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越不啃老,你爸就越容易中年危机

我勒个wolege.com

© 为你写一个故事

-01-

经济独立以后,我爸妈总想多为我多做点事,但其实他们能做的事情也有限。

就拿我爸为例。

我从事的行业他不懂,我的收入远高于他,我接受信息的速度其实也比他快,所以我想他大概是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的。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父母越来越爱和我说一句话,叫:

“有什么忙如果我们帮得上一定要找我们。”

基本上我回家要说,我离开家要说;我和他们打电话他们要说,快挂电话的时候也要说——而且每次两个人都异口同声,显得又焦虑又失落的样子。

他们叮嘱的频率很高,甚至远高于我大学的时候,能看出他们真的很想帮我做点什么,但其实他们什么都做不了。

-02-

我有个做游戏的朋友也是一样。

他说当他刚赚到100万的时候,他爸非常着急地要他用家里支援的100万一起,付首付买一套房子。

那时候他的公司做的有声有色,来钱很快。而且他们家并不算富裕,妈妈不工作,爸爸是企业普通员工,这100万已经是他爸一辈子的积蓄了。所以他很疑惑,为什么爸爸这时候要拿出家里所有积蓄给他买房。

“我想再攒100万,其实最多两个月,这钱你自己拿着享受,不用担心我。”

“不行”,他爸斩钉截铁地回答他。

后来我劝他说,这是你爸爸作为一个一直以来家里顶梁柱的最后自尊,如果他不会干涉你生活,你还是拿着吧,反正你有钱,以后多孝敬孝敬他。

就前两天,后台还有个爸爸找我咨询类似的问题。

他说他儿子现在很成功,做自媒体赚了钱,不怎么需要他这个爸爸烦了,但他反而没有几年前快乐。

几年前儿子虽然成绩不好,但他这个爸爸总还能为孩子做点什么,孩子也崇拜他,而现在他什么都无法为孩子做,感觉自己渐渐是个废人了。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只好说做自媒体的其实压力也挺大的,儿子总会有受不住回来找你的时候,日子有可能会回去的。

虽然我知道这不可能。

-03-

东汉赵岐曾说:

家穷亲老,不为禄仕,二不孝也

意思是说大了还在家里啃老,不奋发求强的人,是不孝的——这我当然同意,也丝毫没有为终日无所事事,拖累父母的人洗白的意思。

但事实就是,如果你真的一点老都不啃,长大后一点都不依赖父母的时候,其实你父母除了欣慰以外,同时也会有一种非常失落的情绪。

因为我们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都需要依托着什么生活,可能是爱情,可能是事业,可能是信仰,金钱,而很多人的父母就是依托着家庭生活的。

他们早就已经习惯了为家庭,为孩子付出,用付出换来孩子的茁壮成长,而这种付出带来的成就感,以及孩子对他们的崇拜感,则支撑他们继续走下去。

你看那些一把年纪了还在插手孩子感情生活的妈妈,那些抱怨孩子无法自食其力,帮孩子安排工作的爸爸,其实在担忧的抱怨的背后,也是在偷笑的。

孩子还离不开自己。

中年人们为其发愁,却又以此为荣。

被需要是一种烦恼,但也是一种光荣。

虽然可能已经秃了,可能事业上已经到了瓶颈,可能感情上早就平淡如水,但只要依然有人需要他们,只要他们还能继续付出,还能继续为这个家,为孩子做点什么,他们就没有太老,那种伴随着中年而来的无力感,就不至于蔓延得过快。

说难听点,虽然看起来是父母为孩子忙前忙后,但这时反而是父母在从孩子身上吸取养分。

如果哪天突然告诉他们,孩子长大了,翅膀硬了,你们的付出不再有意义了,他们除了觉得轻松以外,更多的会觉得失落,迷茫。

有的父母会尊重孩子,放孩子自由,但有的父母则会用尽各种力量,试图让孩子永远依赖自己。

比如用一些小事找你的茬,证明如果没有他们,你做不好事情。

比如控制孩子的经济来源。

比如给孩子洗脑,说在家住,稳定最好。

比如道德绑架,动不动就说孩子翅膀硬了,不要父母了。

有个大学同学,毕业以后家长千方百计要她留在身边工作,然后现在毕业两年了住家里,连出去旅游的权利都没有,要旅游就必须带着她妈妈,否则她妈妈就不停地问她:

“你是不是不要妈妈了?”

