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脆面世纪争霸:一面功成一面枯

© 蹦迪班长

许多年以后,你站在大超市的干脆面货架前,定会想起在老家楼下小卖店拆开那袋小浣熊的下午。那是激动人心的一刻,拆开小浣熊的包装后,你并没有着急撕开调味包,你的目光全部聚焦在面饼与包装袋夹着的卡片上,你的心跳、你的血液循环,都为之加速。

“我X!潘金莲!我齐了!我齐了!”你紧握拳头,使劲挥动,加速走出小卖店,门口有风吹过,胸前鲜艳的红领巾随之飘扬。

你不是一个人。那时的中国,有数千万红领巾少年与你一样,为了干脆面里的小卡片而疯狂。为了集齐卡片,几千万少年在至少两年的时间里,不间断地啃干脆面这种成分80%以上为碳水化合物(包括油脂)的零食。

十几年后,回想起那时的狂热,这些已经奔三、奔四的人们依然觉得很美好、很值得回味。

现在,你站在大超市的售货架前,看着这些花里胡哨的干脆面,你用1天工资就能买它几百袋,可你只会觉得一切是那么无趣。没办法,那场始于上世纪末、终于本世纪初,数千万人卷入其中的干脆面大战,已经过去太久了。

一、历史的呼唤

这世界上本没有干脆面,干吃方便面的人多了,它就诞生了。

上世纪90年代初期,方便面的干吃方法在红领巾少年们之间流传。

虽然干吃不如泡着吃,更不如煮着吃,但却架不住“省事”:捏碎面饼,撒上调料,握住袋口晃几下,就可以开吃了。

90年代早期,北京地区流行干吃龙潭方便面

聊起零食的时候,红领巾少年们会分享一些干吃方便面的经验。哪个面饼口感好,哪个调料味道好,调料该怎么撒、撒多少,他们都有系统而深入的研究。

But,这么个吃法啊,是不可持续滴。一个是太咸了,不能总吃,这是次要原因;再一个是太贵了,太败家了,这是主要原因。

你想想,当时社会的主要矛盾,还是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呢。而康师傅红烧牛肉面,一袋要2块多,在那会儿都快能买1斤猪肉了,结果让你咔咔几嘴当零食给嚼了。总这么干,你爸你妈肯定来气,一来气就想揍你。

历史在呼唤英雄站出来,“重新发明方便面”。

90年代的康师傅与统一方便面

康师傅和统一先后于1991年、1992年进入内地市场,这两大方便面巨头在海峡对岸早已是家喻户晓,自然不会放过在内地市场赚大钱的机会。

于是在90年代中期,俩大巨头纷纷推出用于干吃的方便面——干脆面。当时中国有着2亿左右的青少年,面对这么大的市场,俩大巨头必将火力全开,砸资本、比技术、拼创意。

一场轰轰烈烈,精彩程度不亚于美苏冷战的干脆面战争,就这样拉开序幕。

二、先笑起来的小虎队

在战争刚开始的时候,康师傅和统一的干脆面并没有单独的名字,都是叫“康师傅方便面”和“统一干脆面”。

最早的康师傅与统一干脆面,都还没有独立的品牌

但很快,俩大巨头发现想迅速地抢占干脆面市场,不能照搬方便面的老一套方法。

这是一个专门面向青少年的细分市场,干脆面要有新IP,新玩法。于是,统一把自己的干脆面起名叫“小浣熊”,康师傅命名为“小虎队”。两家都为这俩品牌设计了虚拟卡通形象。

有了新品牌后,小浣熊与小虎队的广告开始在内地各大电视台进行猛烈的轰炸。

其中小浣熊的那一句“要干脆,别犹豫”,最深入人心。不过要论魔性的话,要数BarBQ烤肉味的广告。

为了吸引红领巾少年们,俩大巨头在干脆面里变着花样地送各种小玩具。回头再看,这些随面附赠的玩具虽小,却极具创意:

小浣熊有“百变天书”,是一种可以通过折叠变化图案的卡片,每个卡片可以变出4个图案,连在一起是一个完整的小故事。先后推出过小浣熊故事集和迪士尼乐园系列。

小浣熊百变天书

小浣熊百变天书故事集(这个做法可不太好啊)

小虎队有“旋风卡”。这玩意的玩法太丰富了,可以当做回旋镖玩,也可以拼成不同的造型,电视广告里就展示了旋风卡拼成的鸵鸟造型,十分酷炫。

神奇的小虎队旋风卡

不过在当年的干脆面战争中,这些小玩具只是小角色、小配角。

红白机虽好,但天天让你玩《小蜜蜂》,你也得疯

对于红领巾少年们来说,它们就像红白机里的《小蜜蜂》《淘金者》这些轻度休闲游戏,一开始玩还挺新鲜,但天天玩就没啥意思了。还是《双截龙》《忍者蛙》《勇者斗恶龙》这些大作才让人有持续玩下去的欲望。

