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皆可乡村爱情

我勒个wolege.com

© ​​北方公园

在主导“乡村爱情”系列的十几年里,赵本山有两次因为这部剧的研讨会上过新闻。

第一回,是《乡村爱情2》刚在央视播完,央视审片组专家李淮、北电院长张会军、白岩松、敬一丹等人攒了个研讨会,赵本山带着乡村爱情剧组的几个演员特地来北京参加。

研讨会一开始,赵本山就拿出非常谦虚的姿态,称在座的各位专家学者是医生,“大家今天都是来给我和《乡村爱情2》看病来了,非常感谢你们给诊断把脉,小毛病提醒我注意,有瘤,下次我就动手术切了。”

大家纷纷表示哪里哪里,近4个小时的研讨会上,从张会军到白岩松都对《乡村爱情2》大加赞赏,肯定它的艺术成就,“贴近群众、走进生活”,展望它的未来,呼吁赵本山尽快推出第三部,“坚持住淳朴自然的风格”。

一场研讨下来赵本山喜不自禁,当场表态会尽快投入到第三部的创作当中,“争取早点儿端出这盘农村喜剧大餐。”只是末了,他丢了个重磅炸弹,今后不再参加春晚了,问及缘由,他只说自己累了。

第二天,“赵本山退出春晚”就成了报纸标题。

第二回,是在《乡村爱情3》播出后,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组织召开了研讨会,赵本山又带着自己徒弟、剧组的演员来了。

这次真有人指出“乡村爱情”有“瘤”了。中传的一位教授当了真,于是他站起来讲了三点,主要是说赵本山被鲜花掌声蒙蔽了,《乡村爱情3》其实是一种伪现实主义:“人物扁平化,没有时代背景下共同群体的特征,也缺乏高雅的境界和博大的情怀。”

刚刚才说想听真话的赵本山,怒气冲冲,说现在专家学者太多了,估计都没去过田间地头,“我最了解农民”。末了撂下狠话,“不如您自己拍一个,如果收视率比这个高,我当场给您跪下。”

第二天,“赵本山发飙怒批教授”就成了报纸标题。

-1-

赵本山真心谦虚的第一回研讨会,是 2008 年,《马大帅》系列已经停了,乡村爱情系列刚落户央视黄金档,似乎比前两部他导演的农民题材电视剧都更有希望成为“国民剧”。

谁能想到十年过去了,这个剧真的还在拍。上周本来要开播的《乡村爱情11》,在播出前半小时突然宣布延期,微博上还引来大批网友的声讨,直到前天才重新宣布上线。

2002 年,一个叫张继的山东农民作家给哈尔滨电视台写了一部 20 集的农村电视剧,本来打算隔年开拍,结果被“非典”耽误了,这一耽误,本子就被赵本山瞧上了。赵本山一直惦记着张继,1998 年张继给他写过一部拿了大众电影百花奖的剧本,赵本山很开心,终于找着机会又合作了。

他要张继把剧本增加到 50 集,定位改成“农村青春片”。那一年《马大帅》续集快要杀青,赵本山正好有空,而且当初为了二人转生意搭建的辽宁民间艺术团里那些徒弟,已经在《马大帅》和《刘老根》系列里练过手了,拉过来演新剧方便又便宜。

就这样,《乡村爱情》顺利开机了。2006 年,这部农村爱情轻喜剧在央视 1 套率先开播,年底央视的收视调查机构索副瑞公布收视数据,《乡村爱情》创下收视新高,以 11% 的收视率把《武林外传》甩在了后面。

收视就是硬实力,剧组马上表示要筹拍续集,卖给央视,还在黄金档播出。采访里制片人说,已经向冯巩、郭德纲和周杰伦发出了邀请,希望周杰伦能出演剧中的一个地痞流氓,因不思上进,闹了不少笑话,“这个角色很有挑战性,是一个生动的小人物形象。”

可惜周董不想接受这个挑战。第二年《乡村爱情2》在辽宁省开原市开机了,赵本山亲自执导,传说闹僵了的范伟还演他儿子,最后电视剧赶在大年初三在央视 1 套播出了,开播 10 集平均收视率破 7,超过了同期孔笙的《闯关东》,最牛逼的是最高收视率居然超越了《新闻联播》。

黑龙江卫视、辽宁卫视、山东卫视等地方台买走了二轮播放权,分别再创收视高峰。成绩喜人,赵本山立马筹拍了第三部。

标准的两年间隔,《乡爱3》准时在央视 1 套播出。但这一季爱情少了,植入广告多了很多,很多观众都不满意,说这剧堪比当年春晚上赵本山另一个因广告植入被喷的小品《捐助》。

