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女主播:随“解放”大货车一路放飞自我

90后女主播:随“解放”大货车一路放飞自我

在中国的公路上,呼啸而过的大货车常见,而坐在车中的人,却仅有着模糊的面孔。三千万名大货车司机连通着中国经济的命脉,也撑起了一个个中国家庭。

“这人间袅袅炊烟,和风花雪月浪漫……”

《一曲相思》的音乐响起。

“进来的老铁把红心给娜妹儿点点亮儿,人多人少气势不倒,感谢老铁送来的‘安排’!感谢‘俄罗斯大马戏’送来的‘牛头’!感谢点亮!我们冬天不去拉萨,五六月份跑那边,这个时候跑新疆,倒短啥的。”

“你有什么理想吗?”网友问。

“我的理想就是中五百万!然后开个货站,不挣卡友们的差价,让你们都拉上最好的活!”娜妹儿笑着说。

葫芦岛的娜妹儿

在一片拆迁废墟中有几间没被拆的房子,这是娜妹儿以前住的地方。娜妹儿的父亲、继母以及同父异母的妹妹就生活在这里。

房子加院子一共二百三十多平米,是娜妹儿的父亲变卖老家唯一的房产盖起来的。2016年开发商要在这里建能望海的商品楼,娜妹儿一家因为历史遗留问题没有取得房产证,拆迁款只能赔付五十多万,他们不同意搬迁,和开发商协商无果后就一直僵持在那儿。

娜妹儿刚出生不久,她的父亲就在一次交通事故中摔坏了腿。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父母之间的关系愈发紧张。9岁那年,父母因感情不和离婚,娜妹儿跟随父亲和继母,母亲则带着哥哥去了葫芦岛。

母爱的缺失,让娜妹儿过早体会了生活的苦涩。16岁那年,娜妹儿放弃了学业来到葫芦岛和母亲一起生活。

也许是内心的伤痛需要寻找一个发泄的出口,娜妹儿的青春期叛逆、乖张,她用抽烟、喝酒来麻痹自己,直到遇到占东。娜妹儿总说占东对她好,从相识到相恋已经两年,娜妹儿记住的全是两人相守的点滴——占东会在自己急性阑尾炎发作的深夜送自己去医院,手术全程陪伴左右;会给自己买平时不舍得买的口红,虽然自己未必真要……自从与占东在一起,娜妹儿愈加理解了陪伴与家庭的意义。

第一次用快手录制短视频,是娜妹儿在贵州一个服务区的湖边,没想到被推荐成了热门,一天涨了一万多粉丝。从最开始的新鲜好玩到现在,直播间成了娜妹儿和朋友们畅所欲言的地方。

走上“女主播”生涯,与占东父亲老刘的职业也有关系。

老刘是转业军人。那年他23岁,从小货车开始开,二十多年后,小货车变成了半挂牵引车,车头加上斗子将近17米长,载货32吨。因为明了这个职业的危险性,很多老司机不愿意带着家人跑车,但老刘不是,他希望儿子学习一门技术,通过劳动体会到生活的不易。就这样,老刘、占东、娜妹儿成了跑车三人组。

娜妹儿跟着大货车走过西藏阿里的无人区,到乌鲁木齐五彩湾拉过煤,山东寿光拉过蔬菜,四川都江堰卸过废铁,广西拉过香蕉,云南瑞丽装过西瓜……大货车彻底改变了这个90后女孩的生活轨迹。

一年冬天,夜里11点多,大货车电瓶没电了,打不着火,他们等了半天也没见一辆车停车。去年从阿里无人区到叶城县,那天正好是八月十五,三个人想着赶紧下山找个地方吃饭,结果下坡的时候方向盘失灵。老刘当时对娜妹儿和占东说:“你们别怕,有我!” 那里是无人区,没有信号,幸亏遇到巡逻的解放军,把娜妹儿和占东送到服务站打救援电话。也是去年,在新疆九鼎农贸批发市场等货装车,市场只准许一辆车一个人进入,占东和娜妹儿站在零下三十八度的露天等待,头发丝都冻成了冰条也没拉上货。

这样的经历不胜枚举。

娜妹儿的很多粉丝都是大货车司机,大家在这里询问走货价格、路途天气提醒,如同一个流动的家。

直播间里也会有人问娜妹儿:“你这么漂亮,而且已经有46万粉丝了,为什么还出来跑车,做这么辛苦的工作?”

