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狂人

我勒个wolege.com

© 叉哥

1.

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

我不出门,已多天了。今天不得已,的确要死了。

虽不在东山,我还是有点怕。

不然,赵家人牵的狗,何以看我两眼。

我怕的有理。

毕竟,狗是真狗,疫苗未必是真的。

2.

今天全没月光,我知道不妙。

晚上小心出门,高掌柜的眼神便怪,似乎是怕我,似乎想害我。这三五人,灯光下推杯交盏。高掌柜张着嘴,对我一笑。我从头冷到脚跟,他们都勾结好了。

疫苗之王,三巨头啊。

3.

我可不怕,仍然走我的路。

前面一伙人,被缝了嘴巴,在地上划写什么。我不识字,大声问“告诉我写什么!”他们噤若寒蝉,脸色铁青,转身可就跑了。

国大夫在屋里,欲言又止说,你别来了,要下雨了。

我想,我同高掌柜什么仇,路人又为何怕我。不过二年前,打了她的狗,这伙人代抱不平?还有高大夫,何以今天也睁着怪眼睛。

似乎想救我,似乎想害我。

我都快死了,这真叫我怕。

最奇怪的是,街上的孩子,裸着身子,抱着孩子的人,蒙着眼睛。我吃了一惊,遮掩不住。那青面獠牙的三五人,牵着大狗,狗还没叫,便都哄笑起来。

4.

兽爷赶上前,硬把我拉我回家中了。兽爷说,别去取药,沾着血呢。

尤其这一件事,越叫我猜不出底细。不知道谁疯了,难道我傻了?

他们,也有给赵家人抬过轿的,也有给高掌柜掌过嘴的,也有给国大夫救过命的,也有给百姓摇过旗的。他们发过财,享过福,挨过饿,也被割过韭菜,那时的脸色,全然没有今天这么惨白。

难道他们和我一样,被赵家人的狗咬,都快要死了?

我想起前几日,镇上的邮差,和我大哥说,邻村的鸿茅喝药酒,给毒死了。

有人要告状,给抓住打死了。三五人便挖出了他的心肝来,泡酒喝,可以补良心。

5.

想起来,我从顶上直冷到脚跟。

他们会杀人,未必不会杀我;他们会吃人,未必不会吃我。

6.

晚上睡不着,凡事总需研究,才会明白。

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都着“大国盛世”这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

满本写着两个字是“韭菜”。

7.

乌云来了,黑漆漆的,不知是日是夜。赵家的狗又叫起来了。

睡狮的决心,狼狗的贪婪、狐狸的狡猾、母鸡的懦弱……

救救孩子……

赞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