然而收视率给了剧组信心,同样是黄金档,该剧收视率稳居第一,所以兼任《乡爱》演员、本山传媒副总裁的刘流(刘大脑袋)在回应里说植入是大势所趋,下一部会把植入进行到底。

可以看出,三季的好成绩下来,整个团队都已经信心满满,赵本山众所周知的私人飞机也购买于这期间。

所以才有了后来研讨会上的那次赵本山发飙事件,据现场目击者描述,赵本山一度离场冷静情绪,徒弟唐鉴军(谢广坤)拿着毛巾跟随。因为这场争执,研讨会延后了近一个小时,离开前赵本山道歉,说看来自己不适合学术研讨气氛。

-2-

可能是为了向中传的教授证明自己很了解农村、了解农民生活,这次只隔了一年,《乡爱4》就播出了,但不是春节档,也不是央视黄金档,《乡爱4》的播出平台换到了北京卫视。

在回应为什么离开央视黄金档这么优厚的平台,“下嫁”北京卫视时,本山传媒称央视要求删戏,他们不愿意,这个回答很难令人信服。而因为《乡爱3》引起的各种争议,媒体把这事称为央视进步的表现,“捅破了社会上传说的赵本山跟央视有层特殊的网。”

网可能确实捅破了,从这一部开始,乡爱系列从北京台到江苏、天津、黑龙江等台,播出平台一降再降,再也没有回过央视,而且就在《乡爱5》播出的2012年,赵本山因病缺席了央视春晚,却出现在了辽宁卫视的春晚舞台上。

但乡村爱情和赵本山的黑暗时刻都还没真正到来。

从 2014 年 9 月开始,赵本山陷入了一连串风波。先是本山传媒出品的电视剧《爹妈满院》因“题材问题”在播出前一晚被紧急叫停,然后他接连缺席了包括中央文艺座谈会在内的好些会议。

10 月 19 日深夜,赵本山特地从《乡爱8》的剧组赶回公司总部,召集所有弟子学习座谈会上的讲话,第二天《人民日报》就点名赵本山,称“文艺圈的人都应有所触动、主动调整”。

之后赵本山继续消失在央视春晚主创名单里,参加的真人秀节目也被替换,最后甚至传出了他被控制的传言言。

只有徒弟大鹏发了条微博帮辟谣。赵本山继续销声匿迹,有传言说,他连买的飞机都卖了。直到第二年元旦,赵本山才出现在沈阳刘老根大舞台,调侃了一番自己被捕的传言后,他表演了两个节目,唱了首歌。

但最糟心的事还没解决,本山传媒主营的业务里有两大项,一个是刘老根大舞台的二人转演出,另一个就是影视制作,因为这次风波,刘老根大舞台受了影响,演出业务受损,如果乡村爱情系列再保不住,那就真是雪上加霜了。

当时《乡村爱情浪漫曲》(乡爱8)确实快折了,没有电视台愿意买。曾经抢着要的天津、山东、江苏卫视等纷纷离场,原定大年初三要播的黑龙江卫视临时撤档换成了吴秀波的《马向阳下乡记》,就连跟赵家班捆绑密切的辽宁卫视都以“版权费上涨”为由拒绝购买。

就这样从 2015 年初拖到年底,眼看快凉了,乡爱8的版权终于有了着落:腾讯视频出手买下独播权,顺带引进了前 4 部。

-3-

2015 年是乡村爱情系列和本山传媒的一个分水岭,电视台播放的路被堵死了,互联网上又前景未知,在内忧外患的夹击下,“乡爱”只能绝处求生。

腾讯视频针对互联网观众打出了一系列宣传策略,先是模仿美剧风格推出海报,海报上的剧名变成了《Country Love Story》,围绕剧里最出效果的几个角色,腾讯视频做了多个周边视频,有蹭热度的《其实 TFBoys 也是咱屯里人》、《高逼格权力游戏版乡村爱情》,有专攻鬼畜的《赵四在跳街舞》……

当时付费观看还不是主流,腾讯视频为了冲会员数做过好多尝试:买会员可以提前看《华胥引》全季、享受《芈月传》的2K蓝光介质等等,买下乡村爱情,腾讯视频也是押了宝,想靠这部剧再涨一波会员。

