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璐出轨,苍井空结婚,你还相信爱情吗?

我勒个wolege.com

文 / 衷曲无闻

01

最近娱乐圈爆出的消息,信息量有点大。总结一下就是,有人出道多年,终于结婚;有人结婚多年,终于出轨。

2017年的最后一天,消失很久的卓伟放出猛料:李小璐夜宿PGone家。

视频被曝光以后,PGone和李小璐都否认了。一个说只是“当嫂子一样的相处,没太避嫌”;一个说只是在讨论夜光剧本,并拉出好友作证。

贾乃亮也发微博回应,中心思想为“当然是选择原谅她了”。

最尴尬的是,在东方卫视的跨年演唱会上,贾乃亮和李小璐对唱《全部都是你》,被指“强颜欢笑”。表演结束后,贾乃亮独自带着甜馨离开,却不见李小璐的身影。

很多网友为贾乃亮打抱不平,结婚那么多年还是觉得李小璐宝宝“仙”,背她去香山,为了她学习嘻哈、打十个耳洞,抱着她过马路不让她沾水,为什么受欺负的总是老实人 ?

我勒个wolege.com

更有网友爆料,李小璐在自己的微博下面留言,表示自己在《王者荣耀》里常玩的英雄是“庄周”,而PGone的游戏ID是“我可能是鱼”。

庄周骑鱼,当时贾乃亮还点赞了这条微博,心疼贾乃亮再一次。

我勒个wolege.com

李小璐:有你在就好(后面的符号,暗指“我可能是鱼”):

我勒个wolege.com

02

与此同时,苍井空在微博上发了一张配戴戒指的照片,宣布结婚了。写给粉丝的很长一段文字里,有几句话很打动人。

他不是帅哥,然后没有钱,但是,他接受了我以前的工作。

相比粉丝们对PGone和李小璐的洗地,苍老师收到的嘲讽似乎要多一些。

“为人不识苍井空,不如挥刀去自宫;谁人不知武藤兰,看尽A片也枉然。”

“这个让大海彼岸的无数生命得以诞生和传承的伟大女人,如今她的生命终于也将有了延续,希望她的女儿再接再厉。”

“我只能默默打开硬盘,再看一眼她的AV,就当是闹洞房了。”

有一部分人,在这样的时刻阴阳怪气地评论,以一种歧视的眼光去抖机灵,他们有没有看过那些AV姑且不说了,偏偏有些人既要看片又要装清高,撸相难看。

2018年的第一天,苍井空宣布她要结婚了。她说“她想要个孩子,她想要个家庭”,这样一个从事着虽然合法却并不光彩的职业,精神和肉体都并不容易的女人,她只是想要个家庭而已。

我勒个wolege.com

03

我有一个喜欢收藏的室友,把“寝室文化电影”的最佳剧目颁给苍井空的《色欲迷墙》。

在他电脑的E盘下,除了苍井空的专辑,还有很多如今光环一身的女星刚出道时的珍贵光影,诸如舒淇、徐若瑄、叶玉卿、翁虹、温碧霞等。

有一段时间,甄子丹在和赵文卓骂架,舒淇躺着也中枪了,无德网友将她的裸照贴到网上,气得她怒删微博。

和室友聊起这事,他说,其实吧,她不必关微博的,因为那些看着她的三级片长大的青年们,现在再看她的那些照片早已不会微勃了,满足得了枕边人不出轨已是幸事。

那些用盆喝大酒,早晨支帐篷的日子,我们交换过一些看法,大家都深表赞同。

没有谁天生愿意当婊子,只是社会本身是最大的嫖客,很多人天生只有当婊子的命,如果你不被这个社会操,你就活不下去。

对于生活面前的饥渴,你无法像男女间的那点事可以靠意志忍得住,大不了自己解决。

04

还记得室友有一次喝醉后大哭,是他得知初恋怀孕的一个午后。

他和初恋青梅竹马,从穿开裆裤开始就牵手拥抱,小时候过家家也拜过天地,一直以“老公”“老婆”相称。初恋读到高二辍学,迫于生计外出打工,两人约定等到他大学毕业就结婚。

