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农村的我,好想在城里买套房

我勒个wolege.com

文 / 怀左同学

01

大四的时候,我跟着老潘工作过一段时间,他当时在做生意,而我,帮他看管其中的一处。

他比我大八九岁,聊城人,之前在北京工作了几年,面带风尘,用他的话来讲:“钱不好挣,都是这几年给愁的!”

小本生意,所以他操心的地方很多,进货,销售,盘点……没有一天可以闲下来,而我,经常还会在半夜收到他的消息,说哪里需要改进,哪些货下次就不进了,因为没有新意。

按我的估算,纯收入,他一年可以拿20万左右,以我当时有限的想象力,我觉得这已经够多了,实在没必要那么拼。

聊起这事时,他顺手把嘴里的烟灭了,以少有的严肃表情和我说:“兄弟,你不知道,我已经30多了,想结婚,但对方要求我得有房……”

突然两个人就不说话了,半晌,相视一笑,然后他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好好干吧!”

没什么好说的了,那一刻全都懂了,原来所谓的拼死拼活,所谓的不分昼夜,都是为了买房,能在这个孤独的城市里生根,为了能在30岁以后,有一处安放自己身体的地方。

老哥,你说,是不是还有一个原因,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交代呢?

他们说没被善待的人最懂善良,这一点,我还没能体会到,我只知道,来自农村的我们,拼尽全力,想在城里安个家。

穷人,最懂穷人的不易。

02

说实话,我也想在城里买套房,因为我们的山村,已经走得快没人了。尤其过年回家,小时候家家灯笼的情景没有了,烟火还在,但鞭炮声,已没那么响。

半辈子,攒下钱的,这些年,全搬到了城里,他们回老家时,还会和以前的邻居打招呼:“哎!有空去我家坐坐,冬天,暖气很热乎的!”

父母只能笑着应和,之后,还得往火炉里添几块新炭,天太冷,炉火旺一点,暖和。

我家半辈子的钱,在前些年母亲的一场大病中,花完了,此外,还欠下亲戚朋友几万元的外债。普通人家,由小康到赤贫,也就是一夜之间,真遇上大事,才知道钱的重要性。

不只是我家,我姨家后来也摊上了事,哥哥的朋友醉酒后和外地人起了争端,持刀杀人。当时哥哥也在场,虽未拿刀,但卷进去,前后一年多官司,几十万,就这样出去了。

两家人都沉默了,眼泪,不甘,对未来的幻想破灭时,触手可及的,全是冷冰冰的现实。

仿佛对于农村人来讲,买房成了首要的任务和梦想。但我们都没买成房,还得再奋斗几年,这一晃,也可能是十几年。

好在人没垮,男人都还在,今年过年,一大家子人聚会时,大姨夫对哥哥说了一大段话,我当场就落泪了。

他说:“咱家出了这么大事,但我没说你一句不好,不是因为你是我儿子,而是我觉得你30多岁了,长大了,该他妈懂事了!以前喝酒打架乱交朋友,我不说你,白花几十万,也无所谓,我就当花钱给你买个教训。你自己也有两个孩子了,你也当老子了,以后,像个正儿八经负责任的爷们儿,行不行!”

他们父子喝了一杯,敬往事;我们全家一起举杯,敬来年。

心里和明镜似的:人在,什么都会有。

03

刚毕业有段时间,我特别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都想留在大城市,或者,为什么那么多农村来的孩子,都想在城里买房。

想不通,我就喜欢问人,去找我的学长聊天,于是,他开车带我看了他刚在济南买的房子。

之前的文章里,我提过他,比我大一岁,现在已经开公司好几年了。他是台儿庄人,哥哥在深圳定居,而他自己,选择留在济南。

“其实也没那么多为什么,我现在想的是,为自己,也为下一代吧!”散步时,他边走边说。

经历多,他看得比我远:“你像我们,在这样的省会城市读书,如果留不下来,再回去,就是我们的老家,三四线城市,甚至更差。那我们的下一代,起点就会和我们一样,但如果我们留下了,孩子的起步,最起码也是省会城市。”

熬得住,就留下;熬不住,就回家,想来,这是很多在外拼搏的人的最真实写照。

临别时,学长和我说了一句话,我一直记到现在。

每个家族里,总有一代人,要开疆拓土。

04

至于我们家,就轮到我了,当然父母没给我太大压力,他们总鼓励我:“相信我们的孩子,肯定可以过得很好。”

我们一家人很幸福,这已经很好了,我们都是普通人,他们两一辈子不争,所以我做事还比较踏实。

本来就是普通人,这没什么错,可能我奋斗了几年,最后只能和某些人坐在一起喝杯咖啡,这也没什么丢人的。

大家的起点虽然不一样,但之后走得怎么样,那就不一定了。

我现在还在继续读书,也有在大城市定居的想法,说实话,之前我也会焦虑、迷茫,觉得好难好难,很多自己臆想的压力,压得自己差点喘不过气来。

现在好很多了,因为担忧没用,我能做的,就是踏踏实实努力。

把我自己做好,该来的,总会来,也只是时间问题呗。

怕个屁!

撸起袖子,干!

赞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