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我暗恋的姑娘(一)

1

© 文/肖木

1

青春期的我们发现了一个比打游戏更有趣的游戏——谈恋爱。

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说自己的初恋还在,你说了我也不相信,至少我我初恋还在。

故事的背影回到高中。

我第一次到加强班,一切都是那么倾心,不一样的风格,不一样的学习气氛,还有不一样的妹子,过去的班里的妹子看多了,没有一点新鲜感,这次可以上课不用看小人书了。

加强班就是不一样,女生超出男生三分之一,几乎超出了我的想象,但是什么都躲不过我的火眼金睛,我一眼就看到了最漂亮的一个

那年我高三,她也是,我们还是一个班。

我是个渣渣,她是学霸,她英语能考138,而我只能考38。 她的美凌驾于九天之上,至少现在我不能俘获她的芳心。

但是作为一个男人我不能怂,我一定等到某一天喝醉了,向她表白,我想的这是我最大的梦想,什么高考,什么名校,都给我闪开,我的梦想里没有这些鸡毛,至少现在没有,不管以后。

她叫安佳雪,是一个标准的美女,妖娆的身材,火红的嘴唇,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看一眼立刻让你神魂颠倒,前凸后翘,标准的魔鬼身材,走起路来屁股一扭一扭的,看着看着就有一种想犯罪的冲动,走不成路,裤裆里搭起小帐篷,。

很幸运,自认为渣渣的我被调到她的身边,就这样冒着别人用千刀万剐的眼神,我仰首阔步的和她“在一起”了。毕竟追她的人很多,多我一个也不算多,就这样我默默地开始暗恋她。

那时间,别提有多爽,走在校园里的感觉就像飞上云端,飘飘的,看到教导主任那张老脸也变得像菊花一样,有种想冲上去立马问声:“嗨,老家伙,你的脸,牛逼”。这是夸他。

2

晚上,自习,很安静

我悄悄地抬起头,偷瞄了她一眼,那时年少,囊中羞涩,总觉得她那么高贵,典雅,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终于有一天我想我要向她告白,为了这次告白,我必须有所准备,第一步,我要打扰她,于是就问她借了一样东西——卫生纸,因为我要上厕所,一时心慌,给说错了,变成了卫生巾,她看了看我,觉得很奇怪,一个大男生的怎么能跟女生借卫生巾呢!她脸红了,我也石化了,因为我本想借纸来着,一不小心说错了,就这样她从书包里扭扭捏捏的拿出了一叠卫生巾,当时那个尴尬,我夺过后就直冲厕所,一把拉上门,怕别人发现。觉得外面好像没人了,于是小心翼翼拿出来闻了闻,觉得好香(感觉有点猥琐)还好我有备用的纸巾,就把它收藏了起来,放到了裤兜里,以后留作纪念。

那还我的第一次搭讪,虽然着急说错了话,但是算是成功了一半,接下来实行第二步——抄作业。

3

第二天早上,我早早的来到学校,就是希望能多看她一眼。

我知道她爱喝茶,我决定无论什么时候都会让她杯子满的。

她来了,穿的很性感,青春期荷尔蒙释放过多的我们总是对异性产生好奇。

她优雅的走到我身边,看到我在看着她,指着杯子说:“你泡的?看我干吗?我脸上有花吗?”

我点点头,看了一下杯子“没有,没有,就是会觉得你很霸气”我慌了神。

“霸气?哪里霸气了?”她疑惑的问我。

“就那里霸气”我望着他的胸。

她看到我的眼神,一书包砸到了我头上,生气的大骂一声:“死流氓,滚!”

她开心的拿着杯子,用那性感的嘴唇抿了一口。

为此,我再也不敢和她说话,也不敢借作业了,生怕万一又说错话,到时候阴影就更深了。为了我的强大的自尊心,我决定反思我的计划。

4

(老韩的课)

猥琐的好奇心战胜了我小宇宙强大的自尊,我闭了一只眼,用另一只眼偷偷地瞄她,默默地欣赏着她的每一处,性感的鼻梁,苗条的身段,那一刻我浮想联翩,有朝一日,她挽着我的手臂走在校园里,被所有人的羡慕秒杀。就这样想着想着……

她好像看了出来,拿起笔在我的胳膊上捅了一下,“听课”!