不想在他高三的时候,初恋打工打出了个老公,他伤心之余又读了一年高四。

大学以后,两人一直保持联系,但生活太苦了,初恋就找了一个能给她面包的男人。男人对她并不好,动不动拳打脚踢,室友每次听完初恋的诉苦都会喝闷酒。

得知初恋怀孕后,室友醉得一塌糊涂,摔得满脸是伤,哭得撕心裂肺。

“我后悔了,我不应该让她走,我那么相信她。”

“她已经有孩子了,我最爱的女人,孩子要叫我叔叔。”

“来,小朋友,叔叔给你五毛钱买糖吃,可是我有钱吗?”

“小朋友,叔叔带你去我家玩电脑,可是我买得起电脑吗?”

“啊,我后悔了……”

痴情的男人,傻傻地等待,说了大话,全被时间扑个空,想好开头,从来都猜不到结尾。

而人生就像做题目,有时候也会被卡住。不是有爱就行,需要分类讨论,一个人从单纯变到狠心,谁他妈知道他有过多少夜晚哭成泪人。

我勒个wolege.com

05

室友劫后余生再喜欢别的姑娘,已经临近毕业。

那段时间迫于生计,宿舍的人各自忙活,都在找赚钱的机会。有人写稿子,有人搞创业,有人做家教,有人搞考研培训班代理。

室友批发一些内衣内裤便宜袜,不久之后成为公司的一个小领导,带领一个低一级的妹子承包了我们整个校园的业务,很庸俗的日久生情,擦枪走火紧急避孕。

找到真爱的室友搬出宿舍,租了一间房子,过着小富即安的日子,那段时间他过得比较艰苦,足足瘦了几大圈,但那段时间他也很快乐,随时都把笑容挂在脸上。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去到他的住处,才发现他原比我想象中的辛苦得多,没网没电视,房间里除了炊具只有一间床。饭在锅里,人在床上,吃了就得消耗。

本来一切都还好,室友送货的时候发生了一场车祸,四肢没一肢完好,嘴歪成烂柿子,只能吃流食,真爱一口一口地喂他,把屎把尿,照顾了他一个多月。

伤好之后,室友突然想通一切,觉得还是要去找一份稳定且风险不大的工作,心不甘情不愿地选择了师范生最后的一条退路。

他四处参加教师招考,真爱开始准备司法考试,双方约定,最后定居在真爱的城市。

他考到工作入职,真爱读大四,平时总要买点东西去看看真爱的父母,就算课业繁重,周末也会坐车四五个小时和真爱一起度周末。尽管也常常听到他向我们诉苦,却能从他的话里感受得出他的幸福。

红颜弹指老,功名若微尘。低头若惘,抬头悠然,人生再完美,也得有一人甘苦与共。

06

想当年,和室友们围在一起看“寝室文化电影”的时候,听那些女优叫得凄烈,我们笑得开心,大家都在讨论,真有那么痛吗?

然而我们看现实中的她们,痛并快乐着,再看我们,笑中带着泪,还有累。

后来,室友结婚的对象,并不是那个真爱,据说是和他同一所学校的老师,而真爱在毕业季把他绿了。

室友原本只是想着遇一人白首,择一城终老,那座约定好的城市对他的温柔,竟然是让他遇到另一个人。

其实也不必诧异,这就是人生。有人出道多年,终于结婚;有人结婚多年,终于出轨。幸福不是一秒钟的事,一秒钟的事,也不是一辈子的事。

熬了这么长的黑夜,想不起一张脸庞。厨房结束漫长的飘荡,是明天继续的想象。黄昏仍等候,两个人坐摇椅厮守。多少真爱来不及,以为她不会离去。

赞 (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