于是之前在付费剧方面的尝试都搬到了乡爱8上,60集的剧被分成上下两半,会员可以提前看。

电视剧上线两天后,百度贴吧里出现了一大堆求腾讯视频会员账号的,还有一部分人在豆瓣小组感叹:我居然为了乡村爱情充了腾讯会员。首播三天之后,腾讯视频公布播放数据:3 天破亿、观看会员量超千万;18-29 岁的观众占 73%,17 岁以下的占 11%;PC端和移动端的播放占比分别是 11.9% 和 88.1%。

乡村爱情系列被盘活了,有惊无险地从电视时代顺利过渡到互联网时代。刚成立不久的企鹅影视决定再接再厉,跟本山传媒签约买下乡爱第9、10部,并且参与出品和制作。

被放在春节档播的《乡村爱情进行曲》(乡爱9)果然没有让人失望。2017 年大部分人经历的开年朋友圈第一次刷屏应该来自一个叫“谢飞机”的小孩和他妖娆的舞姿,顺着这个梗,网友扒出了乡爱里谢腾飞的一大批表情包,热度一度赶超尼古拉斯赵四。

如果说 2015 年的《夏洛特烦恼》里,沈腾那个角色只是通过二次创作带火了赵本山给乡爱系列唱的主题曲《咱们屯里的人》,那风靡网络的“谢飞机”可以说是把乡村爱情带出了圈,有多少没想追剧的人为了一探究竟充了会员去乡爱9里看谢腾飞。

第二年乡爱10更猛,只播了上半部播放量就破了 18.5 亿,连带着本山传媒制作出品的其他一些网络大电影《槑头槑脑》、《彪哥闯奉天之做梦没想到》,点击率也水涨船高。

当初被电视台“抛弃”的乡村爱情,被迫拥抱了互联网,结果阴差阳错,适应得比谁都强。

从网络独播以来,乡村爱情凭借各种 meme 在社交网络上蹿红,吸引了一大批与以往央视受众不一样的年轻观众,悄无声息拓展了这部剧原本的受众群。

知乎 ID 白蜜的用户在“如何看待赵本山等主演的《乡村爱情故事》”下面提到了乡爱这十年间受众群的嬗变,“发生变化的是时代心理——对现代化毫无疑义的认可和追逐已被渐次祛魅,人们能够以更加从容的视角去消化这部乡土剧中独有的幽默,而不是对此嗤之以鼻。”

互联网上此起彼伏对乡村爱情的二次创作、营销号们爱发的剧情截图都证明大家对这个剧的功能需求,已经从“反映时代背景下农民群体的共同特征”到了提供消费、解构的文本,支撑审美优越,所以它被批低俗、丑化东北农民、剧情拖沓都不是大部分观众在意的。

与之相呼应的,是2016年因为一篇刷屏的《残酷的底层物语》,一款号称从没做过推广的短视频 APP 快手出现在大众面前,而那个时候快手的用户数量早已突破了3亿,这款同样被批低俗,大部分用户来自二线以下城市、最高学历低于高中的APP照样吸引了一二三四线城市年轻人的喜爱。

赵家班也欢快地拥抱了互联网观众的这种消费,没出轨之前,在乡爱里扮演赵四的刘小光在快手里混得风生水起,主动把邪魅、亚洲舞王这种戏谑标签跟自己绑定;《乡村爱情11》要播的时候,#谢广坤 胖成和珅#、#谢广坤 秃头# 成了新的热点,广坤叔的扮演者唐鉴军主动转发微博回应,又上了一次热搜。

去年年底,王源在生日会上掏出手机拍照,被粉丝扒出用的手机壳是穿着 Supreme 的刘能。而刘能的扮演者王小利,最近在山东卫视彩排春晚,特意给记者展示了一下他的新手机壳,上面印着的正是王源。

拥抱 meme、跟流量积极互动,乡村爱情系列的班底都在认真倒向互联网,连直播赵本山都已经规划在内,除了多次给自己的网红女儿球球站台,去年,球球名下已经多了一家注册公司,主营业务就是直播。

2014 年网友做过一个长寿剧品牌估值,乡村爱情系列以 3 亿位列第一,《还珠格格》和《爱情公寓》都被它挤在后面。就算单看显性收入,它也表现亮眼,2015 年的时候单凭广告植入就已经能收回 4000 万,更不要说还有首播二播、网络版权费。

师父带头徒弟出演、场地自备,乡村爱情系列以极低的制作成本和高收益支撑着它的寿命,可以说只要有人看,本山传媒就可能一直拍下去。

而这一次,嚷嚷着“我为了看乡村爱情11特意充了会员,你跟我说延播?”的年轻人们,再次给他们吃了颗定心丸。​​​​

赞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