“你是不是长大了不爱妈妈了?”

“妈妈是不是没用了?”

像个还在吃奶的孩子。

-04-

事实上,这种关系不论是对你,还是对你家长都是非常不健康的。

所以如果你是个爱好自由的人,是个有独立人格的人,无论多么残忍,都必须给父母断奶。无论多么辛苦,都必须得经济独立,最好能自己养活自己以后,尽量就搬出去住,不要和父母住在一起。

你可以选择经常回去看看父母,和他们度过一段时光。

你可以帮助他们培养兴趣爱好,把他们因为你而一片空白的人生填补起来。

你应该明白,他们需要的是你以外的生活,需要的是新的社交,新的兴趣爱好,而不是你无止尽的退让和妥协。

在这样的基础上,你还可以让父母帮你一些他们力所能及的小忙,让他们有成就感,以此建立起一段新的,比较健康的关系。

-05-

最后放一篇以前写的小说吧,原标题叫《父亲的毕业》。

故事很长,如果不爱看,可以跳过。

-壹-

虽然看得出儿子的百般不愿意,他还是去了儿子的毕业典礼。出门时阳光大得有些晃眼,他想如果一会儿有层云过来把这大太阳挡住就好了,这鬼天气。

儿子成绩很好,即使在最好的大学里也算得上名列前茅。他想着一会儿儿子走出大礼堂,穿着学士服,捧着优秀毕业生的证书,他就大老远地喊他一声“儿子”,让周围人都看看他有个这么优秀帅气的好儿子。

然后或许他们还可以拍一张照,他带了相机,是单反,刚买的,很贵。

过地铁安检时他把相机捧着,从来不理管理员劝说的他难得地把包放下来,配合着做了这个月第一次地铁安检。

待会儿一定要和儿子拍一张,他美滋滋地想着。

离婚后他整个人的生活重心就是这个儿子。

他自己在机关当了半辈子职员,最后也只混到个小科长,领着还算够用的薪水,他知道他这辈子算是到头了,接下来就是领退休金养老的生活。

“退休了,人对于这个社会来说就相当于死了。”他常常这样自嘲。

他也想过再找个老婆,也想过拿出积蓄完成挣脱中年危机的最后一跃,前段时间股市潮也想着要去炒个股赚点钱。

但一想到儿子结婚买房需要他的钱,就打消了这些念头。这些年他把钱都藏着、存着,除了每个月给儿子多点生活费以外没多花一分钱。他知道儿子需要他的这些钱。

他的儿子就要从最好的大学毕业了,他儿子一直是他生活的希望,是他的骄傲。

他一定要去儿子的毕业典礼。

已经50岁了,犟脾气还是不减。

-贰-

脚上穿着一双刚擦了鞋油的皮鞋,他站在礼堂门口向里张望着。陆续有孩子从里面走出来,他热情地帮那些家长和孩子拍照,热情地教他们应该怎么摆姿势。

旁边的爸爸和他一样在张望着,他递过去一根烟,让他待会帮忙给他们父子俩拍一张。

那个父亲满口答应,又把烟还了回来。笑着说他和女儿说已经戒烟了,这个不能给女儿看到。

他也笑了,以前也是这样。

那时候他还骑摩托车,还很强壮,每天放学他都像今天这样抽着烟,跨坐在本田摩托车上,在校门口等着儿子放学。儿子看到他,总是大老远地就喊他一声“我爸”,然后骄傲地在小同学的眼神里跑过来。他的书包一拐一拐的,像个小尾巴。

