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恩负义”的王传君

我勒个wolege.com

© 岛上十点

01

《爱情公寓大电影》定档暑假,作为号称由原班人马打造的情怀电影,却独独少了关谷神奇和陆展博,他们两位演员分别是王传君和金世佳。

王传君最近很火热,在《我不是药神》中饰演一位慢粒性白血病人,他哆哆嗦嗦的表演,完全抛弃了爱情公寓中那个假日本人的刻板人设,和《罗曼蒂克消亡史》中饰演的上海市井小民,风味也大不相同。

金世佳能拿得出手的作品不多,在《美国队长3》里出演了一个龙套:只有一个镜头的新闻记者。在《一个勺子》中主演一个流浪于街头的弱智,片中甚至还有全裸的镜头,演技之奔放,别说是认出《爱情公寓》里的陆展博了,乍一看还以为是徐锦江。

这两位努力地想摆脱《爱情公寓》里给观众带来的刻板印象,他们践行着一个道理:演员不应该有人设,它是囚禁自己的牢笼。

人设同样也是包裹着蜜糖的砒霜,同为《爱情公寓》起家的陈赫依靠“贱人”人设成了综艺大咖,但也因为人设很难再从曾小贤的影子中脱逃。他在《爱情公寓》剧中的slogan“好男人就是我,我就是曾小贤”,竟成了他职业生涯的两大梦魇。

既然王传君和金世佳想逃离人设,不再参演《爱情公寓大电影》也就很好解读,但是《爱情公寓》的粉丝们可不这么想,他们因此给《我不是药神》献上了一星评价。

那么咱们今天就来聊聊,王传君到底有没有忘恩负义。

02

弃旧恩选新枝的王传君,究竟是什么人?

他于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04级表演系本科,和郑恺住在同个寝室,同班同学还有陈赫、李金铭、江疏影、海陆等人。2007年,参加了东方卫视一档节目《加油!好男儿》。

这是一档“青蛙变王子”的选秀节目,同期选手有李易峰、井柏然、付辛博。王传君拿到了上海4强全国20强,时至如今,这档节目里有的人风光无两,也有人浮浮沉沉黯然离场。

伴随着国内第一次选秀风潮大热,他的出道之路并不算一路顺风,王传君从来不是最顶尖的那一个,但他却总能一路走来。

毕业接拍《爱情公寓》,因为关谷神奇这一角色被大众所熟知,这是扮演一个说着别扭中文的日本人角色,他的口头禅是:我分分钟切腹自尽。

后来《爱情公寓》火遍了大江南北。

显然,王传君是能感受到这部剧带来的热度的,即使《爱情公寓》一直被美剧粉们扣着抄袭的帽子,但从2008年到2014年,王传君整整接拍了全四季,甚至还接了一部爱情公寓的山寨雷剧:《情定爱情公寓》,整部剧里,也只有他作为原版的主演出演。

翻看王传君的电影近作,也只有《罗曼蒂克消亡史》评分过了7分,出演了一个上海马仔的龙套角色,市井小民的形象演得很有灵性,只不过镜头寥寥,在有葛优、章子怡等一票大咖的主演名单里,王传君排在十名开外。

除此之外,从2014年最后一部《爱情公寓》至今,王传君参演的七八部电影作品的水平线均只在5分上下,直到最近的《我不是药神》大爆发,他作为剧中主演一飞冲天,登上了9分高分电影的宝座。

在如今对他一溜吹“追求艺术”的赞美中,我们双向的审视他的经历来看,王传君其实也没那么不同。他也接拍过不知所谓的烂片,手上并无什么优秀的资源,而在《医馆笑传》、《明星兄弟》、《国民大生活》中绕来绕去,合作对象还是陈赫那一帮人。

所以相比艺术追求,王传君其实更是个聪明人,他聪明在哪儿?商业化十足的烂片里,他积蓄能量,挣钱归挣钱;而到了该飙演技的时候也没含糊,心中有数,有备而来。

直到耐心遇到了文牧野执导《我不是药神》这天赐良机,牢牢凭借实力抓住了机会,完成了演员生涯的一波爆发。

这个机会我相信徐峥曾向很多人打开,但是为什么王传君可以,而很多人却不行?

你要说是王传君演病人两天不合眼,一顿吃44个包子5碗面,那这都是后话,除了耐心和厚积薄发以外,我还得借用宋方金老师的一句话:

说到底只不过是个合格的演员,但当周围的人都不合格时,合格就成为了一种难得的品质。话说回来,如果每个人都能做到合格,我们这个倒霉的行业也会迎来春天。

03

而且像王传君一样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这很不容易。

五一那几天我和前同事撸串,他和我前几年曾在同家游戏公司共事,后来跳槽到了广州做页游。游戏我还进去过,一来玩家就扮演皇帝,不断搜集妹子建立后宫,里头的文武官哪里是大臣,各个像是个皮条客。

