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中国土猪

消失的中国土猪

© 港股那点事

Photo by Remi Yuan on Unsplash,本文来自格隆汇APP,微信公众号:港股那点事(hkstocks),作者:迷穀,数据支持:勾股大数据。

自6亿年前多细胞生物在地球上诞生以来,物种大灭绝已经发生过五次。而这五次,主要都是由于地质灾难和气候变化造成的。

许多动物已经不复存在,它们的后代在自然条件的影响下发生变异,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这个过程叫自然选择。

工业革命以来,地球人口不断增加,取而代之的是公路、工厂、商业圈,生物的栖息地被破坏得支离破碎,很多动物没有了可栖息的家园,灭绝是它们的无可奈何。这个过程叫人类选择。

也许我们觉得这些动物都离我们很遥远,那些所谓的灭绝也不会影响到我们,但其实灭绝的物种要远比我们想象的多多了,而且离我们也很近。

因为牲畜家禽也在灭绝ING……

在过去100多年的时间内,全世界已经有超过1548种的畜禽类物种濒临灭绝。

牲畜家禽,属于人工养殖范畴,很多人认为,经过人为的干涉,家禽的灭绝率几乎为零,它们不像野生动物那样,因为地球的过度开发,环境的破坏,使它们丧失了栖息地从而灭绝。

但其实它们也面临着一种叫“市场选择”的灭绝。

猪猪危机

在大部分人的认知里,猪是慵懒、愚钝的代表,但事实上,它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一猪二熊三老虎”是东北民间流传的话,表示猎人最怕遇到的三种动物排名。野猪战斗力强,皮糟肉厚,最要命的还有脾气十分倔强,如果你惹到它但是又不弄死它,它就会一直记着你,跟着你,不死不休。

如果把所有被驯化的家畜放归野外,能生存下来几率最大的只有猪。

国家地理杂志曾经介绍过,把养得肥肥白白的家猪放归野外,家猪会在1、2周内长出鬃毛和獠牙还有肌肉,第二代就能长出长吻。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活下来的“猪坚强”?

就是那一头地震之后,靠着吃木炭、喝雨水,在第36天被人发现时仍气息尚存的猪坚强。

而它正是一只中国土猪。

中国土猪这个物种是真的很强,别看它胖胖墩墩的,在生命面前它从来没有轻易低过头。

然而,它个猪的努力依旧抵抗不了历史的进程。

中国土猪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了。

你这只外来洋猪,我说的是咱们中国的土猪!

中国是世界上猪种资源最丰富的国家,占全球猪种的34%,现存的地方猪种有88种,并且在逐渐减少。

从1980年到2000年,广东大白花猪的母猪存栏量从1.3万头下降至几百头。制作金华火腿专用的金华猪,母猪数量从1980年近25万头降至2007年的一万多头。所以现在市面上还卖着的“金华火腿”估计也没资格叫这个名字了。

最适合做回锅肉的“成华猪”也已经处于濒临灭绝状态。具有历史文化研究价值,在中国存在4000多年的,西北地区最古老猪种之一的八眉猪也只剩下几百头。

(数据来源:原乡味觉)

88种地方猪种只有13种属于正常状态,像项城猪等4种猪种已经灭绝。

(数据来源:原乡味觉)

一不小心,这些往日的美味佳肴都成了珍稀动物。

在1994年以前,中国市场上所卖的猪肉有90%是土猪,到了2007年,这个占比只有2%,那些原产于丹麦的长白猪、英国的大约克夏猪和来自美国的杜洛克猪等品种迅速进入中国,这些被称为“杜长大”“洋散元”的商品猪迅速占领了中国猪肉市场以及养殖市场。

与此同时,中国地方品种的母猪迅速减少,有的地方甚至已经找不到可以配种的公猪。

历经9000年的才扎好的猪圈,只用了几十年就变得“面目全非”。

市场选择

写到这里,我不惜感叹,我自己到底吃没吃过真正的土猪?从生猪养殖再到消费者手里,经过层层链条,重重包装,摆在我眼前白花花的猪肉,它究竟真正的祖籍是来自来哪?不得而知。

早几十年,猪在中国还不算是一种商品,养猪对于很多农户来说就是过年的盼头,也是一种对生活的奖励。

在东北有童谣说:小孩小孩你别哭,进了腊月就杀猪。

随着经济的发展,猪变成了商品,养殖也成了一种行业,这意味养殖成本和消费价格有不可分割的关系。

从养殖业的角度来看,影响成本最大的因素是生猪产仔数、料肉比和生长率。

以中国的内江猪为例,215头母猪,平均每窝产仔10.6头,仔猪初生的体重0.8公斤,60断奶数8.9头,断奶个体重12.4公斤。在比较好的饲养条件下,7月龄体重可达90.4公斤,平均日增重559克,料肉比3.3。(ps:料肉比是指增重1公斤所需要的饲料,料肉比越低越好)