我赶忙“哦”了一声,揉着胳膊更是窃喜。

这一切都被滔滔不绝的讲课的班主任老韩看到了。

“郭小旭,站起来”班主任一声大吼,我惊悚的站起来了,擦了擦嘴角将要流下来的口水,看着班主任。

“上课愣什么神呢?白日做梦?还是看上了哪个妹子?”班主任像往常一样风趣幽默。

我低着头脸红,班主任看出了我的心思,说让我坐下,专心听课。

我心神不安的像过年杀猪一样那只猪的心情。

第二节语文课,语文老师怒气冲冲的走进教室,喊着要背会昨天学的一首诗,上课默写。我心想这货是不是更年期到了,是不是所有女人更年期到了都这样,我看着安佳雪不敢再想下去。

课间快乐的气氛马上消失地无影无踪,一个个拿出书本埋头狂背,甚至有些人开始做小抄,不幸的是被语文老师发现让他滚到后面抄100遍。

安佳雪也拿起书背,当我翻开书看到昨天学的是《诗经》里的《关雎》心里乐开了花,我早就会背了,对于我这种风流才子必然对这些好诗不会放过,早已倒背如流。

上课铃响了,老师发了稿纸要求默写,我很骄傲的写完了,扭过头去看她只写了几行,满脸写着不会。于是该我表现了。

我用胳膊肘轻轻的碰了碰她,把我的纸挪过去,示意她快些抄,她看了一眼语文老师摇摇头,我小声的低头私语:“你还没看出来吗,他的脸拉得跟驴脸似的,你想吃枪子吗?”她被我逗乐了。

不一会老师让课代表收,看着课代表一路走着一脸悲伤我就知道她也没写出来,估计心想完蛋了。

语文老师看着手里的“检测结果”,更是恼火,全班只有少个别人写出,其中就有我和安佳雪,老师疑惑看着我,让我起来背一遍,我当然会背啊!

很顺畅的背完,我问老师:“老师我能坐下吗?”

老师惊奇的点点头,对着全班表扬我,我这么差的人都会,说明好好学了,让所有人像我学习,最后她把那一打纸狠狠地甩到桌子上爆出了学生历史上一句经典——你们是我这一届带的最差的。

5

晚上,我躺在床上玩着手机回忆着着我的表现,心里乐开了花。

一条信息出现在我的手机上,是个陌生的号码,我好奇地点开,一行字映入了我的眼帘:郭小旭我是安佳雪,我想让你做我哥哥。

卧槽,两个卧槽,三个我操,我头昏脑胀,心想我的女神竟然让我做他的哥哥,我喜欢她,以后这会不不会是乱伦,我的瞬间停止运转,整个世界一片黑暗,我没得到答案。

我抖动着手指打下我与想象相反的话,发了出去,我竟然答应了。我为世界打抱不平啊!苍天啊,大地啊!你为什么这样对我。

宿舍门碰的一声被撞开,哥们大便一头钻进被窝,闷头大喊,卧槽,我今天遇上了一个菊花般的小妞啊!

我疑惑,“大便,又艳遇了?”

大便不是他真名,他叫先锋,只是因为长得有点着急,我们大家避着他讨论过,可能是名字的缘故吧!

被窝里他还在嘚瑟,“噗”的一声,屁味冲满他的被窝,他连忙掀开被子出来透气,屁味弥漫了整个宿舍,但他仍然意犹未尽的享受着。

待宿舍安静下来,我躺在床上,做了梦,梦到安佳雪躺在我的怀里,而我对着蓝天傻笑,好想一直这样,永远不要醒来。

现在我只能以一个哥哥的身份来跟她说话,说不伤心那是骗小孩地上一泡屎让去摸一下的心情。

就这样全世界都疯了一样知道我是安佳雪的哥了 。

6

从食堂吃晚饭回到教室上晚自习。

刚进门我看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她竟然跟数学课代表“咬耳朵”离的还那么近,突然我五雷轰顶,就像头顶的吊扇再不会转了,灯塔轰然倒塌,整个世界格式化——我失去了我的妹妹,但我不甘心,朝他们大吼:“你们两个,在干神马?”