少年们的选择,主要还是取决于自己的口味。众口难调,所以爱吃哪个的都有。直到1998年,干脆面界终于迎来了第一个令少年们沉迷的“大作”:小虎队98世界杯球星卡。

风靡一时的小虎队98球星卡

趁着“世界杯热”,小虎队的销量甩开了小浣熊,成为干脆面市场的王者。本来嘛,康师傅凭借“红烧牛肉面”就在方便面市场力压统一,在干脆面市场延续自己的强势,也是顺理成章。

三、统一的逆袭

就在康师傅春风得意之时,统一不慌不忙,这家公司认为世界杯这种IP只能热一阵,风头一过,自己的机会就来了。

从1998年到1999年,统一做了两件大事,对它的逆袭乃至KO康师傅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价格更亲民的小当家脆脆面

第一个大事,是推出新IP:小当家。定价5毛1袋,更符合三四线乃至小镇青少年的购买力。并且动用“黑科技”,把调料直接喷涂在面饼里,香葱与鸡汁两大口味都特别棒。

现在看来,小当家成为统一向康师傅挥出的一记重拳。谁能赢得更广泛的小镇青少年,谁就能在激烈的竞争中胜出。

你看看现在如日中天的短视频之王快手、全民手游《王者荣耀》、刷屏页游《贪玩蓝月》,就知道这个道理几十年来从来没变过。

第二个大事,是推出水浒英雄传系列卡片。卡片全套共114张,由108将与6大恶人组成,按时间顺序分十几批发布,并印刷成大卡和小卡,大卡附赠在小浣熊里,小卡附赠在小当家里。

水浒卡一出,数以千万计的红领巾少年都疯狂了。

为了集卡,一些少年的中午饭换成了干脆面配矿泉水;一些少年不惜跑到别的城镇,只为提高买到新卡的概率;一些少年的抽屉里塞满了面饼,但他们实在是吃不动了,那些面饼只能一天天地受潮、氧化、发毛。

几乎每个红领巾少年都能讲一段集卡故事,讲述时的神情,好比抗战老兵描述自己是如何打鬼子的。知乎网友闫真回忆这股热潮时,描述的场面十分魔幻:多数人撕开包装就把面扔掉,城区各个垃圾桶里塞满方便面;主路两旁的小河沟一放水,便是滚滚泡面向东流。

总之,水浒卡的出现,是干脆面世纪争霸战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统一祭出这个狠招后,战争离结束也就不远了。

四、说不完的水浒卡

对于统一为何推出水浒卡,也有诸多传说。其中比较靠谱的说法是,水浒卡的灵感源自日本插画大师正子公也的《绘卷三国志》。

《绘卷三国志》中的诸葛亮

统一老大的儿子爱好日本动漫,1997年拿到《绘卷三国志》后爱不释手。看到儿子如此喜欢古典名著的画集,敏锐的商业嗅觉让他发现了机会。

听到正子公也将在两年后推出《绘卷水浒传》,他当即决定,要在两年内推出水浒系列卡片,让青少年爱上中国人自己画的水浒传。

在插画师的选择上,统一没有为了节省成本而使用风格偏卡通的内部人员,而是把这项艰巨的任务交给了合作方奥美广告,先后有5位画师参与其中。

不过据传到了水浒卡发行的中后期,虽然小浣熊与小当家大卖,但画师的工资却没涨多少,这心里一不平衡,很难发挥出百分之百的热情。

加上5位画师本就风格不同,水平也存在差距,所以这114张水浒卡的美术水准自然也就是参差不齐。

前期水浒卡中的精品

总得来说,先推出的水浒卡水准是最高的。比如大刀关胜胯下的赤兔马,马毛画得都很细致;小李广花荣银盔银甲、挽弓如月,帅气至极;一丈青扈三娘英姿飒爽,不愧为梁山泊第一巾帼红颜。

后期的丑卡

而后面推出的水浒卡,槽点就越来越多,不仅懒得设计背景,连人物也与原著毫无关系。比如翻江蜃童猛被画得跟个日本河童似的;独火星孔亮用的大刀带了三个缺口十分雷人;百胜将韩涛更是又矬又丑,成为最掉链子的一张卡。

人人网网友曾发帖分析,水浒卡诸多人物“借鉴”了日漫《侍魂》

还有一些水浒卡根本就不是画师自己花心思设计的,而是直接山寨的日本动漫。当年的红领巾少年们也是见多识广,这些东西也能一一识破。

另外还有3张卡在后期遭遇了“和谐”:拼命三郎石秀、笑面虎朱富与催命判官李立。

石秀:我擦,这和尚吃啥了?血的颜色不对啊!

