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什么都好,还要我干嘛

我勒个wolege.com

文 / 萌腻大叔

-1-

浓缩咖啡是甜的

由于我所在的大学地处郊区,附近几乎没有娱乐场所,只有一家规模较大的书店。我这匹脱缰的野马自由地跑了两年后,在荒野上越跑越远,才发觉眼前越发荒芜,一股不安的情绪在我心中扎根,终于在大三那年,我决定停下来。

第一次去图书馆时,生怕遇到熟人,一路上都在想措辞,以便处理尴尬的对话。然而当我到了图书馆,我才发现这种担心是多余,图书馆总共有八层,只有五层和六层是阅读室,而里面早已座无虚席,根本没我待的地方。

像个做贼心虚的小偷在打量犯罪现场,我怯怯地转了一圈便出来了。在图书馆门口徘徊了一会儿,便突然想到了附近有家书店,于是拿手机开始查导航,从学校到书店,步行大概二十分钟。

戴上耳机,站在原地挑了好久的歌,直到找了首满意的歌才开始出发。

那家书屋的形象与我所设想的样貌倒有些偏差,不属于古风淳朴的那种,而是洋溢着简约西式风格,门口摆放着几朵不知什么品种的淡蓝色鲜花,旁边立着一个海报牌,是关于书店促销活动的。

推门进屋时,门上的风铃还会发出一声清脆的叮铃,紧接着迎面扑来的,是淡淡的书香,那是新书才有的味道,谈不上多好闻,但至少很舒服。里面的人还不少,大部分都站在书架旁边翻阅着,有一些人估计是站累了,便席地而坐。

“原来这里跟学校的图书馆不一样啊。”

由于看不到坐的地方,我小声抱怨了一句。或许是戴耳机的原因,我的小声抱怨直接引起了大家的回望。

“您好,您如果想要坐的地方,可以去里面呢,里面有咖啡馆,也是我们家的。”

一个穿着蓝色围裙的女孩走过来看着我,而我就像做坏事被揭发了一样,脸一下子就红了,连连说了几句“哦”便朝着她指的方向去了。穿过几个书架,眼前确实出现了一个小门,最外面的墙壁是用玻璃搭建的,因此可以看到里面的全貌,不少人正坐在椅子上,似乎很惬意。

一进门我便看到了一个靠墙的椅子,于是急匆匆地走过去,生怕被人抢了。坐下之后,我便从书包里拿出了两本专业书,换了首轻音乐,便开始装模作样地看起来。

“您好,我们这里是消费区的,您可以在这点一杯咖啡,更有益于提神哦。”

我看得正枯燥,一个围着蓝色围裙的女孩就走到我的面前,看来那种围裙是这个店的特色。她起初站了一会儿,我没注意,估计是说了什么我没听见,便轻轻碰了下我的手臂。

“哦……这样啊,那行呀。”

老实说,我有些脸红,一种不自在的窘迫感。

“您可以先看看,确定之后再去前台点就可以啦。”

她给我递上一本塑封的彩色卡本,还挺精致的。跟她说了声谢谢后,我就开始在品种众多的咖啡里挑选,这不是艰难的抉择,因为我只看价格,哪个便宜点哪个。因此翻了几页,发现就浓缩咖啡最便宜了,于是就拿着册子去了前台。

“不知道您之前有没有喝过这个,浓缩咖啡是很小的一杯,而且特别苦,真的没关系吗?”

她用手向我比划着,浓缩咖啡大概只有三厘米那么高。我不想被看出是按价格选的,因此再次确认了,我就要这个。

半小时后,她拿了咖啡过来。那咖啡的尺寸再次颠覆了我对咖啡的定义,估计就是瓶装口服液那么多。轻轻尝了一口,我整个舌尖都失觉了,苦得我打了个哆嗦,外加没有水,那股苦涩浓稠的味道一直停留在口腔内,我只好一直吞口水,希望可以冲淡这股味道。

“你要喝点水吗?”