他们俩像被我捉奸在床一样惊恐地看着我,她说:“他在给我讲数学题,你吼什么吼。”

晚自习我被要求离开了我的座位,坐在别的地方,因为她说要他坐我那里补习数学。

我很愤怒,所有的细节我都看在眼里,她拿出演草纸铺好,仔细看着他听他说,是那么的开心。卧槽,我青春期的怒火被点燃,我一气之下跑了出去骑上自行车找我的朋友喝酒。

朋友是走读生,知道我来要喝酒,二话不说。夜光下,马路上,两个少年消失在夜空中。

我们坐在路边喝着闷酒,朋友看着我,闷不做声,一瓶接着一瓶。

一阵铃响惊醒了陷入沉思的我们,我拿出手机一看是舍友打来的,很着急:你他妈去哪啦?你妹被“学校墙角小分队”抓住了,快回来,人家伤心欲绝。

哎呀,卧槽,两个卧槽,三个卧槽。挂了电话我抓起自行车向学校狂飙去,留下朋友在原地一脸惊呆。

我远远地看到她在一棵树下蹲着哭泣,扔掉自行车,我冲过去跑到了她身边,她抬起头看着我,眼圈红红的。

“你怎么过来了哥,我好伤心。”她抽搐着。

我沉默,看着她。

“陪我走走好吗?我想找个人说话。”泪水又一次冲满眼眶

我点点头。

学校环道,两个小青年并肩走着,天气阴沉沉的。

“哥,我谈恋爱了。”她望着我说,眼里透露着一丝忧伤。

我点点头,心里有点难受。就像她开心的对我说,老公我有新男朋友了。

“就在刚才,我和他聊天,他很喜欢我,我接受了他的告白,没想到,在路上散步被学校抓住了我们,要给处分叫家长,我很害怕…..

“什么时候的事,那么快就告白了?”我心塞,打断了她。

“就是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做题,他给我一个函数方程式,让我画图,我画出来了,他夸我很聪明,那幅图是一个心的图像。”

“然后呢?”

“然后,然后…就这样了。”

“那他人呢?”

“他走了,临走说,算了,我不是他命中注定的,就因为我和你第一次约会被学校抓住了,没缘分,难道这就和没缘分扯到一起吗,难道喜欢一人,相信这些无聊的东西吗,难道他的眼里只看到缘分才是真爱吗?他就是个混蛋,白痴,傻逼。”她对我哭着嘶吼。

我低下了头,又一次沉默。

7

起风了,树叶被吹得沙沙作响,一滴雨打在了我的脸颊上,好像下雨了。

她抽泣着,缩了缩身子,我把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肩上,她看着我,身上冒着热气透过背心弥漫在空气中。

“你不冷吗?干嘛给我衣服,我不要你的衣服,我不冷,”她取掉衣服还给我。继续低头抽泣。

我笑了一下,灯光灰暗,或许,她没看到,我整理一下衣服又给她披了上去。

她抬起头,脸上泪水夹杂着雨水,哭着说“为什么对我那么好?我不需要别人的帮助。”

我顿了一下,原来我是她眼里的别人,马上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是你哥,没有为什么”我小声的回答她,怕她生气。

她怔了一下,擦了一下泪水,看着我,整个世界好像此时暂停了10秒,她用脚踢了我一下,又用她的小拳头锤着我肩膀说:“死哥哥,都这个时候了,你也欺负我。”她停止了哭泣

我嘿嘿的笑着,拿出了一杯温酸奶递给她:“路上路过商店的时候买的,知道你做作业,没吃饭。”

她接住攥在手里,脸上路出了笑容。

我又把衣服拉倒她头顶,说:“下大了,回宿舍吧!要不然会感冒的”

她把衣服撑着,要我钻进去,一块回去。

一路上,人很少,偶尔几个熟人看着我们擦肩而过,惊呆了。

“晚自习干嘛去了?”她突然问我。

“晚自习。哦,我去跑步”。

“跑步干嘛”

“锻炼身体,以后保护你。”我嘿嘿的笑着。

宿舍楼下,和她告别,我淋得像狗一样,准确的说比狗还惨。

“回去换身衣服,别着凉了,嗯——衣服我先收着。”