朱富:怎么拍个照的功夫,我坛子里腌的肉没了?

李立:咦?谁家的猫把我的手叼走了?

但美术水准的参差不齐,并没有影响红领巾少年们的热情。在集卡的过程中,少年们也呈现出诸多众生相:

有的信奉一分耕耘一分收获。闷声吃面,默默攒卡,聚少成多,108将大聚义总会实现;

有的相信团结就是力量,与小伙伴集结为联盟,互通有无;

有的推崇金钱万能,成为人民币玩家,他们根本懒得买面,而是直接砸钱买卡,为了一张卡掏几块钱对他们来说根本不算事儿。

轰天雷凌震在我的学校是SSR

有人民币玩家,自然就有研究卡片的分布规律,进行“倒买倒卖”的商人型玩家。比如在A学校,以1块钱4张的低价收烂大街的“轰天雷凌震”,然后跑到稀缺这张卡的B学校,以2元甚至更高的价格卖掉。

不过水浒卡的最大赢家,最终不还是统一。

在少年们的集卡狂潮中,小浣熊的销量翻了N倍,小当家的销售额破亿,统一拿出赚的钱,直接盖了一栋新的办公大厦。到了2002年以后,统一看着已经完成历史使命的水浒卡,想着法子压榨它最后的剩余价值。

后期的完美团圆卡,表明水浒卡的生命走到了尽头

于是他们推出了“完美团圆卡”,只要吃到它,哪怕你是第一天开始集卡,也能瞬间实现你的梁山大聚义梦想。

这种破坏秩序的手段,自然会被之前辛辛苦苦、用生命集卡的少年们唾弃。

五、难以重现的历史

一面功成一面枯,虎落平阳被浣熊欺。

统一办公大厦拔地而起的同时,曾经的小虎队丢掉了王冠,由领军者沦为苦逼的追赶者。

小虎队的天龙八部卡,原画为黄玉郎

为了对抗水浒卡,小虎队拿出了天龙八部卡,由于拿到了香港漫画家黄玉郎的授权,卡片的美术水准很高。

然而一来《天龙八部》并不像《水浒传》这般家喻户晓,也没有自带108将这样的排名体系,认知度低;二来红领巾少年们财力有限,为了攒水浒卡已经弹尽粮绝,根本无力进行双线作战。

到了2002年,翻身无望的小虎队干脆面彻底被康师傅抛弃,一代王者被历史进程吞没,从红领巾少年们的视线中消失了。

当年的干脆面世纪大战,以小虎队的灭亡宣告结束。小虎队并没有犯太大的错误,特定历史时期的特定历史机遇,本就说不清道不明,稍纵即逝,不再重来。

小浣熊三国卡,热度无法与水浒卡相比

就算是统一,在水浒卡之后推出的三国、封神等卡片,也未能掀起多大的风浪。

华丰在旗下干脆面推出《绘卷水浒传》系列卡片,美术水准极高

正子公也笔下的武松

2009年左右,华丰推出正子公也《绘卷水浒传》系列卡片,艺术水准绝对是诸多卡片中最高的,但只在部分地区得到了热捧。

吃面集卡与四驱车、电子宠物、悠悠球等,这些曾被80后、90后一度热捧的流行事物,一旦降温,就很难再次热起来了。

六、战后余温

尘归尘,土归土。

在当年那场干脆面大战里被生产出的数以亿计的面饼,挥发出的巨大热量与微小营养,在少年们的体内历经近二十年的新陈代谢,早已灰飞烟灭。

而那些令少年们疯魔的水浒卡,大部分不知所踪。消失的原因无非是搬家弄丢了、给了亲戚家小孩从此不见了、被当成垃圾扔了等等。

闲鱼上,一位卖家给自己的水浒卡标价近2万

但人类是拥有记忆的高级动物,只要记忆在,怀念就在。所以十几年后的今天,我们会看在闲鱼之类的二手交易平台上,看到上万元一套的水浒卡。

说不定多少年以后,这些因“无毒无害不可食用”而在干脆面战争中幸存下来的卡片,会成为念旧土豪们的专属玩物。

而我们这些普通人想起这段往事时,也不会因为当年浪费父母给的零花钱而悔恨,更不会因为挥霍小麦磨成的碳水化合物而羞耻,而是会自豪地对后辈们说:那一场世纪大战,我参加过。

赞 (12)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