那时候那个总是在自己摩托车大胖小子一下子长这么大了,真有点不习惯,他想道。

还是儿子好,从来不叫我戒烟,他又想。

手机响了,是儿子的声音。

“爸,我在校门口等你,我从后门出来了。”

“哦好好,我过去”

他赶忙应道。抱歉地对那对父女做了个告别的手势。

“学士服我还掉了,不过还没发毕业证书。”儿子这么对他说道,“我们先去吃饭吧,我有点饿。”

他看着短袖短裤的儿子,觉得和想象中完全不一样,心里空落落的。一股犟脾气上来,不肯去吃饭,板起脸,执意要先拍照然后再去吃饭。

“爸大老远跑来都不累,都不叫着饿,你理解一下你爸行吗,你们学校哪里最漂亮?”

儿子点了点头,带着他往学校深处走,一路上都在和学校里的同学打招呼,有些羡慕地看着他们结伴出去吃饭唱歌。然后指着一处排着长队的地方说这就是最受欢迎的拍照处了。

他心疼地看了看有点委屈的儿子,想上去给那些家长一个个递烟,好早点和孩子拍完早点去吃饭,但被儿子劝住。

“爸,等等吧,我不饿了。”

学生和家长他都解决不了,他就只能跟着别人一起拍那些学生。有一对情侣,在他的镜头里又亲又抱,他觉得自己的儿子这么帅,成绩又好,在大学肯定谈过恋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带给他看。他想着儿子以后结婚一定用得到那些钱,那些钱被他藏在一张银行卡里面,那张卡现在就埋在裤子口袋最深处。

“爸,快来。”

他赶忙上前,把相机给了一个路过的小姑娘。

咔,他笑了,满脸褶。

-叁-

吃了饭,他自告奋勇地决定帮儿子把东西搬去新家。他试探着问儿子宿舍的东西他们两个人能不能搬得动,结果儿子告诉他所有东西都已经交给物流公司搬好了,现在宿舍已经空了。

他愣住了,本来想说他这把老骨头还是挺管用的,生生被噎了回去。

过了一会儿,他又起了兴趣,挺了挺腰,决定去儿子的新公寓看一看。

他知道儿子从小什么都好,就是不整洁。儿子他妈还在的时候他们夫妻俩就总要帮儿子收拾房间,而那个臭小子说的最多的话就是:

“妈,我的校服裤子在哪?”

“妈,我眼镜找不到了。还有饭卡也不知道去哪了。”

虽然越大就越好,但这个毛病也一直没改掉,有一次他突然去儿子宿舍抽查,发现儿子的桌面上居然堆满了东西,被子也不叠,整个宿舍乱成一片,简直是一团糟。

于是他耐心帮儿子整理,儿子一边帮忙一边在旁边说一些歪理:

比如说叠被子有助于螨虫生长,而且反正晚上要摊开的,白天干嘛要叠。或者是很乱的桌面代表着至少有东西可以思考,一旦桌面太整洁了就没办法思考了。

他从来听不进这些歪理,总是把儿子的房间整理成他觉得整洁的样子才离开。

所以他觉得他应该去儿子的公寓看看,帮儿子一个忙。

这是他的义务。

他理所当然的义务。

-肆-

果然是这样,看着有些杂乱的公寓,他叹了口气,却又长出了一口气。

“被子怎么又不叠?”他板起脸,掩饰住心里的笑意,“还有这里的纸箱子,怎么不扔掉。”

不管儿子无精打采的样子,他继续自顾自地说着:“还有你这件衣服,不穿了就收起来,还有,这是什么?”

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是床单。

“你床单这么脏了你都不知道洗吗?”他背过身,嘴里发出咿呀的怪声,“我都觉得恶心!”