她不知何时走到我身旁,手里端着塑料纸杯。我抬头看了一眼,一张清秀的脸,不算迷人,但五官都很精致,外加一个暖暖的微笑,让人看着就觉得舒坦。

“不……哦……谢谢。”

这突如其来的关心让我慌了神,羞愧的情绪让我想拒绝她,因为不想让她看出我真的没喝过那该死的咖啡。但是那股折磨人的味道实在太糟心,没有多想,几乎是本能驱使我接下了她的关心。

“除非是之前没喝过或者是外国人,不然那种咖啡基本没人选,太苦啦。”

她压低了声音,但又怕我听不清,因此轻轻向我这倾斜了一点,她的头发正好从耳后垂落,散落到我的眼前,伴着一股淡淡的花香,应该是洗发水的味道。

“有需要再叫我吧,我就不打扰你学习啦。”

“等……等一下。”

她刚走出几步,就被我的声音叫住了,转头看着我,回眸一笑。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有了这勇气,或许是对美的原始渴望,我想认识她。

“那什么……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她先是愣了一下,而后又漾出暖暖的微笑。

“当然可以啦,你叫我唐昕就行。那你呢?”

“我叫陈浩。”

短短十秒钟的对话,像是憋了好久,看着她离开之后,我才大口大口地呼吸。那是一种窒息的感觉,像是胸腔内的空气都被抽空了,里面空荡荡的。之后的时间,我已经无心再看书,因为一听到脚步声便抬头,总觉得是她又悄悄地走来了。

-2-

冰与火之间的第三种温度

从那儿之后,我就养成了一个习惯,去糖去冰去书屋。

几乎每一天,一有时间我都会去,但很多时候她是不在那儿的,后来聊得多了,才知道她只是在那儿兼职,没课的时候才去。

唐昕也是附近的大学生,跟我同一级,但我们不同校。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还小小地失落了,如果缘分再猛烈点,或许我们就能更快撞出火花。她没去书屋的时候,我们就聊聊微信。拿到微信的时候,我第一时间就翻看了她所有的朋友圈,没发现异性亲密照时,我稍稍舒了口气。

“你好像不爱发朋友圈呀?”

因为她的朋友圈发送频率很低,几乎小半年发一次,为了进一步确认她没有男朋友,我开始试探她。

“生活里都是些枯燥的事,没什么好发的。”

“看来是男朋友不在身边呢?不然怎么会枯燥。”

“要是有男朋友就好了,可惜我没有。”

我的心一直被紧握着,当这句话出现时,它才像撤力之后的海面,逐渐舒展开。我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斗志昂扬的感觉了,上一次出现这种感觉还是在初入大学的时候,那会儿对爱情充满了憧憬,想过很多浪漫的邂逅,然而进了大学不久,我便入了游戏这个大坑,社交几乎全断了,恋爱更是无从谈起。

在那之后,我就开始对她展开了旷日持久的进攻,几乎跟她同一时间出现在书屋里,一待就是一天,天黑之后再送她回学校。也正是在那段时间,我养成了影响一生的好习惯,我爱上了看书,书与她成了我每日最期待的两件事。

在那儿待得久了,我也逐渐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不仅我一个人喜欢在那儿看她,还有另一个男的,也经常去找唐昕,他的眼神跟我很像,无疑是我的情敌。

但那男的总在唐昕还没下班的时候就走了,这点倒是让我挺高兴。那天回家的路上,我便忍不住问了唐昕。

“那个男的也喜欢你吧?”

“啊?什么叫也呀?”

唐昕歪着脑袋看我,嘴角轻微上扬,显得有些俏皮。

“额……这你别管啦,他是不是喜欢你呀?”

我的脸又红了,手不自觉地放在了后脑勺,一个劲地揉搓头发。

“他呀,叫林晨,是我高中同学。喜欢我很久了,但是我觉得我们性格不合适,就一直没接受他,没想到他这么执着,高中毕业之后,知道我在这个上学,就也到这来找工作了。他住在市区,一有时间就来找我,我也没办法,总不能不让他来吧,那是他的自由。”

“我就说他怎么不等你下班呢,原来是要赶地铁呀。”

“他一直这样,我也挺愧疚的。可是喜欢这件事,不能勉强啊,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是说付出了,就一定要有所回报,这又不是交易。”

唐昕说这话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她很为难,我想她应该是个对爱情很忠贞的那种吧。

“唐昕,也许有个办法可以让他死心呢。”

“什么?”