我很佩服他,因为他也是个聪明人。很多人工作时都在浑浑噩噩,他不一样,入行的时候只为了学,去做拉皮条页游挣钱的时候只为了钱,从不朝三暮四,非常爽快,这一点点道理,许多人想不明白。

很多人跳槽是往往是对现状的不满意:薪资不高、太辛苦、晋升空间小、学不到东西。

但是下一份工作会更好吗,更多只是换了一种不满的方式。

每份工作都不会平白无故的把所有好处都占齐了,高薪资是以往过去能力的变现,太辛苦往往偿还的是你能力不足的负债。

既想赚钱又能涨经验的机会可遇不可求,当机会的舞台摆在面前时,也只有准备好的少数人能够上台表演,就好比王传君这次的有备而来。

所以一份工作好不好,很多时候取决于自己的期望,缺钱,请往钱多的地方去,做好能力变现的准备。混经验则做好吃苦的打算,没有免费的午餐。

而现实是很多人对工作总抱有幻想,明明干的是街边五块钱的买卖,却矫揉造作的像个小姑娘,不想自降身价,既心生妒忌想从人家嘴里分一口好吃的,等有机会来临时,又拿不出本事患得患失,瞻前顾后。

在没搞清楚工作和自己期望的关系之前,托着腮想着下一份工作会变得更好,这不是一个成熟的跳槽的理由,在这一点上,他们俩都是个聪明人。

04

王传君是聪明人,他如果不抛弃假日本人的刻板人设,才是对《爱情公寓》带给他如此多资源最大的“忘恩负义”。而在平衡了工作和自己的期望之后,他还想再进一步。

在电影行当,想拍电影混口饭吃,得看资方的脸色,资方想要、你想挣钱,甭管你喜不喜欢,跪着也得演。你不演,想跪却没门子的人去横店一抓一大把,还得上一边排着。

不想跪?那也行,自己拍自己喜欢的,自掏腰包,也没人拦着你。

王传君要想坚持自己的艺术理想,那曲高和寡,挣不了大钱。想通俗易懂赚普通人的钱,那就得把艺术理想放放,伺候好普通人的普通审美,乖乖拍《爱情公寓大电影》。

但以王传君的性子这两条路他都没选,而是在商业片和艺术理想之间,阴差阳错之间走上了一条血路。

这条路有多难,姜文在2010年自导自演的、中国史上最牛逼的商业娱乐大片《让子弹飞》中给了答案。

彼时他扮演的张麻子是一个山上的土匪,劫了来鹅城赴任的县长火车后,替了他走马上任,而第一件事,就是和汤军师讨论如何挣钱:

汤:百姓都成穷鬼了,没油水可榨了。
张:老子从来就没想刮穷鬼的钱。
汤:不刮穷鬼的钱你刮谁的呀?
张:谁有钱挣谁的。
汤:当过县长吗?
张:没有。
汤(招手):我告诉告诉你。县长上任,得巧立名目,拉拢豪绅,缴税捐款。他们交了,才能让百姓跟着交钱。得钱之后,豪绅的钱如数奉还。百姓的钱三七分成。
张:怎么才七成啊?
汤:七成是人家的。能得三成还得看黄四郎的脸色。
张:他?!我大老远的来一趟,就是为了看他的脸色?
汤:对!
张:来(招呼手),我好不容易劫了趟火车,当了县长。(对。)我还得拉拢豪绅,(对。)还得巧立名目,(对。)还得看他他妈的脸色,(对。)我不成了跪着要饭的吗?
汤:那你要这么说,买官当县长还真就是跪着要饭的。就这,多少人想跪还没这门子呢!
张:我问问你,我为什么要上山当土匪?我就是腿脚不利索,跪不下去!
汤:原来你是想站着挣钱啊。那还是回山里吧。
张:哎~这我就不明白了,我已经当了县长了,怎么还不如个土匪啊?
汤:百姓眼里,你是县长。可是黄四郎眼里,你就是跪着要饭的。挣钱嘛,生意,不寒碜。
张:寒碜!很他妈寒碜!
汤:那你是想站着,还是想挣钱啊?
张:我是想站着,还把钱挣了!
汤(摇头,正色道):挣不成!
张:挣不成?
汤:挣不成。
张:(从袖口中甩出一把枪来,拍案):这个能不能挣钱?
汤:能挣,山里。
张(惊堂木拍案):这个能不能挣钱?
汤:能挣,跪着。
张:(把枪和惊堂木一合)这个加上这个,能不能站着把钱赚了?
汤:敢问九筒大哥何方神圣?
张:鄙人,张麻子。

要我说,王传君的“惊堂木”和“手枪”这才刚刚拿在手里,他有愿望也有能力走上这条道,但真要达成站着挣钱的伟大理想,《我不是药神》只能算是一个好的开局,而后面还有千重山万重浪。

等到哪天和张麻子一样革命胜利时,大伙再送上一句“牛逼”那也不迟,姜文就在这条血路上趟着过河,十几年过去了,我相信他是多么希望这条路能够熙熙攘攘。

赞 (23)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