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笔记:那些为独角兽默哀的90后

我勒个wolege.com

© Han涵

2018年的冬天特别寒冷,比天气更冷的是互联网。无数自认为是独角兽的企业从云端跌落,坠入冰窟时的哀鸣让围观者痛苦万分。

其中最伤感的,是某些年轻人。他们用曾经的梦想,为独角兽的逝去,做了忠实的纪录。

今天,我想为你分享几个,身边90后朋友的真实故事……

会花钱比能圈钱牛

已经很久没有看到阿杰发朋友圈了。

我和他最后一次聊天,是微信里调侃:“你们自己退押金也很难吗?”

没有回复,可能他忙得忘了回。

跨年夜,想祝他新年快乐,得到的回复是:“您已被对方删除。”

两年前,从新华社辞职,阿杰加入了ofo,经常在午夜或凌晨发一些很光彩照人的朋友圈。

今天在特拉维夫开发布会,明天在悉尼做推广活动,马不停蹄的穿梭在世界各地:柏林、维也纳、新加坡……耀目的黄颜色满屏都是。

后来,他向我咨询如何吸引投资人,言语中透出一股俯视众生的霸气,好像明天就要自己承包一片海外市场进入创业模式。

再后来,他发的朋友圈越来越迷茫,危机感越来越强。

再再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我不是唯一被他删除的圈中好友,从旁人那得到他最近的消息是,其实已经待业在家两月有余。

我不想去分析ofo的成败得失,也不关心谁套现了多少、谁错失了几多。至于那么多人的199元下落何在,也肯定终有定论。

我觉得很可能无解的是,那些原本意气风发的青年才俊在遭遇了打击之后何去何从。

同样是青春热血,戴威肯定可以卷土重来。而像阿杰这些被泡沫崩溃震醒的年轻人,是否还有再战江湖的雄心和耐心?

在他离开体制内去这家公司的时候,我送他一句话:“只看前路,莫问初心。”

当时的我,对于红的发紫的共享经济感觉是雾里看花,有疑问,有期待。

ofo是为数不多的国内战场仍在焦灼,就迫不及待走出国门的创业公司。国内都没站稳脚跟,海外风险多大,不用多说。

在一个前途未卜的公司,做一个锦上添花的业务,阿杰选择相信那些豪情万丈的预言。

共享单车的商业逻辑很简单,市场前景也确实不错,但是对于精细化管理的要求显然更高。

天冷电池不给力,单车在地图上“丢失”;小朋友骑了没上锁的单车,遭遇交通事故,被起诉;欧洲用户抱怨乱停乱放,故意毁弃。

这些问题不是ofo独有,各家都会遇到意想不到的困难。

科技、法务、公共关系……太多隐藏在日常中的难关需要攻克。巨大的运营压力,绝非一个年轻的管理团队能天天面对。

有消息称,ofo最红火的时候,前台招聘都用猎头。

我始终有一个观点:

会烧钱比烧多少钱更重要,要把钱用在刀刃上,也就是和时间赛跑的关键地方。这才是创业公司精细化管理的核心价值观。

共享经济的潮水正在慢慢退去,下一波弄潮儿,该思考一下精打细算的事儿了。

你也不会年轻太久

京东的市值一度迫近发行价,许多评论认为,除了那件意外,这是人口红利消退的影响。

这些大公司的事儿,似乎非一线城市的年轻人并不关心。他们还没有攒够一套婚房的首付,期权和股权有什么区别似乎太过遥远。

小K刚从澳洲留学回来不到半年,就经历了第一次失业。按他的话说,是自己主动离开的。

拿着一个月1500块的底薪,3个月他只做成了8个客户,平均每个月不到3个,没有达到最低考核标准。他在一个寒风阵阵的周一,从这家知名留学机构的南昌中心走人。

跨出大门的那一刻,他好想再回到学校:现在才知道,当年给我做辅导的那个咨询老师有多不容易。

业务难开拓不是问题,小K失望的是整个教育行业。

给他的客户名单都是被其他机构打滥了的,很多人一听是留学,就立马挂电话;参加展会,来咨询的家长开口就问能不能去某某著名大学,而他们的孩子,高考成绩比三本线还差几十分。

“获客太难了,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行业的营销手段第一步仍然主要靠cold call。”