“我的主业不是主播, 是跑车。靠谁不如靠自己。”对于娜妹儿来说,和占东在一起的生活充实、踏实。“找男朋友得找个对你好的,有钱不是最重要的,最关键的是得善良。”

2018年12月,老刘贷款买一辆新车。新车新铺盖,娜妹儿和妈妈、占东一起去市场挑了两床新被子、几盘鞭炮,采买了生活用品。

16岁的娜妹儿想逃离的父亲的家,源于一个孩子对父亲的怨恨和对成人世界的无法理解。不分昼夜的跑车,路途上风餐露宿的各种遭遇让娜妹儿对父母有了更多体谅。如今,每次出车前,娜妹儿都要回去看看父亲,给他买点东西,嘱咐几句。

“我爸是个不善于表达的人,每次他给我打电话,我就知道他是想我了。”看着一步一跛离去的父亲,娜妹儿说:“也许是我长大了,不恨他了,谁让他是我爸。我希望他能过得好。”

跑车三人组

1月15日,新车的第一趟拉货之旅从葫芦岛开始,放空400公里经内蒙去河北的围场拉土豆,然后直奔重庆,全程大约二千三百多公里。

买了新车,意味着每个月要还两万多的贷款。为了省钱,这放空的400公里,老刘只能走底道。

5点17分,过建昌县,一年没走这里,桥口设置了横栏,限高3米。绕路在所难免。大货车最怕遇到这种事,经常几个小时都绕不出去。在路上走走停停,终于在路边碰上一辆大货车司机询问了路线,此时已是7点37分。

按照大货司机指的路线终于走上正轨,乡道上是一辆辆的大货车,路面到处坑坑洼洼。

7点43分,在颠簸的乡道上,娜妹儿开始直播。

晚上9点,大货车经停一处小饭馆。经历过明抢、暗偷的老刘害怕油被偷,不愿意下车吃饭。一趟车下来利润本就没有多少,如果油再被偷等于白干。

吃上一口热乎饭菜、睡个踏实觉,对于大货车司机来说都是奢望。一是吃饭时间不固定,饥一顿饱一顿。二是饭不能吃饱,吃饱了容易犯困。一些饭店还专门卖过期了的饭菜。饭店里卖的“红牛”,是大货车司机们用来维持体力的“兴奋剂”。

对于娜妹儿来说,鸡蛋灌饼就咸菜是最可口的伙食。可服务区里15块钱的鸡蛋灌饼,对于她来说实在是太贵了。

夜里9点40分,娜妹儿的妈妈来到直播间。“妈!我想吃你焖的大米饭,想吃青豆!”娜妹儿对妈妈说。

凌晨2点18分,一行人到达围场,室外温度零下18°。老刘找到一处大货车停车场,他们今晚就睡在车里。高速四个小时十一分的路程他们走了将近十三个小时。

凌晨5点多,老刘从梦中惊醒,以为有人偷油,穿起衣服下车查看。娜妹儿说老刘一个晚上脚上都在做着刹车的动作。

早上9点,老刘按照货主要求到达指定地点,结果等货主挑完货、装完一整车土豆,已是晚上6点。这一路要从开夜车开始了。

我的愿望是过上小日子

1月19日午夜0点01分,娜妹儿一行人从重庆拉了一车橙子奔赴乌鲁木齐,刚加了3620块钱的油。3100公里,预计50个小时到达。

“你困吗?”

“不困,我得陪我叔说话,省的他困。这个隧道长达6022米……”1点31分,娜妹儿在直播中说。

“你有什么理想吗?”

“我希望过上小日子。有个自己的房子,有点存款,有份自己喜欢的工作。我只想成为普普通通的人,过一辈子。”

经历了青春期的迷惘,看到了社会的底色,娜妹儿也正凭着自己的努力拼命生活。她是拥有46万粉丝的女主播,也是一个普通的90后女孩。​​​​

赞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