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封掉的陈一发和卢本伟

我勒个wolege.com

因为游戏圈和社交媒体圈并不互相了解,所以可能很多关注我公众号的人并不知道陈一发被封了,也不知道陈一发是谁。

今天,可能更多的人还在回味昨天吴亦凡的Diss Track,或者在刷阚纪分手的事情,但在我的圈子里,今天一整天,满屏都是“陈一发真的要凉了”。

为什么?

因为一则视频(目前视频已无法观看):



不用管这则视频究竟有没有被剪辑过,也不用管这视频究竟是不是其他主播团队发出来搞陈一发的。单就这几句话,这几个画面,被传播到官媒的时候,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更别说这两天,几乎所有相关账号都在讨论这件事。

营销号在说:



共青团中央置顶了在说:



有卢本伟的前车之鉴,江苏网警的这条微博一发,其实所有人都知道,陈一发要凉了。

只是没想到凉得这么快。

中午12点的时候,斗鱼发公告说要求主播陈一发进行直播内容整改。



过了没几个小时,又追加处罚,表示封禁陈一发直播间,没说多久,可能是几个月,也可能就是永久了。



该骂的,其实官媒都骂完了,所以我说点别的。

我是个很爱看直播的人,但不是陈一发粉丝,如果真要说我看哪个主播比较多的话,一个是打《DOTA2》的OB战队,我比较爱看雕哥的直播。一个是SC2的星际老男孩,我爱看大哥打《魔兽》,还有一个是B站的王老菊,可惜怎么也找不到《仁王》的最后一期视频。

直播这个行业,前两年真的是风口。

我算半个游戏圈的人,可以说一些数据。

比如说之前找熊猫某知名游戏主播直播玩我们的游戏做广告,一个小时的价格是8万元。当然还有更高的,其他平台有20万、30万,甚至还有报价50万的。

一个小时50万是什么概念呢。

2018年,北京市夏季求职期平均薪酬一个月是10000元(这已经是白领级了),那他们如果要赚50万元,需要4年时间,更别说这是在北京。



所以才会有当时还不到20岁的嗨氏,一冻结就冻结4970万元资产的新闻出来(当然抽成后不会有这么多,但也是天文数字了)。



前两年这个行业全是钱的时候,随便一个女主播进来,卖卖萌发发嗲,就算什么都不会,也能有每个月2万~3万的收入。说不定做大了,还能做成大主播,那可能一下就到人生巅峰了。

之前拜访某大直播平台副总裁的时候,正是直播最火的时候,他说:

“每个人在进来之前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火,之前在其他行业都做得不舒服才会来直播,所以你要说他们是带着梦想进来的也对。其实我们推人之前也看不准,但真要火了,他们赚得比我们平台多。”

陈一发也是一样。

陈一发是个80后,重庆人,其实今年已经30多岁了,虽然看不太出来。

资料说陈一发的父母以前是重庆的老师,后来下海开过小超市但没赚什么钱,陈一发本人在直播之前,从事建筑行业,不过确实也没太大的成绩。

2014年9月的时候,陈一发开始在斗鱼直播。那时候她微博只有2000多粉丝,互动不多,不过在那会儿乌烟瘴气的斗鱼里,陈一发不太一样,不搔首弄姿,反而像其他男主播一样走幽默搞笑的路线,所以有了不少粉丝。

因为是建筑行业的,那会儿她还会用CAD去画一些东西进行互动。





这里还有一个那会儿陈一发查房冯提莫的视频,那会儿两个人都不像现在这样万人追捧,冯提莫还不长现在这样。

陈一发唱歌很好听,尤其是中低音很有磁性,我在录音棚听过,也听过清唱,没得黑,唱功一流,甚至不太需要修音。

但最早我知道这个主播不是听她唱歌,是看她和LONGDD还有谢斌开黑打《DOTA2》。



因为游戏打得好而且歌也唱得好,后来她还参加了DOTA圈的海涛办的“游戏麦霸我最6”栏目。


那会儿陈一发坐在一个很简陋的,办公室改的演播室里,害羞地参加一个并不太大的节目

这其实也就是三年之前的事。

三年在其他领域可能不算什么,但直播领域不一样,三年足以让一个人彻底红起来。要知道三年前斗鱼的女主播还在卖胸露肉,最火的还是“斗鱼三骚”那种类型的主播。

但现在你去看看,一个个都已经完全凉透了。



游戏、搞笑、亲和力,这些当然都有,但是让陈一发真正火起来的,还是她的歌声,以及《童话镇》。

《童话镇》这首歌,现在在网易云一共有超过22万条评论。

要知道吴亦凡这样的顶级流量明星,最高的也只有45000条评论。周杰伦(虽然大部分因为没有版权被下架了)这种华语乐坛的神级人物,最高的《布拉格广场》也没过10万条评论。

