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让娃落入后妈的手中,是每个亲妈的座右铭

我勒个wolege.com

-1-

90后铁哥们给我讲了一件事儿:

他一个关系非常好的师姐,在今年单位体检时查出子宫肿瘤,怀疑恶变。

体检医生神色凝重地建议她,去大医院做个详细检查。成年人基本都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师姐电话里向他哭诉,他立马仗义相助,托人找关系预约了三甲医院的权威医生,两天后陪着师姐夫妇一起去检查。

检查结束,虚惊一场,良性肿瘤。医生说,先吃药控制一下,如果继续长大,就做个手术切掉,没什么大问题。所有人长吁一口气。

从医院返回的路上,他开车,姐夫坐副驾驶,师姐独自坐在后排。

无意间他抬头看后视镜,发现师姐在后排抱着手机,泪流满面。两个直男齐齐问怎么了。

师姐掏出手机淘宝给他们看,此前的三天里,她在网上给四岁的儿子买了几十件衣服,从短袖到棉服,五冬六夏全包含。

这哥们儿跟我调侃:“你说我师姐咋想的,至于吗?”

呵,大兄弟啊,果真是没亲自结过婚,没亲自养过娃,没机会亲自当妈的人。至于吗?你说至于吗?

我对他说:“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当妈的人都这样,这事儿我也办过。”

他狂笑:“你们是不是脑子都有毛病啊?”

呵,这种事,只有当妈的才能理解。那是一种设身处地的悯恤,一种深深体谅的共情。

今年春天我体检发现两个乳腺结节。去医院检查,一个自小对医院有恐惧症的人,如大难临头一般。医生轻描淡写:“没事儿,要是不放心就做个微创。”

我吓得魂飞魄散。

医生见我那怂样儿,又补充道:“不想做就吃点药,定期复查就可以。要我说,就抓紧生二胎,现在这些毛病,都是生孩子少了!”

我讪讪地开了药滚回家。

此后的一个月,除了比吃饭还准时地吃药外,我联系之前合作的理财机构,让他们介绍一位专业理财顾问。打了一个半小时的电话,交待了整个家庭收入、财产情况。理财顾问问我:“这次规划是想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目标呢?”

我脱口而出:“保障我儿子长大成人,读完大学,且不得挪作他用。”

理财顾问在那头笑:“理解理解,都是当妈的人”。

你看,我们当妈的人之间就不会互相嘲笑,因为差不多都是神经病。

-2-

当妈以后,我真的变得特别怂,特别怕死。

很长一段时间,我的座右铭都是——绝不让孩子有落入后妈手中的可能。

每次与直男聊到这一点,婚姻的小船说翻就翻。

他的脑回路只会发出天问:“你小时候《白雪公主》看多了吧?迫害妄想症啊!”

我咬牙切齿:“哼,若我有个三长两短,你敢说你不另娶?你敢保证你的新欢会对我儿子好?你敢保证不再跟别人生孩子?你能保证跟别人再生了孩子之后还会最疼我儿子?”

然后越说越气,仿佛成真了一样,真想一脚把他踹下床去。

从此这个话题成了我们家的百慕大三角区,塑料夫妻情,一谈必倾覆。

我也知道是自己的焦虑和作,却不明白对“后妈”的抵触从何而来。

上心理课的时候,我在小组中分享过这种情绪。

同组的同学建议我对自己做个深度的探索,是否是我自己对继母的焦虑排斥和恐惧,导致了在孩子身上的投射。比如说,是不是我潜意识里很介意,爸爸再找一个伴侣。

我后来很认真的探索过。但我觉得并不是这个原因。

第一,我妈妈去世已经四年,我从内心里,一直是支持爸爸再找一个老伴儿的。第二,我的这种情绪,在我妈妈在世时也一直存在。

后来我想,这大概是源自于我对婚姻、对男人、对人性的悲观底色。

十年前看过一部徐帆、王姬、冯远征主演的一部电视剧《错爱》,是20世纪70年代一个家庭因婚外情而引发的半生纠葛。

徐帆饰演的护士周佳丽,与王姬饰演的张玫是一对感情甚笃的闺蜜。用张玫的话说“她来例假时染了血的床单都是我给洗的”。

而周佳丽却与张玫的丈夫——冯远征饰演的谢季文有了婚外情。

得知真相的张玫一怒之下刺伤了周佳丽,自己也因故意伤害罪入狱。

谢季文与周佳丽顺理成章地结了婚。而婚后不久,谢季文去世,留下了他与张玫的一双儿女晓英和晓涛。

周佳丽成了两个半大孩子的继母,独自拉扯他们生活。

生活的艰辛、命运的捉弄,让她从一个甜美可人的小护士也成为粗俗的市井妇人。孩子不爱吃饭,她会大发雷霆:“这也不吃那也不吃,想吃什么?想吃人啊?”

