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会沦为“环杭州城市”吗

我勒个wolege.com

文 / 叔的刀法

最近上海比较焦虑,焦虑到要成为“环杭州城市”。一向救苦救难的秦朔老师则写文章鼓励上海成为“众城之神”。

其实上海的焦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前段它还焦虑自己不如深圳会创新。深圳好歹也是一线城市,现在上海已经焦虑到要变成杭州郊区了。

记得十九大前发行过一张纪念邮票,邮票上有北京、上海、深圳、杭州,没有广州。邮票出来那天焦虑的是广州,这是要被杭州挤出一线城市啊。杭州有什么,杭州有阿里巴巴。杭州还有什么,好像没了。也就是说,一个阿里巴巴让杭州把广州挤下去了。

同理,一个阿里巴巴要让上海成为“环杭州城市”了。上海的痛,在于没有阿里巴巴。上海曾经有机会有阿里巴巴来着,但是上海看不上,赶到杭州去了。上海是玩钱的,钱生钱来得多轻松,来得多魔性,有钱玩干嘛要辛辛苦苦搞企业。但是现在情况变了。

首先是上海没钱了。前段时间有篇文章《上海金融业大幅萎缩》,里边有组数据,截至10月底,上海各项存款余额112100亿,较去年底的110511亿,只有1.4%的增幅;而全国同等口径的增幅是8.3%。也就是说,钱不往上海去了,上海吸引资金的能力在大幅萎缩。什么原因我不知道,但是很显然上海人轻松地玩钱生钱的日子快要过去了。上海是金融之都,没有钱玩了当然要焦虑。再焦虑可能要担心成为苏州郊区了。

我们再看看杭州,一个GDP只有广州二分之一强的省会,先是让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说把广州挤出一线,然后让侠肝义胆的秦朔老师担心上海要成为环杭州城市,为什么呢?

杭州有阿里巴巴,除了阿里巴巴可能杭州也就没什么了。为什么有了阿里巴巴,杭州就变得这么厉害?我觉得这里边有着划时代的大趋势和大变局。

提个问题,什么叫现代社会,什么叫古代社会?一言以蔽之,东西流动起来叫现代社会,东西流动很困难的叫古代社会。可以流动的东西有三样:人、财、物。人先不说了,现代社会各大城市争的主要就是金钱流和物流。能像上海那样玩钱的自然最高级,能像广州那样玩物流的虽然没有上海玩钱的高级,但也足够撑起一线城市。广州从唐朝就是中国最大的外贸窗口,这个地位一直到计划经济年代的广交会都没改变。直到今天,广州有着据说20万的非洲兄弟在倒卖小商品,仍然稳居物流之都。

那么广州的物流之都为什么堪堪要被杭州挤出一线城市呢?因为杭州有阿里巴巴。阿里巴巴是高科技企业,但这不是核心。核心是,阿里巴巴是一家占据数据上游的数据公司。阿里巴巴本身不生产任何一样商品,它也不卖任何一样具体的商品;但是它由于交易平台而产生的海量数据,让它比任何具体商品都值钱。换言之,阿里巴巴的数据流比任何物流都值钱。

这样,划时代的大趋势大变局也就呼之欲出了:我们社会的“流动性”正在发生巨变,从以前的金钱流、物流,变成数据流、金钱流、物流。这其中,数据流和金钱流占据顶端,物流的重要性越来越低,甚至正在变成数据流的附庸。物流变成数据流的附属品,在电商、外卖和快递行业极为明显。也正是这个缘故,顺丰快递拼命也要保持独立性,因为它无法舍弃数据流而仅仅成为物流末端。

北京和深圳继续保持一线,保持高科技创新能力,很大程度是因为,北京有百度,深圳有腾讯,这两家都有着不逊于阿里巴巴的数据能力,同样占据数据流的顶端。腾讯与阿里巴巴最大的竞争战场之一,也是在数据层面,在各自的云服务。这是战略性的根本争夺,都是要占领数据流的制高点,重要性绝不亚于金钱流。

我们回来看看上海。上海有钱,虽然资金的流入速度在放缓,但是在可预见的未来,上海的金融之都还无法动摇。那么上海人焦虑什么呢?根本原因在于,金钱流虽然继续非常非常重要,但是数据流的作用起来了,而上海在这方面可以说非常薄弱。目前可能还是金钱流的作用略大于数据流,但是未来呢?恐怕不好说。这个意义上,上海人虽然坐拥金钱,却有着一个不确定的未来,所以上海人焦虑了。

如果不能在数据流方面分一杯羹;甚至,如果不能从根本上对数据流有所作为,上海的金融之都地位可能是保不住的。钱并不注定留在哪里,钱会自己去寻找新的机会。如果金钱流与数据流注定合二为一,上海说不定真的会成为第二个广州。

上个月去上海开会,我注意到上海发展起来一批数据服务型创新企业,其中好几家是我的朋友们在做。这说明上海人绝不缺乏创新与创业意识,反应够敏捷,做事够务实。但是这里边有一个巨大的问题,就是这些创新企业都不拥有数据本身,而是从大公司大平台的数据接口寻找机会,包装成自己的产品和服务,再推给客户。

如果是一个二线城市,能做到这一层无疑已经很了不起。但对于上海的野心和自我期许来说,就显得远远不够了。以上海的一线地位,当然应该有自己的数据和平台企业,就像阿里巴巴之于杭州、腾讯之于深圳、百度之于北京,也就是彻底占据数据流的上游和顶端。但是上海没有,很显然没有。

在一个数据流金钱流并举、甚至数据流合并金钱流的未来,这样的上海当然需要焦虑。相比除广州之外的其他一线城市,上海缺了一条腿。而杭州,由于数据流的优势,的确有跟上海平起平坐的可能性……

上海人是最会玩钱的,但钱不见得永远跟着最会玩钱的人走,钱会跟着机会和趋势走。而上海人显然已经看见,机会和趋势并不见得永远都留在上海。

香港就是一辆前车。

赞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