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撩了个处男

我勒个wolege.com

© Math猫猫

猫小姐跟上一任男朋友分手已经有521天了,在这521个日日夜夜里,猫小姐过着形单影只的独居生活,住在自己按揭买来的单身公寓里,百无聊赖的思索人生。

跟上一任男朋友分手以后,猫小姐似乎看破红尘了,那些恩恩爱爱,是是非非的连续剧,她压根看不进去,书单上的书也都看的七七八八了,猫小姐忽然感到生无可恋。

01

大概在三个月前吧!猫小姐找到了继续在红尘里厮混的动力,在简书上写文,肆意的宣泄一下没有性生活的悲惨人生。

写着写着就越发的停不下来了,猫小姐这才发现,打发漫漫长夜的最好的办法就是,用手指敲击键盘,把自己脑子里意淫的东西都变成文字。

喜欢看猫小姐小黄文的读者,似乎并不多,其中有一简书ID叫尘尘的读者,成功的引起了猫小姐的注意,他好像对猫小姐的情感世界特别有兴趣。

尘尘在猫小姐的小黄文下留言:“老太太过马路我都不扶,我只扶你。”这个尘尘还真是天真,猫小姐忽然想调戏一下他,于是回复:“那你打算扶我哪里呢!”

“当然是,嗯,先搭着手,如果猫猫是个身材纤细弱不禁风的姑娘,就搂着点腰,如果猫猫身姿伟岸挺拔有力,就抓点衣角呗!”啊!尘尘的可爱程度,非同凡响。直觉告诉猫小姐,尘尘一定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年。

晚上9点,尘尘发来私信,表示对猫小姐的丰富的情感世界感兴趣,问猫小姐写的那些超级走肾的小黄文,是不是本人经历,猫小姐故作神秘,让他猜猜看,他说一定是的,不然不会写的那么传神,猫小姐不置可否。

少年表示,自己也很想写作,向猫小姐讨教写作之道,猫小姐是一个学数学的直女,哪懂什么写作之道,就对少年说:“每天写写写,并坚持下去,一年下来,就会得心应手了。”尘尘说:“我一个学生党,想要赚点稿费,来贴补生活。”原来少年是一个大学生。

“你没有钱吃饭吗?那就来投奔我啊!我来养你。”猫小姐一直想养一只宠物,可是又害怕给它们洗澡,养一个可以自理的学生党似乎是不错的选择。“你知道吗?我在超市站了有10分钟了,跟你聊天聊得都不知道买什么菜好?”这个大学生了不得,竟然会做饭。

“你是跟女朋友同居吗?还给她买菜做饭,真贴心!”猫小姐调侃他。“哪有,我是为了练吉他搬出来住,然后自己一直对做饭挺有兴趣,就开始琢磨做饭,刚好今天有几个朋友要来我这里夜宵,我给他们露一手。”尘尘还真贤惠。

“你没有交女朋友,那么你还是个处男喽!”猫小姐语出惊人。“人家不是,不是你说的那样,猫猫真是一个色女。”尘尘死不承认。

“那聊聊你的第一次啊!”猫小姐步步紧逼。“猫猫你太坏了!曾经,曾经有一个机会在我面前,但是我没有把握,然后就失去机会了。”尘尘老实回答。

“那等你大学毕业,我就来帮你破处。”猫小姐想要撩一下这个处男。“我把你当朋友,可是你却想要上我。”尘尘假装委屈。

“如果身边有合适的女同学,你就将就一下,否则走上社会,就很难找到女人给你破处了。”猫小姐教尘尘把握机会。“身边没有心动的人,就算我要破处,那也是因为爱情。”尘尘有自己的破处标准。

“那还是好好练习吉他吧!有时间听你弹吉他,弹得我心神荡漾了,就顺便帮你破处!”猫小姐色心又起。“猫猫你真流氓!不过我身边怎么没有猫猫这么可爱的女生呢!”尘尘真有点人格分裂。

“猫猫,我一直有一个心愿,就是交一个笔友,把我所思所想用信纸写下来,寄给她,你愿意帮我实现这个心愿吗?”尘尘还真是古典。“好啊!我很愿意充当你的笔友,不过你要付出代价。”猫小姐步步为营。

