还是人物设置,都没能超越距今25年前拍摄的《我爱我家》。

吴奇隆曾经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有些女演员要好好珍惜(和我合作的机会),你们以前演我女朋友,现在演我女朋友或者老婆,我如果再撑几年,你们就要演到我妈妈了。

但2016年为界,韩剧制作人和编剧们感受到了女性主义兴起并随即调转方向。

2016年,《太阳的后裔》讲述了军人和医生在异国并肩作战的故事;2018年,《迷雾》的故事围绕着一位中年职业女性展开,大结局播出前,豆瓣评分高达9.2。《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描述了一对姐弟恋的故事;正在播出的《男朋友》干脆走到了另一个极端,直接给出了“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性转版本。评论中直指男女主角剧本拿反,宋慧乔不再是《蓝色生死恋》里身世悲惨,最终患病离世的女性,而是大酒店的老板。在社会地位和财富上弱势的一方反而变成了男性。这部设定极端的偶像剧最终打破了TvN水木剧的收视纪录。

在近年的爆款韩剧里,主角不再是悲惨的灰姑娘,不再是等待男性关注、垂青、拯救的被动角色,而是靠自己争取社会地位和幸福的独立女性。

这背后深层原因是韩国女性的经济地位和社会地位的提升。根据韩国统计厅最新统计,韩国当前男性人口占总人口的49.8%,女性占50.2%,这一数字代表韩国“女超时代”来临。同样提升的还有韩国女性的高等教育入学率和女性公务员占比。女性在社会发展中寻求更多的话语权和与男性平等的权利。

中国的发展同样来到这个阶段,女性在高等教育入学人数上超越男性长达10年,她们同样希望女性权益、职场性别歧视、婚恋话题中希望发出自己的声音。而掌握了时代脉搏的韩剧恰好满足了这一需求。

不得不说,爆款《延禧攻略》是看起来像宫斗,但实则充满女权主义的电视剧。“天生脾气爆,不好惹”的女主角魏璎珞,何尝不是独立女性对自我的投射呢。

精准掌握“看起来不累”和“看着侮辱智商”之间的平衡

美剧和英剧经常多少都让观众看着有点累。

不管是《权力的游戏》《神探夏洛克》还是《绝望主妇》,想要理解剧情和人物在当时的选择,多少需要动脑思考、理解西方思维,时不时还要面对男主暴毙(参见《纸牌屋》《傲骨贤妻》)的悲惨结局。

而另一个极端——“看着侮辱智商”,就不得不提国产剧。

现代国产剧总要承担说教和舆论导向的功能。编剧和导演最省力的方法就是把一些假大空的价值观借旁白和台词直接说出来,而不是靠剧情和人物行为。这种无脑化的拍摄手法和观众习惯完全相反。

另一方面,道具粗制滥造如同摆设。石头掉在地上会弹起来,喝酒的樽是塑料的;特效同样感人,我们经常可以在抗日题材电视剧里看到“手撕鬼子”的可笑场面。这些特效不是为了剧情服务,而是单纯为了刺激观众,最终沦为笑柄。

韩剧在这两者之间精准地掌握了平衡。

韩剧可以让工作一天的女性把脑子拿出来休息。它的剧情都非常简单,人物也可以靠好坏来分辨,结局基本由观众决定。《宫》最早拍摄过悲喜两版结局,经过观众投票后,悲剧版本作废。

高品质的剧集同样靠高度工业化的生产流程来控制。在电视剧开拍前,所有演员要开会通读剧本,服装化妆道具,都经过精心设计。《冬季恋歌》男主演裴勇俊的发型、围巾、微笑的弧度都经过严格训练。

所以承认吧,哪怕豆瓣上那么多人都在为《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第二季回归而期待、欢呼,夜深人静,你还是会打开app,等着看宋慧乔和朴宝剑的言情大戏。

赞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