和五年前我出国那会一点没变,他说。

那干嘛不去一家线上教育机构?这个念头小K不是没动过,但马上又打消。

“在线教育公司大部分都在北上广深,而且今年他们日子也不好过。”

小K说的似乎是一个事实。

东方财富数据显示,2018年港股上市的7家教育公司,共计跌掉近百亿元市值。英语流利说2018年9月上市,最新一季度财报中亏损幅度同比扩大120%。

放开二胎的政策曾经一度让在线教育产业颇受市场青睐,但雷声大雨点小,愿意花真金白银的投资人越来越少了。

前瞻研究院数据显示,2016年在线教育市场年增速攀升至27.3%,2017年起增速开始回落,2018年预计年增速21.1%,2019年将回落至16%。

小K的一个同学在上海某K12在线教育机构打拼,如今正考虑回南昌考公务员。

“他发现所在的机构上市无望了,至于这个行业竞争有多激烈,看看发际线就心疼。”

我曾经和一位知名在线教育上市公司的创始人聊过,家长对于在线教育的需求还是很旺的,但要求也越来越高。

这只能说明一个道理:“靠人口红利快速发展的窗口期已经过去,下半场早就白热化了。”

小K的一个朋友在成都,是某平台的明星老师。以前,她在家里录课,发给北京的公司做后期。现在,她得打飞的到北京按要求录完,现场调整,还得做一些粉丝互动的宣传活动。

“不然很难卖出量”,她说,这是2018年的变化。

不仅是在线教育,音频课等知识付费产业都感觉到了寒意。

一位资深的投资人告诉我,他们从去年开始就再也不看C端项目了。

“毙掉了好几个文化类项目,没有大平台流量支持,肯定没前途。”

他认为:人口红利不是消失了,是给中小互联网企业和创业公司留的空间不多了。

而那些原来网上大撒金银的青少年也正在变得理性。

调整答题的内容,与饿了么合作推出会员服务,哔哩哔哩似乎在想方设法获客。其2018财年第三季度财报中,净亏损率从同期0.4%提高到19%,不太乐观。

不得不说,风头无两的B站也得为抓客户开始操心。

小K也准备考公务员了,他觉得自己不再年轻,需要以更成熟的心态来面对社会。

独角兽不会老,但90后们会。

再聪明的狐狸也别斗猎人

当大妈不在菜市场讨价还价,去参加区块链论坛的时候,也是你该撤出这个领域的时候。

我觉得任何一个东西都应该有基本的门槛,如果降得过低,说明有问题。

比如,虚拟货币。

弟弟Tim在纽约工作一年,一时兴起,买了比特币,不多,但也耗费了半年积蓄。

他问我,是不是要卖了当房贷首付?

那时,正是美国房产市场高位,我想都没想就回答:“卖掉,买个核心地段的小房子。”

他纠结了几天,遵从了我的意见。

没多久,美国房市开始松动,他有点后悔了。后来,比特币一落千丈,币圈神话破灭。他还住在那个小房子里,至少不用为经常搬家发愁了。

对于大多数人,刚需远比投资重要。

更别说,那点可怜的账面资产,想跑赢自己的物质需求,只能投机,等同赌博。

想起我妈问我要不要买个保险产品,复利,二十年后可以翻一倍。

我问她有多少钱,十万块,那二十年后是二十万。二十万放现在能买什么? 全家欧洲游都去不了两次。

对于大多数人,本金远比增长率重要。

明白这个道理的,不只是那些P2P维权人士,更多是被P2P公司裁掉的员工。

和在最红火时候选择跳槽的某些人不同,小王是一家杭州P2P平台最后留下来的员工。

“最好的那段,公司一个月发了十几万奖金,我刚毕业不到半年,感觉下一步就是财务自由。”他边说边盯着手机股市行情,仅剩的一点存款现在也套的很牢。

至少还有回盘的机会,比平台跑路分文不留,强多了。

其实在坏事前好几个月,山雨欲来的气氛已经让员工人心惶惶。内部资金链断裂的传言总被创始人否认。为此,还召集过几次抓内鬼的会议。

一些人离职去了消金公司和互联网小贷机构。刚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竞争力差点意思,小王选择赌一把。

既然是赌,就博个大的。

为了稳定人心,公司给内部员工的利率比挂牌价的高出一倍,他把奖金几乎全都投到了平台上。

“公司还请了许多专家,跟大客户做交流,分析市场。我听着觉得,这就是一阵风的事情,很快就过去。再加上据说投资人背景很牛,有点神秘,应该我们能做好应对。”

他现在觉得,自己当时太天真,再厉害的背景能和宏观形势抗衡?