“什么代价?说来听听。”尘尘有点好奇。“你要把你的处男之身送给我!”猫小姐老脸皮厚。“啊!猫猫欺负人,快你把你的地址给我,我给你寄信。”尘尘跟猫小姐要地址。

“好啊!我的地址是:相城怀化区建业路槐树街132号3栋401。”猫小姐把地址发给尘尘。“你是相城的,怎么可能,我刚好在相城念大学,真的有这么巧的事。”尘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下完了,尘尘要是找上门来,如何是好,猫小姐在心里暗暗担心,自己并不想对一个乳臭未干的童男下手,万一人家父母打上门来,自己不是晚节不保。“太晚了,我要睡了,明天还要上班,有空再聊!”猫小姐赶紧闪人。“好吧!上班是挺累的,是该早点休息,我也要给那帮家伙准备夜宵了,晚安!”尘尘还挺善解人意。

02

第二天一早,尘尘就发来的简信:“猫猫,你点我头像,如果觉得这个男人还可以的话,就扣个1,觉得丑的话就扣个2。”

猫小姐把头像点开一看,真是中了个大奖,这个男孩眼神清澈,鼻梁立挺,嘴唇的轮廓让人忍不住想亲上去。真想从屏幕那边把他抓过来,捏一捏他的脸,揉一揉他的唇,然后嘿嘿嘿嘿……转念一想,不对啊!他这是赤裸裸的勾引啊!猫小姐反被这个处男给撩到了,一整天都心神荡漾,这难道是恋爱的感觉,我勒个去。

傍晚的时候,尘尘发来简信:“每个周五晚上,我在菖蒲路的时光走廊酒吧驻唱,你要不要来看看。”尘尘还会唱歌,他到底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才华,真是要命。

“我不确定,如果有时间就去。”猫小姐打算去看看。“我把电话给你,你加我的微信,到时候来了就告诉我。”猫小姐通过手机联系人加了尘尘的微信,生活真是处处有惊喜。

第二天晚上,猫小姐化了精致的妆容,穿着白色蕾丝长裙,披着海藻一般的波浪长发,约好朋友文慧一起去时光走廊酒吧。文慧很惊讶:“猫猫你不是一直冬眠来着,怎么想起来去酒吧了!”

“当然是要去见想见的人啊!”猫小姐面露微笑。“你能走出来真是太好了,看上谁了,姐们一定想办法帮你搞定。”文慧信誓旦旦。“去了就知道了。”猫小姐故意卖个关子。

到了酒吧,两人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坐了下来,猫小姐叫了最喜欢的新加坡司令,文慧只叫了杯冰柠檬水。

两人聊了一会,只见一个穿白T恤,军绿色薄外套的青年,抱着吉他从后台走出来,坐在舞台中央的高脚凳上,开始弹唱:“雨后有车驶来,驶过暮色苍白,旧铁皮往南开,恋人已不在……”

青年的歌声低沉而婉转,平静又饱含深情,他唱的竟然是陈鸿宇的理想三旬,这可是猫小姐最喜欢的歌唉!

这个青年就是尘尘,他本人比头像更有质感,猫小姐的心咚咚咚跳个不停,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弹唱:“就老去吧!孤独别醒来,你渴望的离开,只是无处停摆……”看到猫小姐一脸花痴相,文慧知道怎么回事了。

“猫猫,你这风格转换的也太快了吧!从大叔一下子变成小鲜肉了。”文慧惊讶不已。那个大叔,就是猫小姐上一任男朋友,他为了自己的前程,果断的舍弃了猫小姐,投入了一个在深闺里圈养了36年的富二代的怀里,猫猫再也不愿想起他了。

“文慧,你说尘尘好看吗?”猫小姐继续花痴脸。“我们猫猫喜欢的,一定错不了,等他唱完,姐们去帮你要电话。”文慧最懂猫小姐的心。

“不需要了,我已经有了。”猫小姐拿出手机,给尘尘发微信:“唱的真好,被你成功圈粉。”尘尘唱了两首以后,换了另外一个男生,尘尘去了后台。不一会儿,尘尘发来微信:“猫猫,你来了吗?你在哪?我去找你。”

“我今天穿了白色的长裙,看你能不能找到我。”猫小姐回复。不一会儿,尘尘就找了过来,对着猫小姐,害羞的笑着。

酒吧那柔和的灯光,倾洒在尘尘稚嫩的脸上,连汗毛孔都清晰可见,尘尘的皮肤真是吹弹可破,猫小姐的下体猛的一热。酒真不是个好东西,才喝了一杯,便暗生了淫心,猫小姐赶紧喝了口文慧的冰柠檬水,让脑子清醒一下。

尘尘来了以后,给她们叫了啤酒来喝,三个人边喝啤酒边聊天,文慧看猫小姐面颊微红,眼神风骚,就知道猫小姐有点按耐不住了。她冲猫小姐挤了挤眼睛,借故离开,留下猫小姐跟尘尘独处,尘尘说他今晚的演出已经结束了,不如出去走走,猫小姐欣然前往。