这首歌被无数明星翻唱过,我印象最深的是硬核说唱诗人陈学冬在《跨界歌王》上的翻唱,注意听后半部分……

所以你看到,自从《童话镇》火了之后,陈一发当然也玩游戏,但是她的重心,还是转向了音乐——参加比赛,录新歌,做网易云音乐的电台。

有一次,我们和陈一发有一个合作,要她唱一首游戏主题曲。

你说华晨宇给《王者荣耀》唱《智商二五零》,唱了也就唱了,你搜“华晨宇”,点进去下面第九首歌就是《智商二五零》。同样的还有周杰伦唱《英雄》,张碧晨唱《渡红尘》,王菲唱《EYES ON ME》,都是能在这些艺人名下找到的。

但是当时陈一发就是不同意用她的名义去发自己演唱的那首歌曲,按照她的说法,她现在就没有几首歌,如果就正式发布一首广告歌曲,对未来不太好。

那时候我才意识到,陈一发并不想一直做一个主播,她正在往艺人的方向发展。

她是个80后,而且不是80末的,陈一发开始直播的时候已经快30岁了,现在已经30多了。

娱乐圈是年轻人的天下,按照正常路线,她已经不可能出道了,但是通过直播,她至少很接近那条路了。

下面这张图,是2017年斗鱼嘉年华上,陈一发唱歌后和前来的粉丝合影。对比上面那张2015年的照片,总会有种在做梦的错觉。

但是,梦,终究是草根的一场梦。


陈一发在2017斗鱼嘉年华上唱歌后,和前来的粉丝合影

“斗鱼一姐”陈一发凉了,但陈一发不是第一个凉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凉的。

在陈一发之前,“斗鱼三骚”早就凉了,“斗鱼一哥”卢本伟也凉了没多久,其他平台各种自己凉了的,被平台封杀的,被国家封杀的主播不计其数,更别说曾经那个能和一线明星叫板的MC天佑了。

主播们大多学历不高,其中不乏很多满嘴脏话的主播——因为他们现实中就是这样的人。

比如说有个主播,对外称从小爸爸不在了,妈妈是个后妈,家里不能给他任何资源,于是他很小就为了生活去闯社会,最后通过游戏闯出一片天。







还有之前已经凉了的卢本伟,从小也是和养父一起生活,也是16岁出来开始打拼。不过他比上面那位主播好一点,因为赶上好时候了,《英雄联盟》也是个职业化比《DOTA》做得更好的游戏。

整个游戏直播行业就是充斥着这样一些人,别说大学了,有些人可能高中都没上过(王兴前两天说了个数据,说中国本科率只有不到5%,所以其实这是你们平时见不到的,在网络上沉默的中国),你指望这些人能多有素质?

如果没有游戏,没有直播,现在住大房子开法拉利的他们,可能还在这个社会上打拼。

说到底,直播终究是草根的舞台,中间的佼佼者,也是草根中的王者,是平台和其他草根把他们推到了云端,现在也是平台和另一些人让他们重重摔下。

卢本伟凉了之后,我们都说其实那时候直播吃鸡开挂的人有很多,大多数人都选择装死,过去也就过去了,只有卢本伟非要硬刚,结果凉了。

如果卢本伟有个稍微专业点的公关团队,一开始策略就不会选错,绝不会有后面那些事。

陈一发凉了以后,朋友说,如果她是个明星,有专业的经纪团队,受过哪怕一点点培训的话,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就算说出来,两年前的东西绝对早就公关干净了。

要我说,其实不需要受过什么培训,如果和以前的陈一发说,她能火到现在这个程度,她也绝对不会发2011年那些愤世嫉俗的微博,也不会说那些出格的话。

你看吴亦凡现在都被jrs指着鼻子骂了,还不是只能忍着,发一首讲LOVE&PEACE的歌。你说他是没脾气不想骂回去吗?他只是处于这个位置,实在没办法REAL而已。

我不为陈一发可惜,站在那个位置上,就会被人拿着放大镜找黑历史。虽然那段话我看过全视频,是在形容“唱日语歌的人来势汹汹”,但拿南京大屠杀说事还是太过分了,说过什么话就该承担什么样的后果,这没毛病。

你要还觉得自己苦,那暴走漫画大概要哭给你看。

但我可惜的是,可能以后这些个直播明星,可能一个接着一个都要凉。就我有限的看直播的经历,立马就能在脑海里想出,封杀那些主播的理由是什么。

我看过的每一个当红主播,无一例外。

曾经如火如荼的直播行业,如果最后都变成一团泡沫,不知是喜是悲。

最后说两个细节。

我见过一次陈一发,在拍摄的时候。

她虽然被称为“电竞贾玲”,脸有点婴儿肥,但她其实是非常瘦的一个人,瘦到感觉一阵风吹过来就会飘走——即使这样,她还是只吃很少东西。

我们和卢本伟也合作过一次,那次其实卢本伟的效果是最好的,但是因为他自己犯了一些失误,所以说好直播一个小时,他帮我们直播了一个半小时,之后还一直道歉。到了第二天,居然又帮我们直播了一会儿。

没有结论。

自己体会。

赞 (21)

评论 3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小哥可惜了发姐回复
  2. ylj554那时候的他是White现在的他是五五开回复
  3. 一修不是要凉是真的凉了。萝叔叔的B站视频已经被全部删除了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