我望着她,直到消失在我视野的尽头。

8

晚上,我还是感冒了,头痛,咳嗽,翻来覆去睡不着,闭上眼睛是她的背影,睁开眼,是房顶。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她躺在我的怀里,而我对着蓝天傻笑,好想一直这样,永远不要醒来。

班主任知道了这件事,决定不能闹得太大,向学校求情,不让记过处分,她又是985高校的分子。学校答应了,只是让写1万字检查,以示警告。班主任也松了口气,回去让它在班里站一个星期当做处罚,毕竟班有班规,不能因为学习好就破例。

她站在后面,我有点难受,我也陪她站在后面,理由是:“上课睡觉,滚到后面站着。”她看到后很开心。

下课,她扯着我的衣服,向我苦诉,哥哥,我的检讨,1万字,好哥哥。

于是乎,她那一万字,我熬夜一个星期,成了国宝,奋笔疾书,极尽精尽人亡,用尽我所知道的词语,写完了。

一天晚自习,我在抄她的作业,她突然跑过来着急地说:“哥,有人追我,我不想谈恋爱了,我不敢拒绝他,怕他伤心,但我又没说,你帮帮我,好哥哥。”他缠着我的胳膊撒娇的说。

我整个人都酥了,看着她弯着腰撒娇的样子,小白兔在眼前一晃一晃的,青春期的荷尔蒙冲破神经递质的阻挠斩杀了所有的肾上腺交流直到云端,当场鼻血狂飙。

“哥,你怎么了,你流鼻血了诶!你没事吧?”她好奇的看着我。

我刷的站起来,用手擦去了鼻血,说:“好。这是内伤,没关系,一会就好。”

她吓了一跳哦了一声。我问是谁。

“隔壁班王胖子,他很胖,很壮。”

没等说完我就冲了出去,以至于后半句没听清楚,后果可想而知。

我被揍了一顿,掉了两颗牙,不过他也没少吃亏,被我踢到小丁丁,估计得半个月痉挛,不能爽左手。

但是,我怎么能那么容易服输。

一个人打不过他,我还有兄弟,还有舍友。回到宿舍,我撞开门对大便说:“大便,有人欺负我妹。”

大便在床上正畏缩着撸管,看到我怒气冲冲地冲到宿舍,立刻从床上弹起来,边提裤子边说:“什么,有人敢欺负兄弟女朋友,吃饱撑着啦,老子灭了他。”

大便这人最讲义气,不过多么无理的要求,只要我告诉他,哪怕上刀山下火海。

9

第二天中午,大便打听好了,胖子在足球场踢球,目标锁定,我们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走在路上,路边的同学看到赶忙躲开,就连打扫卫生的阿姨都给吓坏了,连忙给学校打电话:黑社会杀到了校园。

天上的乌云就像海水一样,笼罩在我们头顶轰隆隆的响,大风吹得树枝断落,国旗飘飘,好像预示着一场必胜的战斗,这情景不比电影里的差。

足球场地势比较低,得从楼梯走下去,看到了胖子我一下子火焰飙升,也来不及走楼梯了。大便更是疯狂,可能是昨天没撸出来,精虫上脑,直接从两米高的高墙跳了下去,没想到下面有个土坑,歪了脚踝,躺在坑里没起来,后面的人也没管那么多跟着跳下去,就这样我损失一员大将,一群士兵,我跳下去把他从人堆里拉出来,整个人都不好了。

什么叫他妈的出师不利,曹刿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一鼓还没作气就没气了,卧槽,两个卧槽,三个卧槽。

大便说:“没事,走我们继续前进。”号角又再一次吹响,我带着一群“伤残勇士”直杀球场,准备手刃胖子,血洗掉牙之辱。

胖子看地一愣一楞擦着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看到了我,撒腿就跑,大便上去把他摁倒了,一大波人冲上去乱踹,外面我到处找胖子。

不久,学校来人了,我们四散而逃,更有人也把胖了一圈的胖子抬走了,学校没抓住一个。随便问问就撤了。

我搀着大便冲向医务室看脚踝。

检验结果出来了,上面写着:睾丸淤血,脚踝痉挛。

我承认,我可怜我的一个月的生活费啊。

我搀着大便上个厕所,我俩对视,畅怀大笑。

到最后我都不知道他打成睾丸淤血是怎么回事。

赞 (19)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