而后来她无意间发现,晓涛并不是谢季文和张玫亲生,而是领养的继子。而这个继子,竟当年她插队时偷偷遗弃的私生子。

她开始百般讨好晓涛,同时也虐待晓英。

后来由于出现医疗事故,周佳丽被医院开除,晓涛也因车祸身亡,而此时,张玫被释放出狱,开始了对周佳丽的百般报复。

回望半生一无所有的周佳丽,将一切都视为自己应得的报应。她默默忍受一切,并亲自照顾身患绝症的张玫。

最终,两个老人在不计前嫌的女儿晓英的调解下,握手言和。

整部剧,实力派老戏骨的演技绝佳,但这个结局也绝对是理想化。

倒是剧情里,徐帆发现儿子是亲生后,对两个孩子的厚此薄彼蛮真实的。

我并非想抹黑所有继父继母,我相信这世上有大爱无疆、无分别心、对继子女视如己出的人。

但我知道自己做不到,同样我很难相信男人做得到。我不相信一个男人在丧偶(或离异)另娶之后,尤其在与另娶的伴侣又生了孩子之后,还会一如既往、分毫不减的去爱之前的孩子。从现实层面来讲也是做不到的。一个人的精力时间感情都有限,只能分配。亲爹亲妈生的二胎三胎,还有厚此薄彼顾不过来的时候呢,再何况是重组家庭,怎会没有亲疏之别、远近之分?

写到这里,我对那些在鸡肋婚姻里煎熬,仍无法下定决心终结的妈妈们,又多了一份悲悯和体恤。

-3-

何以解忧,唯有惜命。

看看我们这些中年老母吧——

当年去泡吧的,现在都约着去泡脚了。

曾经暴食狂饮的,如今捧起养生食谱了。

当年露肩露背露脚腕儿的,如今秋裤早早穿上了。

维生素A到E补上去,枸杞花茶喝起来。

谁让我们有娃呢,病不起。死不起。我们都要活成铁壁铜墙。

不为别的,也得为看着我们的娃儿走向自立自强。

当妈以后,我再也不嘲笑女人怂。

20多岁时,我到处打听哪里可以玩蹦极,现在给我多少钱也不去。

每次出国旅行,出门前都把存折银行卡保险单交待好。

航程中飞机连续颠簸几分钟,我都在心中祷告,别让我遇上坠毁、爆炸、劫机等灾难片剧情。

我在产后抑郁的阶段,脑中真的冒过轻生的念头。但这个念头一出,我马上就用理智把自己骂了个半死——我有个万一,我儿子咋办?

孩子,就是女人此生最大的软肋,也是最强的盔甲。

我宁可没出息地、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地活着,也要保全这条老命,才能在未来的路上,体会、感受、完成那一场场“目送”。

我更加懂得了廖一梅那段话:

从怀孕起,我不再看报纸和电视,因为能称得上新闻的消息多半都是灾难——俄罗斯的爆炸,黑寡妇的复仇,学校的枪杀,一起起的矿难,商场的大火,重庆的井喷,印度的火车出轨,疯牛病,致人死命的禽流感,新年子夜伊拉克的酒店里爆炸,自杀性袭击,下毒,虚假的民主选举,地洞里被揪出来的萨达姆,杰克逊的猥亵儿童案,我家旁边塔楼的企图自杀者,一次又一次的性丑闻,用头发作的酱油,有毒的火腿和香肠,吃人的电脑工程师阿明·梅韦斯和渴望被他吃的二百个正常人,我常常叫嚷着让家人关上电视,丈夫常常伸手捂住我的眼睛,在这样一个世界怎样才算是幸运儿?

初夏的时候,我的孩子出生了。生命在我的身体里,在我的眼前完成了它做了上亿次的小魔术。我像个被惊呆的孩子,整天坐在摇篮前,看着这最平常不过的奇迹。我曾经努力在世界和我之间建构一道屏障,现在我清楚地知道,这道屏障的致命缺口出现了,这个小小的缺口会引来滔天洪水颠覆我的人生,把我从一个自由自在的任性女人,变成一个牵肠挂肚的母亲。

平生第一次,我对死亡产生了恐惧。我竟然产生了想要永远活着的愚蠢念头,不是因为贪恋,而是因为挂念。我曾经以为爱情是最不理智的感情,原来还有别的。

是的。我从此拥有了比爱情更不理智的感情——为了你,我可以随时舍弃我自己。

但同时,我也从此拥有了最最理智的感情——为了你,我更要保重我自己。

赞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