洋猪品种相对应的指标分别是:一窝产仔数14头以上,仔猪初生个体重1.3公斤,21日龄断奶数12头以上,断奶个体重6.3公斤以上,5月龄可达100公斤以上,平均日增重750克以上,料肉比2.5以下。

而且,中国土猪一般一年才能出栏,洋猪只需要6个月,时间缩短整整一半。

可以说洋猪在各项养殖指标上全面碾压中国土猪。

从需求端来看,以前那个一穷二白的时候,吃肉是人对脂肪的追求,如今人们吃肉是对蛋白质的补充以及更高层次的吃货追求,肥肉是没几个人爱吃的,而中国土猪的瘦肉率要比洋猪要低20%左右

而且猪肉是一种很日常的消费品,大部分消费者都不愿意花高价去购买猪肉,性价比是大部分消费者的追求。

土猪的养殖成本远比洋猪要高得多,先不说高端的“味央猪”,现在比较常见的壹号土猪售价远比普通的猪肉要高很多。土猪也是近几年开始以“消费升级”逐渐打开市场。

从某种程度来说,养殖成本和销售价格之间的矛盾是中国土猪逐渐被洋猪替代的主要原因。

现在来看,对于地方猪的保护,当然是非常有必要的,国内的地方猪各有各的特色,比如东北民猪的耐寒、太湖猪的高产、八眉猪的穿越4000年历史长河等,都是有极大的科研价值。

而且很多研究表明,地方猪在抗病力、母性、肉质以及加工性能上要优于洋猪。

但是如果商业化无效的地方品种,逐渐消失也成了必然,因为没有企业愿意饲养。

洋猪病了

中国的土猪岌岌可危,洋猪也不好过,因为它们病了。

2018年8月1日,辽宁沈阳发现首例非洲猪瘟,这将是一个麻烦的开始……

非洲猪瘟1921年在肯尼亚发现,之后走出非洲,截至2017年,全球共有52个国家发生过非洲猪瘟,其中31个非洲国家,7个欧洲国家,4个拉丁美洲国家。存在已经快要100年了,但仍然没有有效的疫苗可以防控,消灭它们是唯一的办法。

在过去,确实有国家为了彻底杜绝非洲猪瘟,将国内的猪全部扑杀,比如海地。

非洲猪瘟病毒十分顽强,这个病毒一旦进来了,就很难彻底根绝。尤其是像中国还是大规模散户主导生猪养殖市场,馊水养猪再常见不过了,这就形成了一个病毒循环。

所以沈阳发现了第一例,就绝不会是最后一例。

自8月3日非洲猪瘟疫情降临我国后,在150多天时间内全国23个省份发生了100起疫情,并且这个疫情有可能长期化。

在非洲猪瘟疫情爆发之前,生猪经纪人依据各省市生猪价差,将肉猪调运到全国各地牟利。

疫情爆发之后,由于传染性很大,所以被感染省份的猪猪肯定不能被销往全国的,它们唯一的归所只能是天堂了。

像河南、山东、湖南、湖北、河北外调猪肉量排名全国前五,一旦禁止猪肉产品省际调运,省内猪价将会大幅下滑。

产区生猪与猪肉调运受限导致销售受阻,养殖企业滞销现象突出,不但利润亏损,本金也会面临损失,产区已经开始出现了产能淘汰的行为。

下游的猪卖不出去,传导至上游的养殖企业也丧失补栏的积极性,这个将会影响今年生猪的供应量,长期来看,2019年猪价上涨已成为定局。

下图这个是辽宁省生猪价格走势,可以看到自非洲猪瘟爆发之后猪肉价格在高位徘徊了一段时间,疫情得到控制之后猪肉价格开始稍有回落。

全国来看,疫情爆发之后猪肉价格也在高位企稳。从过去的疫情爆发来看,非洲猪瘟不是一个容易控制的东西。对龙头企业来说,只要自家的猪厂不感染病,2019年大概率是收割一波的。

洋猪虽然病了,但是却加速行业去产能,拉动一波猪肉价格上涨行情,土猪没病,但是它已经没有行情了。

结语

以前总说,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如今,一只猪的命运不仅依靠个猪努力,也离不开历史进程。

对于中国土猪,它已经很努力在这片土地下活着,但仍逃不过市场这个恶魔之手。

当今的世界就是,你能不能生存下去,还轮不到你自己把握,于猪是如此,我想于人也是如此啊。​​​​

赞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