5月的晚风,吹在猫小姐发烫的脸上,让猫小姐更加沉醉,两个人在街边的人行道上走着,不由自主的靠很近,猫小姐多想在尘尘的面前停下来,踮起脚尖,亲吻他柔软的唇,可他是个处男,吓跑他怎么办,还是算了,打消念头。

尘尘似乎很兴奋,跟猫小姐聊自己在酒吧驻唱这半年来,所发生的好玩的事,酒吧的调酒师是个Gay,有一次喝醉酒了,半夜给尘尘打电话,诉说相思之情,吓坏尘尘了,还好酒吧老板比较靠谱,跟调酒师说清楚了,尘尘喜欢女生,让调酒师放过他。

猫小姐微侧着脸,倾听着尘尘激动的话语,还是年轻啊!对什么都充满激情,哪像猫小姐,对什么事都见怪不怪。一想到明天还要早起上班,猫小姐那点淫心,被彻底赶跑。

“明天还要上班,要早点睡,我先走了啊!”猫小姐跟尘尘告别。“那,好吧!到家给我微信。”尘尘有点不舍。“好的,你也回去吧!”两个人告别了对方,各自回去。

03

回到家的猫小姐,洗白白以后,躺在床上看尘尘发来的微信:“猫猫,你喜欢听我的弹唱吗?”

“当然喜欢啊!”猫小姐回复。“那,你说帮我破处的话,还算数吗?”尘尘还惦记着破处。“当然算数啊!”猫小姐心里窃喜。

“猫猫,说真的,我对你特别有感觉,我要把我送给你。”啊!真的假的。“小朋友,你要考虑清楚,我可不会对你负责的哦!”猫小姐吓唬他。

“你会对我负责的,哈哈!等着我,我会自动送上门的。”尘尘这是要干嘛!

“困了,困了,我要睡了,晚安!”猫小姐想要逃避。“嗯!晚安,我的猫猫。”

第二天傍晚,下班回家的猫小姐,窝在沙发上看手机,有尘尘半个小时前发来的微信:“我想请你吃晚餐,但是我不够钱请你去高档餐厅,不如我买菜,去你家做啊!”当时猫小姐的手机放在包里,没有听到微信提示音,没及时回复,没想到尘尘自作主张:“不回复,就当你默认了哈,我去买菜了,买好以后去你家,记得给我开门。”

啊!怎么回事,这么快就送上门来,是惊喜还是惊吓?猫小姐赶紧给房间开窗通风,收拾一下杂物,把一些敏感的私人物品藏在柜子里,等着尘尘过来。

尘尘拎着买来的菜, 如约而至,猫小姐穿着穿着居家的灰色卫衣,灰色七分裤,黑色毛毛鞋,去给尘尘开门,尘尘穿着灰色卫衣,黑色运动裤,黑色球鞋,跟猫小姐配一脸。

尘尘就像是猫小姐相识多年的老友,一进屋子就换拖鞋,去厨房洗菜、切菜、做饭,猫小姐跟在尘尘后面帮忙。尘尘做饭的样子,异常熟练,看着他手脚麻利的切菜,把菜倒在锅里翻炒,猫小姐不怎么开火的厨房也慢慢的有了点烟火气。

尘尘做了糖醋排骨、香菇青菜、麻婆豆腐、玉米浓汤,两个人坐在餐桌边吃饭,尘尘做菜的手艺真不简单,很久没有吃过家常菜的猫小姐,硬是吃出了幸福的味道。

吃完饭以后,两个人坐在沙发上聊天,尘尘给猫小姐说学校里发生的好玩的事,猫小姐给尘尘说单位的奇葩同事,两个人好像怎么聊也聊不够,但是一看手机,都快到晚上9点了。

“尘尘,很晚了,你该回去了!”猫小姐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尘尘。“啊!不是说好了要帮我……”尘尘眼神真挚的看着猫小姐,身体慢慢的移过来。

“不要引诱我犯罪!”猫小姐用双手捂住眼睛,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尘尘的嘴巴已经凑上来了,猫小姐瞬间没了力气,只能任由着尘尘把自己摁倒在沙发上。

04

第二天上班,猫小姐是顶着黑眼圈去的,真不能随便招惹处男,可要了猫小姐的老命了,以后可要多健健身。

上班期间,尘尘总会发来微信,跟猫小姐报告自己的行程,上什么课,吃什么饭,打什么球,事无巨细。猫小姐也会把自己工作的日常,告诉尘尘。他们这算什么?恋爱?猫小姐都28岁了,尘尘最多也就23岁,不去想,不去想。

尘尘想每天晚上都来猫小姐这里,猫小姐怕影响他学业,给他规定,只能周末来。尘尘很乖,每到周末就准时报到,两个人过起了没羞没臊的性福生活。

尘尘很会做饭,猫小姐很会洗碗,两个人相处起来毫无负担,两个人要是能一直这样下去该多好,可是尘尘终究是要毕业的啊!