走的人越来越多,小王账户里的数字却不断增长,直到有一天他发现那真的只是一堆数字。

提不出款的那一刹那,他心情平静。用手机截了一张图,告诉自己:我也曾,好像,赚到过这么多钱。

随着P2P平台和虚拟货币交易机构大批死去,这一波狂飙突进算是彻底被大众抛弃。

你总是盯着账户里的数字沾沾自喜,没有去思考这一切是不是合理,更别提了解多少市场行情和产品信息。

这是在玩火。

天上不会掉下馅饼,过于沉迷,等来的是猎人的枪口。

借用一句著名投资人饭后闲聊时的话:

执照都没有,就想空手套白狼,你看的下去?

可惜,太多90后被这些狐狸骗了。

提前站好队未必稳

李姐谈好了最后一个员工的离职补偿以后,开始打包自己的东西。

90年的她,面对一堆95后游戏产业人,早就成了姐。

当时薪酬翻了1.5倍,从BAT加入到这家游戏公司,没想到结局是一地鸡毛。

创始人挖了李姐的上级,她也跟了过来。不久,就开始了这段经历中最重要的工作:“裁员。”

“我们还算不错的,有BAT投资背景,比较正规。基本上员工都拿到了赔偿,也有能力强一点的去了别的公司。”

她还说,行业里很多扛不住的创业公司都是用减薪方法逼员工自己走人。

除了政策原因,太多游戏公司因为高昂的推广费用而面临难以为继。没有大流量平台的加持,获客成本把预期利润吞噬的一干二净。

不仅是游戏公司,所有to C的公司都面临同样的问题:

站队。

当一家巨头伸出橄榄枝的时候,创始团队不得不进行选择。选择了任何一家,可能搭上顺风车迅速发展,也就拒绝了其他家的流量。

某饱受诟病的公司不到三年就上市,让众多创业者明白,有个靠山是多么重要。

对于普通员工,看投资人背景同样重要。

李姐说,自己对于要不要跳槽纠结了很久,最终下决心的因素还是看中了这家公司的投资人是某巨头。

有大平台支持,就有了相对稳定的流量。

手里有粮,心中不慌。

毕竟,这个冬天太冷了。

临近2018年末,裁员和缩编的消息在社交媒体平台上一波一波的爆料。有人还做了汇集帖。

某公司先裁掉新员工,有人管理培训生的身份进去,培训期没过就失业。

这家做线上贷款分期的公司最终抵挡不住员工的压力,赔钱了事。

“现在的年轻人维权意识普遍很高,而且有一百种办法各种折腾,一般还想继续好好发展的公司不会公开撕破脸。”

李姐这样解释为何新人在这家还能要到赔偿。

但是她也提醒:那些打定主意要跑路的地方肯定镚子儿不出。

我的一个远亲孩子从某985大学毕业,眼光挺高,但是专业比较冷门。

碰壁了几次,被一家有大平台投资背景的娱乐业初创企业录用。

在望京SOHO办公,加班到深夜都有种都市白领的满足感。但是和她一样的年轻人可能不知道,那些璀璨的灯光和工资单并没有本质联系。

老板没有预期的失联了,她靠家里接济才买了回去的机票。

不是每个站好了队的初创企业都能稳如泰山,创业投资本身是风险巨大的事情,年轻人的加入同样也是用时间做投入。

李姐现在去了一家劳务派遣公司,做回了老本行,新工作的重点是做招聘。

那些工作1到2年的95后们,她很欢迎。

“我一般不太会纠结面试者上一家单位是不是大企业,做了有内容的工作,就有价值。”

李姐给的建议是:下一份工作能不能衔接好,关键是看你上一份做了点啥。

市场有高潮有低谷,不是所有人都能踩对点。

人生有顺风有逆境,但愿你能保持平常心。

独角兽跌下神坛,不必太在意,不管是参与者还是观察者,你已经有所收获。

你,可能是阿杰,可能是小K,也可能是Tim和李姐。

2019,是你们这批最早90后,“三十而立” 前的最后一年。

别怕,让我们再次整装,坚定出发。

你,可以。

赞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