见儿子没反应,他有些恼火。直接开始动手收床单准备去洗。

“爸,你把床单放下来,我不要你管。”儿子抬头看着他,这样说道。

他急了,声音提高了不少:“你看看这么脏,我都觉得恶心,你自己看得下去?还不要我管不要我管。不要我管能行吗?你说你也是我儿子,怎么就这么乱。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房间整整齐齐的像宾馆一样。”

“我不觉得乱,反正我自己这样过的挺好的。”儿子还是冷冷地说道,显得有点不耐烦。

他把床单塞进洗衣机,走向儿子,声音也越来越大。

“你看你,那个盒子,非要放到床头柜上,你就不能放到抽屉里吗?”

“那个盒子我天天要用”

“不行!天天用也不行,用的时候再拿出来不行吗?”他感到脑子一下炸了起来,“像你这样,怎么能行?”

儿子抬起头,看着他,也提高了声音:“怎么不行?”

“那你小子不整洁还有道理了是吧?”他吼道。

“我就想知道你说的这些整洁有什么用。”

“有……有……”

他恼羞成怒,一字一顿地,像是绝境的将军在下命令。

“快,给,我,把,那,个,盒,子,收,起,来。”

“收到哪?”儿子语气里也透露着明显的不耐烦。

他猛得一拍桌子,咆哮道:“这么多柜子抽屉不是地方啊,你眼睛瞎还是怎么的,还在那和我犟,我这不是为你好啊?!?”

“您倒是说说看放哪?这个抽屉里放的都是证件。”

儿子打开一个抽屉,然后又打开一个。

“这个里面都是文具”

“然后那个柜子分三层,这层是冬天的衣服,这层是春秋天的衣服,这层是夏天的。”

儿子打开一个个柜子,柜子里是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摆放整齐的物件。他每打开一个柜子声音就提高一点。

说到最后几个字时几乎咆哮起来:“您所谓的整洁不过是把所有东西都放到柜子里,也不管哪是哪罢了。我有我自己整理物品的方式,您不要管好吗?每次都是,我放好点什么就来干涉我。现在这是我家,这是我家!”

惊慌之下他摸到了口袋里那张承载着他的一切的银行卡。感觉到说话有了底气,于是重新心平气和地说道:“可你这样不会有小姑娘看上你的。”

儿子笑了起来,撇了撇嘴。

“我不让她到我家来不就行了。您看我衣服那么干净,就别操心这个啦。”

“还犟嘴,还犟嘴,再犟嘴我不给你小子钱结婚。”

“啪”,儿子摸出一份像是合同一样的东西,拍在桌上。

“爸,我做的那个软件被百度收购了,卖了100万,我不缺钱,您也不容易,您好好养老就行了。”

他一怔,不知道说些什么,后来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浑浑噩噩地就离开了儿子的公寓。

一直死死捏着那张卡。

-伍-

回到家,家里空空落落的,一直也只有他一个人。他打开一瓶白酒,剥一小碗花生独酌独饮,怔怔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喝到第三杯的时候,他觉得不对。

他告诉自己,儿子一定需要他的那张卡,那张卡里有一百万。他要回去,他要把那张卡给他儿子,他需要这张卡。

出门时一道雷劈过,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他低着头走过安检,老老实实地把相机也放到了安检的机器上。

他打开手机,看到朋友圈多了10个赞。

那是他发的和儿子的合照,那时候他刚拍完照,配的文字是“大学毕业,儿子真的长大了。我也终于解放咯。”

他把手机搂在怀里,眼泪顺着他的皱纹留下来,滴在地上。

-写在后面-

每每看到父母想要帮助我却无能为力的时候我都非常难过。

所以在父亲帮我搬东西,拿不动,偷偷把东西运到箱子外的时候,我故意不看他。

我想让爱自己的人能成功为自己做点什么也是一种道德吧。

今天写这个的时候有点心慌,有点想家。

赞 (15)

评论 1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zk太真实了回复