6月里的一个周末,猫小姐要加班,尘尘自己呆在家里,练一首新歌,弹着弹着,就听到有人敲门,透过猫眼,尘尘看到一个成熟稳重,气质优雅的大叔,尘尘给他开门,请他进来。

他面露敌意的看着尘尘,问道:“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这里不是猫猫的家吗?”

“是猫猫的家,我是猫猫的、、、朋友,请问你有何贵干?”尘尘有点心虚。

“我是猫猫男朋友,猫猫住的这个房子,还是我帮她出的钱。”大叔语出惊人。

“我、、、有事先走了,她回来,你帮我告诉她。”尘尘把吉他收到包里,匆忙离开。

猫猫下班回来,看到大叔一言不发的坐在沙发上,气不打一处来。“你滚,有多远滚多远,你还有什么脸来我这里。”猫小姐浑身发抖。

“你别忘了,你买的这个房子,还有我出的10万块!”大叔向猫小姐靠近。

“我刚好攒够这笔钱了,现在就还给你。”猫小姐拿出手机,给大叔转账。

“我不要你还,我来就是想告诉你,我太想你了。”大叔凑近猫小姐,紧紧的抱住了她,大叔的身上还保留着熟悉的味道,可是现在的猫小姐,早已不再需要。

“如果你再敢在我的眼前出现,我保证,让你身边的所有人知道你的嘴脸。”猫小姐使劲的挣开大叔,用尽所有力气,把他推出门外,关上门以后,自己却靠在门上,痛哭不已!猫小姐发誓,这是最后一次为大叔哭泣了。

平静下来的猫小姐,给尘尘发微信,尘尘不回,给尘尘打电话,尘尘的电话关机,难道自己这么快,就失去尘尘了吗?处男真不可靠,反正两个人本来就不合适,走就走吧!都走了最好。

猫小姐又开始了一个人的独居生活,尘尘只不过是猫小姐人生的一个瞬间。

8月里的一天,猫小姐接到尘尘的电话。“猫猫,我在老家未城实习,他们说,如果我实习期间考核通过,就可以留下来。”

“那很好啊!你留在老家,方便照顾父母。”猫小姐言语里有藏不住的苦涩。

“猫猫,你愿意来未城吗?我在未城有房子,虽然是父母买的,但是将来,我一定可以凭自己的能力,买你想要的房子。”尘尘好像忽然间长大了。

“谢谢你,我还是喜欢呆在相城。”猫小姐没有去未城的勇气。“你跟那个男人还联系吗?”尘尘问道。

“我跟他两年前就恩断义绝了。”猫小姐实话实说。“那你还住在他的房子里。”尘尘似乎很伤心。

“是他这么跟你说的吗?这个房子首付他凑了10万,我有转账他,但是他不收,房子是我一点一点买回来的,怎么可能是他的。”猫小姐真没想到,大叔这么无耻。

“真的吗?那个男人有没有再来纠缠你!”尘尘关心的问道。

“我警告过他了,如果他再敢纠缠,我就当着他老婆面把10万块拍在他的脸上。”猫小姐语气狠辣!

“猫猫,是我错怪你了,你还愿意等我吗?”尘尘言辞恳切!

“这两个月来,我天天都在等你,我会一直等你,等你回来给我做菜。”猫小姐有点哽咽。

“猫猫乖,等着我,我会说服我父母,你一定要等我啊!”尘尘再三叮嘱。

9月里的一天,天空明媚,猫小姐刚走出办公楼大门,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冲着自己招手,那不是尘尘吗?

猫小姐顾不得同事们诧异的眼光了,以最快的速度跑过去,把脸伏在尘尘的胸口,拥抱着尘尘。

时间似乎静止在这一刻,尘尘在猫小姐耳边柔声说:“我说服我爸妈了,我要在相城找工作,等我站稳脚跟了,再把他们接过来。”

“我什么都听你的,我只要你在我身边。”猫小姐从来都没有这么温柔过!

赞 (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