我们谁也没有再往前走,彼此对视着站在原地,我的脸在燃烧,喉咙在撕裂,有股力量正在蓄势待发,以一种势不可挡的姿态往外撞。

“跟我在一起吧。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我就对你一见钟情。或许你会觉得一见钟情都是因为外表,我不否认这一点,我就是因为看了你的脸,才对你动了心。你的脸上写满了善意,看着你,就像春风拂面一样,柔和,舒适,忘记一切烦恼。总之,跟你相处真的很幸福。”

我怔怔地站在原地,所有的话都说完了,像个等待审判的犯人,别无选择地等待那一纸判决。

“陈浩,你是不是背了好久啊?这么长一段,你厉害了啊!”

唐昕打破了尴尬,她走到我的面前,仅仅是开玩笑式地拍了我一下。

“我……我没背!都是真心话,我说真的!行吗?我很认真地征求你的意见。不管你做什么选择,我都会欣然接受,不用担心会伤害我。”

我依旧无动于衷地站在原地,判决没下来,我始终不敢动。

“好啦,看看你脸红的样子,服你了,答应了答应了。”

她没有回头看我,而是把我远远地甩在身后,自顾自地轻跳着。等到宣判的我,就像是重获新生,我几乎不敢相信,一边大喊着唐昕的名字,一边追了上去。

“那我现在就要去给你改备注,给你换成宝贝糖心。”

“幼稚鬼,随你啦。”

那晚的风很凉,吹在我滚烫的脸上,我体验到了恋爱的感觉,那是冰与火之间的第三种温度。

-3-

脱缰的野马,玩命地奔跑

那一夜,从不更新朋友圈的唐昕,时隔数月终于发了一条新的动态。那是一张夜景图,是我们刚才走在路上时,她拍的路灯。还对这种图做了一些解释。

“最温暖的那盏灯,不一定是最亮的,但一定是离我最近的。”

无疑,我已经成了离她最近的那盏灯,于是同一张图,我也发了一条朋友圈。

“谢谢你,让我的守望从此有了信仰。”

由于我们没有共同好友,这两条朋友圈也就成了我们之间才能看懂的秘密。原以为我们会就这样,一直幸福下去,毕竟热恋期的情侣,都应该抱有各种美好幻想。

然而,知道这个秘密的并不止我们,林晨也知道了,他几乎第一时间就去问唐昕。他显然有些精神失常,一直发消息打电话,似乎唐昕跟我在一起,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唐昕是个心软的人,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这一点,何况是与她相识多年的人。林晨以最后见一面为由,希望可以了断过去,他会祝福我们。

“我不同意!我们不需要他祝福,这次见面准没好事。”

当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我的情绪一下子就上来了。如果他就在我面前,我一定会上去用拳头让他祝福我们。

“不会的,他不是什么坏人,我了解他。而且这么多年了,总这样拖着也不好,干脆就这次做个了断,也省得他以后一直烦我。”

唐昕一再坚持,她以为人是不会变的,曾经单纯过,就会一辈子善良。她想为糟糕的过去做个道别,或许是源于愧疚,因此我也不想再去坚持。我做了让步,她可以去,但是必须和我一块去。

“你们俩见面,肯定会打起来的,我不想闹那么大动静。就只是去见个面,他想说什么就说,说完我就回来了,你在担心什么呢!”

“反正这是最低要求!否则没得谈。”

我们都为此十分不愉快,她不理解我的固执,正如我不理解她的盲目乐观。都是男人,心里藏着歪念头,不说大家都很清楚,自己追了那么久的女孩跟别人在一起了,没人会大度到特意约出来祝福对方。

尽管我万般阻止,但是唐昕还是去了,消息不回,电话也不接。那一晚我去了所有他们可能会约见的地方,但是都没找到她。一股莫名的恐惧在我心里滋长,我突然为自己的冲动而懊悔,如果不吵架,或许她还会告诉我,她已经见完了,已经回来了。可是那一晚,一点消息都没有,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我只能整夜漫无目的地乱跑。

大约凌晨四点左右,一个陌生的电话打来了,我迫不及待地接听。

“你好,请问是陈浩先生吗?”

“我是,你哪位?”

“我是白杨派出所的,唐昕女士你认识吗?”

听到这我时候,我内心滋长的恐惧开始爆发,我的头皮开始发麻,我的嘴唇开始颤抖,我的声音开始断断续续。

“我认识啊,我女朋友。她人呢?在你那儿吗?”

“你不要激动,她现在在我们这,很安全,你过来一趟吧。”

几乎是同时,我又变回了那匹脱缰的野马,在深夜的街头狂奔。大口的冷空气灌进喉咙,不一会儿我的口腔内便充斥着浓烈的血腥味,我顾不上恶心,只顾拼着命奔跑,似乎只要停下我就会死,我只能玩命地跑。

-4-

如果你什么都好,还需要我干嘛?

人生第一次进派出所,注定是一次铭记一生的经历。

我站在门口,胸口在剧烈起伏,口鼻共用也缓不过气,一直喘个不停。而在屋内的长椅上,我看到唐昕就蜷缩着坐在那儿,她抬头看了我一眼,眼睛似乎已经被泪水泡浮肿了,一小撮头发散落在额前。

她一定吓坏了,像个惊慌失措的兔子,害怕到忘了逃窜。

“你就是陈浩了?”

一位民警坐在办公桌前,抬头看了我一眼,又继续办理手头的工作。

我顾不上喘气,直接跑到唐昕身边,她一定迫切需要我。果然,在我刚过去的时候,她就一把搂住我,她在小声啜泣,身体在颤抖。

“没事儿,别怕啊,我在这了,别害怕。”

我抚摸着她的头,不断地安慰着她。

我们把手续办完之后,出来已经六点多,天已经变得蒙蒙亮。黎明,是多么理想的一个词,预示着新生和希望,可是一身疲惫的我们,却顾不上去感叹这壮阔的盛举,因为我们的心正在经历黑夜,特别漫长的那种。

那一晚,他们约见在人多的商场里,只是简单地说了几句,林晨便表示理解,还对我们表达了祝福。看到这种结果,唐昕很宽慰,她也卸下了心里的防御。之后林晨说要送她回去,她也就同意了。商场到学校中间,有一片荒废的建筑地,不知道什么原因没修建了,就一直搁置着。也正是走到那儿,他压抑在心底的恶魔彻底醒了,一直在叫嚣着,咆哮着,一直把唐昕往建筑地拖拽。后面的事情,民警没多说,我也没问,但我们都心知肚明,之后林晨就去自首了。由于不排除他有精神障碍,因此还要做进一步的检查才能定罪。

回去的路上,唐昕一直没说话,而我也顿时哑巴了,不知说什么好。就在快到她校门口的时候,她才突然开口。

“陈浩,我们分手吧。”

一说完,我便眼睁睁地看着她的泪水从她红肿的双眼处不断地流出。她的声音是颤抖的,跟她的身体一样,那是害怕和恐惧联合作用下的生理反馈。

“别说了,我知道你怎么想的,我不会同意的。”

“为什么不同意?我完全是自作自受,我不该得到任何同情!”

她啜泣得更凶了,身体在剧烈颤抖,整个人都蹲在地上,似乎这一路的沉默让她彻底崩溃了。

“因为我这盏灯一旦亮起来,就不会再熄灭了。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会一直站在离你最近的地方发光发亮。”

我也蹲下来,一把将她搂在肩旁,她不再啜泣了,而是直接放声大哭。哭出来就好了,人在最无助的时候会哭,最痛苦的时候也会哭,唯独在自我救赎的时候不会哭,这不是好事。

我们就像两颗石头,蹲在校门口相互拥抱,顾不上路人异样的眼光,那一刻世界只有一个拥抱那么大,多了没意义。

在我的认知里,爱情从来就不是因为所以,而是即使仍然。遇见一个不完美的你,邂逅一段不完美的爱情,才是最完美爱情该有的模样。

如果你什么都好,还需要我干嘛?

赞 (7)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